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八十章痛苦並快樂著

第一百八十章痛苦並快樂著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2-09 00:10  字數:5641

當然,劉易雖然受到了一點小小的刺激,可是,卻也不能就如此猴急。

人家楊凰怎麼說,都還是一個未經人事的少女。劉易如果太直接的話,怕楊凰馬上便會因為下面的痛苦而陷入一種雙重痛苦的打擊當中。

所以,劉易也不管楊凰身上的汗漬,爬到了她的那雪白上去。

楊凰此刻,可能真的被劉易的動作而驚嚇得忘記了心癮的痛苦,她居然不再哭喊著要喝血什麼的了。

她的嬌軀,此刻也沒有如剛才那麼強烈的掙扎蹦動,而是緊緊的貼著床褥扭,那如蛇一般的纖細腰肢,左右的擺動。她的嘴上嬌呼著:「啊,義、義父……劉易……不能……不能這樣……啊啊,放開我吧,嗚嗚……別別……喔……」

她的酥胸,一隻被劉易緊緊的抓著,一隻被劉易的大嘴啜著,那已經不知道嘗過多少女人滋味的長舌,靈活又熟練的挑弄著那雪山櫻桃,弄得楊凰那痛苦的心裡又一陣陣異樣的酥麻,似一股異常的快意,一下一下的撩動著她的心房。讓她當真的痛苦並快樂著。

而劉易,本就有點兒被楊凰激起了一點邪火,可是,聽到楊凰那似痛苦又嬌弱的叫聲,什麼的義父又劉易的混亂的叫著,劉易也當真的有點忍不住了。

汗濕的雪白,帶著點淡淡的幽香,又有一點兒香汗的淡淡的苦鹹味,這些味道,混雜在一起,形成一股讓人激性暴發的特別的味蕾衝擊,讓劉易的動作也不禁的粗野起來。

一隻大手,已經不滿足於撥弄那雪峰,在楊凰那柔若無骨的腰姿上一陣捏弄,那婀娜潤滑的腰姿,讓劉易有點愛不釋手。

但有更吸引劉易的地方。那手,開始慢慢的探索到了那被劉易撕去了絲布的下面。大手如蛇,爬過了那一片平坦的雪原,鑽進了一片芳草濃密的森林。

似乎對那一片長滿了小草的原野非常的好奇。在那兒停留,輕輕的梳著一根根捲曲怪狀的小草。

每當劉易輕輕的拉扯一下那小草,楊凰便似一隻受驚的小兔子,嗚啊著的她,那扭動的嬌軀便會激烈的顫動一下,一邊斷斷續續的叫著不要。

劉易沒管她,已經察覺到她的心跳雖然還急劇。但是已經到了正常人所能承受的跳動範圍了。心裡不禁也暗暗的鬆了一口氣,知道這種方法,可能還真的有用,當下,劉易也只能是再接再厲。

一般的,無人探索過的原野,可能都會有不為人知的寶藏,所以。那怪手,在不知疲倦的在探索。大有不尋到寶地絕不罷休的勢頭。

好不容易,劉易的大手。終於探到了一片泥濘,那兒,似與平坦的原野有點不盡相同,那兒,有一個微微隆起的小山丘,在山丘之下,似乎有一幽谷小洞,那兒,正冒著清泉。

劉易口乾舌燥,似正在沙漠里爬行一般。熱得口角生津。當探到有清泉的時候,便受不了那泉水的誘惑。倏地,劉易的整個人向下一滑,滑到了那幽谷之下。

好漂亮的一個幽谷啊。呃,特別是那些芳草。

劉易這才注意到,楊凰下面的芳草。竟然與眾不同的。

芳草的根部,與一般人無疑,可是,那上半截芳草,竟然是泛著一種透紅。這個……紅色的芳草,劉易貌似是第一次見識過,不禁伏頭,拈起一根捲曲的芳草來細看。那個,就是似是白髮,卻充了血一般。

劉易汗了一個,估計,是楊凰喝生血的問題吧?這喝血都能夠把芳草喂紅了,估計她都不知道喝了多少血。難怪,讓她戒掉這血癮會那麼的艱難。

那……嗯,那本來是玉丘的,現在,竟然也像泛著一層紅潤,顯得極其的鮮嫩可愛。劉易也這才發現,這楊凰,除了她的櫻唇,她全身上下,怕就只有這芳草以及那玉丘,還有下面那一條細細的幽谷有一絲泛紅之外,她渾身都帶著一種不太正常的紙白。

還好,劉易知道楊凰的身體情況,知道她並不是病,肌膚蒼白,只是吃了太多的木葉菜造成的。如果她當真是一個病人,劉易還真的不能對她做這樣的好事。

那幽谷泛紅,隱隱一絲絲的晶白之泉滲出來,散發著一股誘人的異香。劉易情不自禁啜上去,啜了一口那甘冽,嘖的一聲,甚覺好味,但一口怎能解去舌燥?劉易不由緊緊的埋頭下去。

「啊啊……啊嗚……」楊凰在這剎那之間,她的頭腦轟的一下,似被一股熱流擊中,讓她的頭腦瞬間出現了一片空白。

正如劉易所猜想的那樣,在這樣的親密接觸之下,她的注意力,一下子便被劉易的動作給吸引去了。

她原本是無比痛苦,可是,當劉易對她的動作,讓她感到一種另類的心顫心酥的感受的時候,她的痛苦,似乎減輕了許多。不再是那種痛不欲生了。

當然,這個時候,她也忘記了劉易說過的什麼的要強j她的話。在感受到這種從來都沒有感受到過的異樣快感的時候,她開始有點相信劉易的話,相信劉易是在醫治她,並不是在作弄她讓她痛苦。

劉易的口技,絕對不遜色於益陽公主等女,吞吞吐吐,在那幽谷之間進進出出,不時又猛然的弄著那泛紅玉丘之下的那一點交叉交匯的嫩紅。讓楊凰頓時忘乎所以,她本能的發出一聲聲不同於她剛才真的痛苦的時候發出來的凄厲叫喚聲,這個時候的呻吟,顯得異常的嬌弱膩人,有如春貓夜叫一般。

楊凰的心癮,其實就是她習慣性造成的一種癮兒,是她習慣性造成的一種下意識的發病心魔。可是,男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