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五十九章與甄洛甄宓的秘密

第一百五十九章與甄洛甄宓的秘密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2-01 03:39  字數:3468

劉易真的從來都沒有想過,自己的下面會被這些還沒有長成的小蘿莉來吞弄。

雖然隱隱的感到有點邪惡,可是,這種感覺,還真的有點兒刺激。

甄洛很認真的給甄宓做著示範,不時的吞吞吐吐,還真的如像是含著一根棒棒糖的樣子,有時候,她居然伸出那小紅舌,舔著那話兒的大頭,一下一下的,讓劉易的身體都跟著一顫一顫,感覺到渾身舒坦。

不行了,劉易還真的沒有想像過被一個小女孩都弄得有一種噴薄欲出的快意。

不容分說的把兩女一起抱了起來,抱到了房內的床上,拭了拭她們身上的水珠,躺下讓甄洛再做示範。

不一會,甄宓迫不及待的把姐姐推開道:「姐姐好了,人家懂了,再舔,都要讓你舔沒了。」

她可能是記得,棒棒糖糖吃到最後,就會沒有了的,她還真的有點怕姐姐把棒棒糖糖全舔沒了。

劉易聽了無語,甄洛這小丫頭亦有點無語,她已經覺察到,自己舔弄著的時候,劉易的這怪傢伙不但沒有變沒,似還更大了。

嗯,她雖然只是一個小丫頭,並不懂這些事兒,可是,無可否認,那怕是小丫頭也是女人啊,是女人,多少都會有一點那種酥酥麻麻,心神顫顫的感受,儘管不太強烈,可是,弄著男人的話兒,一樣讓她感到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微妙感覺。她弄著的時候,感受到劉易那兒強而有力的粗筋彈動,她的心兒似乎也有一種怦怦亂跳的感覺,緊張又刺激。

她最直接的女人感覺反應就是,她現在想尿了,而劉易不小心的看到,她那潔白的小縫處,居然也有了一點點的反光,隱隱的可看到裡面那一線紅芽之處有點濕潤了。

甄宓上場。她就像姐姐的動作一樣,爬在劉易的身上,把劉易的傢伙一口咬住……呃,不。她沒咬,只是急了一點罷了,劉易當然非常留心她的動作,還好,並沒有弄痛,真的就只是舔。

劉易舒服的躺著,任由甄宓吞食。

側頭看到臉兒紅紅的甄洛。見她獃獃的坐著,也不知道她在想什麼。

劉易不由把她抱了過來,哄著她道:「洛兒妹妹,怎麼了?」

「啊,沒、沒什麼,哥哥……我、我怎麼會有一種想噓噓的感覺,可是,又不是真的有。」

「嘿嘿。想知道啊?」

「嗯。」甄洛認真的點點頭。

「這個……現在真的不好說,等你以後長大了,再為哥哥這樣子弄。哥哥再告訴你。」

「不嘛,你現在就告訴人家。」甄洛似學到了甄宓的撤嬌樣兒,伏在劉易的胸膛上摩擦著。

「現在告訴你,你也不懂啊,這樣吧,等你十六歲,我就告訴你,現在,只能告訴你,這是一件非常非常有意義的事。而且,還會讓你飄飄欲仙,就像是真的變成了仙女一樣。」

甄洛一下子睜大了眼睛:「變成仙女?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哥哥騙誰也不會騙你啊。」劉易諱莫如深的道。

「那……變成了仙女,就會聞到各種各樣的味道,可以看得到五顏六色了么?」甄洛不禁有點期待。合上眼睛喃喃的道:「真希望快點長大啊……」

「不用急,想聞到味道,想看到王顏六色,也不用變成仙女你都會得到。相信我,不用多久,我就會幫你治好你的身體的。」

「謝謝哥哥。」甄洛現在已經完全信任了劉易,心裡已經把劉易當作是這個世界上最疼愛她的人一般了,地位,也幾乎及得上她父母一般。

「不謝,不過,有一件事可不公平哦。」劉易被甄宓弄得下面一陣陣發脹,氣息都有點粗重了,忍不住逗逗甄洛道。

「嗯?什麼不公平了?」甄洛眨眨眼。

「拿!你與宓兒都吃了我的棒棒,但是我卻沒有吃你們的豆腐,你說這是不是不公平?」劉易有點兒壞壞的道。

「豆腐?什麼豆腐?」甄洛不太明白。

「就是這……你也讓哥哥吃吃好么?」劉易忍不住探手在她下面的小縫撫了一把,弄得兩三隻手指都有點兒潤滑了。

湮洛被劉易撫了一下,有如觸電了一般,酥得她格格的嬌笑起來,縮起身子道:「壞哥哥,那、那可不行……那羞死了。」

「我壞?哥哥那裡壞了?」劉易再要探手過去。

「嗯……」小甄洛居然嬌嗯了一聲,弱弱的道:「哥哥,別、別,等人家長大了再給你好么?」

「嗯?你懂要給我什麼?」劉易一聽,心裡一突,以為甄洛已經懂得男女這事兒了呢。

「不懂,可是,娘說過,說那裡是不能讓男孩子碰的,只能是將來的夫君才能碰,等人家長大了,就嫁給哥哥你,這樣,人家就可以給你了。」

劉易一聽,才明白原來如此。

不禁親了小臉她一口道:「好吧,那就等妹妹長大後再說吧。」

「嗯,可是你可要答應要娶人家哦,我也一定要嫁給你,不信,咱們拉勾勾。」

「好,那就拉勾勾。」

劉易與甄洛用尾指拉了一下,算是兩人立了誓。

就在這裡,甄宓卻突然抬起頭,道:「我、我也要拉勾勾,哥哥有棒棒糖糖,我也要嫁給哥哥。」

劉易與甄洛相視一笑,劉易又伸手與甄宓拉了一下尾指。

如此,甄宓才似心滿意足的吃她的棒棒糖糖大業。

可沒幾下,她又抬起頭,滿嘴都是她的口水液,臉上的神情有點無辜的樣子道:「哥哥,可是這棒棒糖糖怎麼不甜的啊?」

她似乎這才想起,似乎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