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五十五章擊潰賊兵

第一百五十五章擊潰賊兵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1-31 06:10  字數:5645

唰唰唰!

黃龍好不容易避過一輪亂槍的挑刺,正要拍馬逃離陷陣營的時候,前面突的又衝上了十多個長槍兵,他們長槍亂刺,上取他的上中下三路。*

讓黃龍氣急的是,這些槍兵還真的可恨,不少長槍是直向他的坐騎刺來的,坐騎若被刺殺,他就只有死路一條。

其實,前方離衝出戰陣,僅只有十多步,他就只是一拍馬便可衝出去,只要衝出去了,他便可與自己的手下匯合,在這麼多兵馬的護衛之下,縱是劉易,他也有把握不會被殺,打不過,可以逃嘛。可是,就是這麼一點點的距離,卻讓他有咫尺天涯的感覺,他甚至可以看到,前面急喊著想衝殺進來救他的手下,一臉焦急的樣子,而他們,一個個的撞上了這個戰陣士兵的槍林中,然後悲呼著倒地。

恨!黃龍的心裡有一股滔天的恨意。

「死吧!」黃龍揮舞砍刀,哧的一聲發出一道殺氣,前方的十來個陷陣營軍士,竟然被他攔腰斬殺。

盛怒之下,黃龍終於不惜急劇消耗真氣內力,也想殺出一條血路。

黃龍僅僅只是准一流武將的水準,雖然可真氣外發,發出殺氣,但絕不可以像劉易那樣,似可沒完沒了的發出殺氣。

他最多,就僅可以發出三、四道殺氣而已。

三、四道殺氣之後,若他還不能逃出陷陣營,必死無疑,真氣耗盡,與一般的士兵無疑,豈有不死之理?他現在,是在拚命了。

「黃龍狗賊!拿命來!」黃舞蝶此時殺到了他的身後,長刀一揮,就要斬下。

「哼!不知道死活的女娃,死吧!」

黃龍猛然旋風般轉身。大砍刀隱隱的透著一股寒芒,一刀後發先至的攔腰揮出,一股無形的氣浪,無堅不摧的擊向黃舞蝶。

劉易此刻。正在遠遠殺來,眼角看到了黃龍那砍刀中的寒亡,急得大吼一聲,「舞蝶小心!」

該死,劉易不知道黃龍竟然是一流武將的水準,黃舞蝶僅只是二流武將,離巔峰似都還有一段距離。這還是劉易不停的用元陽真氣為黃舞蝶洗滌擴展體內經脈的結果。

一流武將與二流武將最大的分水領就是真氣外發,發出無堅不摧的殺氣。

若被殺氣擊中,別說是二流武將了,連一流武將都難以憑血肉之軀抵擋。

而黃舞蝶此刻,也心生警惕,一種可威脅得到她生命的危機,讓她的汗毛倒豎。

眼看黃龍揮刀擊來,要閃避已經來不及了。但黃舞蝶卻並沒有驚懼,反而是銀牙一咬,咬得嘴唇出血。心裡念頭一轉,想起了她爹爹告訴她的事。

黃家人的血液里,天生有一種潛能,如果激發出來,便會有無窮的力量。當初她亦試過激發出來一次,讓她突破到了二流武將的水準,現在,生死關頭,如果不在這瞬間激發出來,她恐怕就再也見不到夫君了。找小說素材就到

在這瞬間。黃舞蝶忽然進入了一種玄妙的境界,她體內的內力瞬間動轉,意念一動之下,全注進了她的手上長刀上去。

而如此,也不足以敵得住黃龍那無堅不摧的殺氣,就在黃舞蝶感到身體都要被那衝擊而來的氣浪撕裂身體的瞬間。她體內啪啪轟的一聲,她的血液,在壓力之下,有如沸騰的滾水那般,翻騰起來,血液因子就似爆開一般,產生了一股狂暴的氣流,瘋狂的鑽進了黃舞蝶手上緊握的長柄大刀。

嗆!

大刀一陣顫動,頃刻之間似閃過了一道黃光。

「啊!夫君!」黃舞蝶不知道是因為黃龍的殺氣及體,還是因為自體血液沸騰,她痛苦得忍不住狂呼一聲,手上的長刀下意意的揮出。

碰!

兩刀交擊,產生一種有如電光火石一般的閃光,隆!

黃龍與黃舞蝶,都被氣勁的衝擊,各自向後飛出,跌離馬背。

「舞蝶!」劉易看得心裡一痛,淚水不禁從眼角飛出,情急之下,一腳踏上馬背飛起,一連踩踏了兩三個賊兵的頭顱,在空中一把接住了黃舞蝶。

叮叮……

黃舞蝶胸前的護甲首先從空中掉落,兩隻如胸罩一般的胸甲,已經被破成兩半。

劉易緊緊的抱著黃舞蝶,真氣不停的輸送進黃押蝶的身體內。

「舞蝶!舞蝶!」慌急的呼喊,是劉易少有出現的慌亂。

劉易從來都沒有想過自己的女人在眼前被斬殺的情形,如今,他真的不能接受,心裡自責痛苦,無邊的傷痛。讓黃舞蝶冒險,若真有意外,這是不可原諒的。

「啊!我好恨!」

另一邊,黃龍噼啪一聲摔落到陷陣營的邊沿,就差兩三步,便可跌出到外面自己的人陣里,他的大砍刀,也不知道揮向何處了。

「還我們兄弟的命來!殺!」

卟卟卟……

一桿桿本就帶血的長槍,幾乎同時戮進了黃龍的體內。

他不甘心的,突出的雙眼流露出一種不敢置信,又貪戀的伸手想爬到外面去,可是,那抬起的手一頓,垂落地上,斷了氣。

「哈哈……」

就在劉易因為擔心黃舞蝶而落淚的時候,沒敢檢查黃舞蝶的胸脯,怕已經被那黃龍一刀兩斷,以為黃舞蝶已經不幸的時候。黃舞蝶卻突然嬌脆的似欣喜無形的一把抱住了劉易大笑。

「夫君!舞蝶成功了,哈哈……格格,人家終於突破了,以後,人家也可以發出刀氣了哦,高興嗎?」

黃舞蝶對著劉易的肩膀又抓又咬,但有護肩,咬不進去,轉又改為用小拳頭擂打劉易的胸膛,由笑轉哭的梨花帶雨般像一個小孩般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