|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八十一章暴怒的揚鳳

第一百八十一章暴怒的揚鳳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2-10 12:47  字數:5661

楊凰除了哥哥楊鳳之外,還從來都沒有與哪一個年輕的男子那麼的親近親熱過,也從來都沒有誰能讓她感到安全可靠,讓她產生依賴感,讓孜孜不倦的把自己的生活的點點滴滴樂此不疲的與人分享。找小說素材就到

現在,她完全接納了劉易,把劉易當作是她哥哥一樣更為親切信任的親人來看待。不,應該說是把劉易當作是丈夫來看待。

少女初嘗滋味,男女的事兒,把她與劉易的親蜜度一下子增加到了一百度。更別說劉易與她初見面的時候是以她最敬愛的義父身份相貌與她相見,使得她接受劉易的過程中,更加的親切自然。

反正,她此刻真的非常安心開心,完全的依賴上了劉易,坐在劉易懷內,像一隻開心的小鳥,嘰嘰喳喳的說著一些她感到快樂的事。當然,也時不時給劉易一個白眼,嗔怪劉易把她弄痛,怪著劉易不守醫德把她那樣了。

當然,這種少女情態的嬌嗔,劉易是非常享受的,擁著她,雙手不時的在她身上遊走,把她弄得嬌喘吁吁,嬌軀如蛇一般的在劉易的懷內扭動著。

劉易昨晚可不敢親她的小嘴,怕會被她咬了,現在,她清醒的時候,就沒有這樣的擔心了。劉易見她媚眼如絲的可愛誘人樣子,忍不住便品嘗了一翻她那特別嫣紅的柔軟朱唇。

好一會,楊凰才動情的把劉易推開,喘著氣道:「別、別,就這樣說說話兒,你、你一親人家,人家就想……下面痛,今晚再那樣好么……」

「哈哈……」劉易聞言,不由一樂,笑道:「傻丫頭,今晚怕也不行。再過兩天吧,我看了,你下面還有點腫,女孩子第一次之後。要得過兩天才可以,要不,還可能會很痛。」

「啊?那、那怎麼樣?人家晚上還想要你……」楊凰一聽,竟然似有點不太願意的樣子,被劉易撫弄一會,又親吻一會,她已經有點兒心癢難禁。她一想到晚上還不能做。竟然有一種不太舒服的感覺。

不過,劉易還沒有意識到楊凰已經把吸血心癮轉化為這種性.事之心癮了。

劉易看到她似有點失望的樣子,心頭一熱,忍不住道:「凰兒,現在又想了?如果你叫我義父,說不定我有辦法讓你不會痛哦。」

劉易想到她叫著自己義父,一邊弄著她的刺激樣兒,不禁挑弄著她。

「哼!才不呢。你明明就是劉易,人家……人家昨晚都、都魂不守舍的,叫錯了……」她知道劉易是笑她昨晚亂叫。

「真不叫?真的不叫?」

「不叫不叫!叫你劉易。或者哥哥,叫你夫君都行,就不叫義父!」楊凰臉兒泛起了一點紅影的道,神態似羞妮不安的樣子。

楊凰仰起俏麗的臉蛋,嘟長小嘴撤嬌。

「真不叫?」

「不叫!」

「哼,那義父就讓你見識一下義父的厲害!」劉易裝作生氣的樣子,猛的一扯她的腰間衣帶,雙手一撥,把她衣裙的衣襟向她的香肩一推,便現出了她那雪白繡花的小抹胸來。找小說素材就到

她的酥胸。早被劉易的撫弄得有點兒脹硬,那兩點嫣紅,清晰的凸起,隔著一層衣布更顯得朦朧誘人。還有,她那胸脯的那一片雪花,隱隱間的那兩道弦弧所勾勒出來的一道深深的鴻溝。讓劉易有點兒心馳神盪。

「啊……別、別,凰兒下面真的還很痛,好哥哥……饒了凰兒吧。」楊凰挺了挺酥胸,嘴上說著不要,可動作卻帶著一種誘惑。

劉易作怒道:「哼,還叫哥哥?看我不收拾你!」

隔著一層如紗一般的絲布,劉易一口啜到了那其中的一點嫣紅上,用齒根輕輕的嚙著那一點有如櫻桃一般的紅點。

「啊啊……好哥哥……義父……義父……人家不行了,別別再作弄人家……」楊凰渾身有如遭電擊一般,在劉易的懷內顫動了起來,一下子便向劉易投降了。

「嘿嘿,看你還口硬?以後沒有外人的時候,就得要叫為夫做義父,要不然……」

「嗯,凰兒以後都叫你義父,義父!」楊凰努力的挺起腰姿,似想把那豐盈整個都塞入劉易的大嘴裡。

劉易用舌尖勾著那道鴻溝上的小抹胸的上面,往下一拉,一對潔白無暇,白得隱隱可見一絲絲紅根的雪球便彈跳了出來,暴露在陽光之下,顯得特別的晶瑩剔透,皚皚如雪。

「好美!凰兒,你真美!」

「嗯……義父,人家真的很美么?以前都沒有人告訴過人家很美的,就是哥哥都沒有說過。」

「你哥哥是你哥哥,他天天見著凰兒,都習以為常了,怎麼會注意得到凰兒的美麗?再說了,他是哥哥,也不會多想什麼。再說了,你近幾年一直都在這幽靜的小谷里,哪也不去,別人都不認識你,也見不到你啊。如果凰兒走出小谷,怕天下的男人都會為你的絕色所傾倒。」劉易贊著她道。

「那、那義你說,人家哪裡美了?」被自己所依賴,所喜歡又親近的男人稱讚,哪一個女人都會吃了糖一般,心裡甜蜜。楊凰這刻便是如此,聽著劉易的話,她臉上的笑意更甜了,眼睛都咪成了一條縫,小嘴兒抿著,似心滿意足的樣子。

「我說啊,最美就是凰兒的這裡。」劉易一手大手,捏著她的一隻雪白,揉搓著道。

「啊,義父真色,人家那裡又有什麼美?」

「大小適中,一手盈盈一握,圓潤又不帶一絲斑暇,柔軟又堅挺,中原一點紅,嫣嫣一點小尖堆,你說,美麗么?」劉易亂胡的說著,一邊手口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