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五十四章陷殺黃龍

第一百五十四章陷殺黃龍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1-30 18:54  字數:5659

雙方兩軍遭遇,互相纏戰,劉易有信心可以擊敗得了這支黑山軍。但是,看賊兵源源不絕的撲上來,怕一時半刻是不會分得出勝負,只要是在交戰,那麼,自己的軍士都避免不了死傷。

劉易可不願意看到自己的軍士出現太大的傷亡。因為大戰才剛剛開始,不能這麼早便減員太多。

所以,劉易放眼戰場,想找出黑山軍主帥黃龍的所在,不過,一時半刻卻難以找得到他。

劉易心念一動,率軍衝殺之時,大聲喝道:「劉易在此!黃龍可敢出來一戰!」

劉易之名,早已經響遍天下,劉易的暴喝,傳遍整個戰場,黑山賊兵聽到,不禁有一陣騷動。

果然,在賊兵後面的密集之處,有人應話:「劉易?不可能的,劉易怎麼可能在此?兒郎們,這是公孫瓚的軍隊,不要慌,殺!」

劉易滿意的一扯嘴角,認準了那發出聲音的位置。

「夫君,舞蝶來助你!」劉易正要衝殺出去,黃舞蝶揮舞著長刀殺了過來。

同時,劉易讓其先留在那小村的趙雨,亦跟著來了。

兩女一黃一銀的盔甲,俏生生的,一左一右的來到了劉易的戰馬旁。

趙雨這丫頭,明顯是每一次經歷這樣的混戰,居然沒有一點害怕的神色,反而是一臉興奮,小臉都可能興奮而紅朴朴的。讓劉易差點一個咀咧摔下馬的是。

趙雨也順著黃舞蝶似很有氣勢的喝聲跟著道:「夫君,小雨也來助你殺賊……啊……」

她自己喊出來之後,才發現不對,人家黃舞蝶喊夫君,自己跟著喊夫君做什麼?哎呀,這次糗大了。

「哈哈……」劉易先是忍不住大笑起來,道:「好!兩位娘子就隨夫君沖陣吧!將士們,殺!」

說完,劉易不管羞紅了臉兒手足無措的趙雨。拍馬飛躍了出去。

黃舞蝶亦被趙雨的無心失言弄得失笑。

趙雨見狀,沖黃舞蝶反了反白眼:「都是你……」

「嘿嘿,走,夫君……殺過去了。」黃舞蝶故意重重的把夫君兩安咬音特別重。

「哼!舞蝶姐姐也壞死了。」趙雨氣呼呼的哼了一聲。「與那個人一樣的壞!」

「夫君小心!」黃舞蝶拍馬舞刀,衝到了劉易身旁,一刀把一個想偷襲劉易的賊兵斬殺。

當然,這是黃舞蝶故意如此大驚小怪,但是趙雨不知道,愣了一下,還以為劉易真的陷進賊兵的圍殺當中。心裡亦一緊,不再胡思亂想,挺槍殺了上去。

實際,現在劉易已經殺進了賊兵當中,外人看上去,當然便是陷入了敵陣被圍殺的樣子,但是,因為劉易一直如入無人之境一般。一路衝殺過去的,所以,實則對劉易有威肋的。僅只是擋在前面的賊兵。

一般的賊兵,根本就不是劉易的一合之將,不要說一合了,半招亦難以抵擋,現在,有了兩女一左一右的護衛,劉易就專心向前突擊,後面,一千多軍士,緊緊相隨。找小說素材就到

一時間。賊兵擋者非死即傷,被劉易沖開了一條血路。

賊兵,應該說這些黑山黃巾兵,很久都沒有經歷過這樣的大戰了,也很久沒有與官兵正面接戰了。

他們在黃龍的鼓動之下,才憑一時的意氣衝殺上來。可是,在交戰之後,他們發現完全不是他們所想的那會事。

與高順的陷陣大軍交戰的賊兵就不用說了,那些官兵根本就是生命收割器,官兵之間的配合默契無比,一進一擊,每一次,必有無數賊兵被殺,而能夠傷害到官兵的,卻極少,因為,官兵看似每一個人都是以命換命,但實際,卻是他們每一個人都可專心的擊殺眼前的敵人,不用考慮本身護衛的問題,因為,在一個軍士全力攻擊的時候,其身後定有一人在以命相衛著,有時候,眼看可以擊殺一個全力一擊的官兵,但是他身後的官兵,卻可以用身體來擋下一擊,寧願自己受傷或被殺,都護住前面的軍士。而當再要斬殺這個愛傷的軍士時候,他的後面又有軍士殺出,救下那個官士,如此步步推進,層層一攻一守,不停的循環,從一開始起,這些官兵,便沒有向後退過一步,步步逼殺著衝上前來的賊兵。

官兵所過之處,必是遍地的賊兵屍首。讓他們更心寒的是,那些受傷倒地失去戰力的賊兵,也會被後面殺上來的官兵補刀,徹底了結他們的生命。

這些官兵居然不留活口!

看到這樣情況的賊兵,心膽俱寒,再看到那些官兵一個個冷峻如冰,眼神如刀,盯著他們的時候,就似他們是殺父仇人一般,似有一股滔天的恨意在他們的眼內燃燒,讓賊兵望之膽寒。

嗯,另一邊,劉易派出敵住高順大陣的左翼的五千軍士,他們,其實大多都是精銳的弓箭兵,有高順大陣的掩護,他們就在大陣之後發箭齊射,幾千箭矢如雨一般,籠罩著一片又一片密集的賊兵,死傷要比與大陣交接之外的賊兵更大。

頓時,黑山軍隱隱有了敗象,衝殺上來的賊兵,亦有把減緩。

壓力一減的高順,馬上令旗一揮,每千人為單位,開始破入賊兵密集的人群當中,一萬五千個軍士,形成了十五個如刺蝟一般的槍陣,團團轉的在攻擊推進,沒多久,便把密集的賊兵分割成一塊塊。

「黃龍!多行不義必自斃,黃巾軍逆天行事,殘害百姓,豈能成就大事?識相的,速速投降,若為惡不深,或可饒你一命!」劉易衝殺到了剛才那聲音發出的密集之處。

憑這些賊兵,縱是千軍萬馬,怕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