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七十九章義父與義女的那點事兒

第一百七十九章義父與義女的那點事兒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2-09 00:10  字數:5580

楊凰此刻的情況,當真的與那些癮君子差不多,似乎已經完全陷入了一種無意識的狀態。

十多年的心癮,並不是說可以憑她自身的意志堅持戒癮便可以戒得了的,這種心癮,除了楊凰她自己要有戒癮的意志之外,還得要有一些或制的手段,讓她不能接觸到她心裡所想要的東西。

就如一些粉友的癮兒來了之後,用繩子把人綁起來,讓他的癮兒過去。如此,長時間之後,就會讓他戒除這種癮兒。當然,這種方法有點兒粗暴,有時候,如果癮兒較深的,這樣做會對他們的身體造成很大的傷害,又或者,會有性命之危。採用這種粗暴的方法,得要他本人也想戒掉這種癮兒,並且,精神意志還得要比較堅強的人才行。

不過,劉易覺得,楊凰她應該是想戒掉這種癮兒的,並且,她的意志力應該沒有問題。她這是第一次開始嘗試戒掉這種癮兒,都已經能夠堅持到她似乎真的受不了才會如此發狂。

此刻,楊凰狀似瘋癲,拚命的想衝出屋外去捉兔子。她大喊著拍著門,雙手顫顫的拉著門栓。

「夠了!再緊持一會,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你根本就沒病,不喝血也不會死,你現在只是感到心癮的痛苦,熬過去了,就差不多了。」劉易快步上前,用力的把楊凰拉了回來。

「不要……不要……求了你,讓我喝一口,就喝一口,我很痛,心很病,我、我要死了……嗚嗚……求了你……」

楊凰的臉色白如紙,汗水一滴一滴的不停的猛淌,就只是這一會兒之間,她的身上衣裙竟然有了一點濕潤了。

她被劉易抓著。狂亂的想擺脫劉易的撐握,雙手亂舞,雙卻也猛蹬。

「不行!你答應過我要信任我的,我是郎中大夫。我說這樣可以治好你的病,就一定能夠治好,都這麼多年了,你難道還想像野人一樣喝人血?難道你沒有看到你哥哥為了你,供你喝了多少血?難道你沒有看到你哥哥因為失血過多,臉色蒼白嗎?如果你再這樣下去,你哥哥以後便會因為貧血而衰老。未老先衰,再這樣下去,他可都都活不過三十多四十歲,難道你想你哥哥就死去么?難道你就不痛惜你哥哥?萬一你哥哥死了,你以後怎麼辦?誰還能照顧你?誰還能疼愛你一輩子?聽話?咬牙堅持住,不就是一點點痛苦嗎?只要挺過去了,以後就不會痛苦了,相信我。你一定不會有事的。」

「啊啊……哥哥……我、我不要哥哥死,我、我聽、聽你的……啊……可、可是不行啊,我、我很痛。嗚,要沒力氣了,要死了……給、給我一口血,我、我答應你,以後一定聽你的話,放、放開我……啊啊。」楊凰在劉易的大聲吼喝之下,有了一剎那的清醒,可是,她的血癮太大了,瞬間又被心魔控制。猛搖著頭,對劉易又踢又打。

「不行!說了不行就不行。」劉易態度堅決的道,既然開始了,就一定要堅持,不能半途而費,現在。有自己在旁,有元陽神功為她維護著體內的心臟經脈,不會出現她的心癮過激而導致心臟承受不了而死亡。只要這一次捱過去了,今後她便比較容易承受這種血癮的痛苦,不會再也堅持不住了。

「我、我真的不行了,讓我出去……讓我出去……嗚嗚……」楊凰心焦得哭了起來,淚水與汗水,濕透了她的臉孔,有如被水淋了一般的濕淋,連她的秀髮,都有點潮濕了。

「你再這樣,我就要把你綁起來了哦。」劉易緊緊的擁著她,一邊輸送著元陽真氣進入了她的體內。

這個時候,楊凰的身體,因為心癮得不到緩解,她的肌膚還真的似凝固一般僵硬,不過,劉易看到了,她的手及牙齒,並沒有變異的現象。劉易也終可放下心裡疑慮,知道這個世上,並沒有什麼所謂的殭屍。事實,哪怕這個世上有殭屍似乎不太可能,但劉易也有點擔心楊鳳的身體獸化,就如象一些受了輻射一般的人,變得怪形怪狀。

「血血……」楊凰的雙眼開始變得有點赤紅,狂亂間,竟然想抓著劉易的大手就咬下去。

劉易用元陽真氣輕輕一震,把她的嘴震開,然後把她強行抱進了她的香閨里去。

本來,劉易可以用銀針刺穴的方法,把楊凰弄暈。可是,這種戒除心癮的事,自己把她弄暈了是沒有效果的,因為她自己沒經過這種痛苦的煎熬,沒有經歷過忍受這種痛苦的極限,她是永遠也戒除不了這種心癮的。只要讓她自己承受過這種痛苦,讓她自己非常親切痛苦的感受到不喝血,也就是這麼樣,並不會真的要了她的命,如此,她才有可能戒除得了。經歷過第一次之後,第二次,她就容易忍受挺過去了。

楊凰的這種情況,少側一兩個月,多側幾個月半年,也就差不多可以戒除了。當然,在戒除的其間,一定要嚴格的盯著她,不能讓她再喝血,好了之後,也儘可能的盯著她,讓她不要再接觸到鮮血,以免勾起她的心癮。

「給我……給我……」心癮的痛苦,讓楊凰似瘋似狂,竟然想咬劉易。

沒有辦法了,劉易決定把她綁起來。

進了她的香閨,倒也像小廳一樣,布置得非常女性化及精緻,整齊乾淨。劉易把她一下子扔到了床榻上,然後拿來了一張被單,哧的一聲撕破,撕成一條條的布條。

被扔到了慶榻上的楊凰,她從床榻上一下子就爬了起來,撲到了劉易的身上想撕咬,不過,正在撕著布條的劉易,用真氣一震,又把她震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