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四十一章雙吳迷離

第一百四十一章雙吳迷離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1-26 17:16  字數:6842

本文轉自wenzishu吳夫人沒想到劉易會如此,她可從來都沒有試過這樣,她以前從來都沒有為夫君用嘴兒親過那話兒。剛才她見到了陰曉、長社公主亦那樣親過劉易的那話兒,當時她都不知道有多驚訝呢,沒有想過男女之間還可以如此。

她以前與夫君,大多都是正正經經的完事,不會那麼多的花樣,除了咻嘿她的下面之外,就沒有做過別的讓人如此羞人的事兒。

她剛才看著的時候,還想著,陰曉與長社公主她們那樣子親著劉易的那醜陋的傢伙,會不會覺著有點噁心呢?

可是,現在輪到了她,她瞬間就當機了。

柔熱、似柔軟又堅韌,滿滿的塞了一嘴,把她的小嘴兒漲得要努力張大……嗯,還有一股帶點如豆青的味道,還有滑潤的淡淡的騷鹹的味道,那是綜合了劉易的精華及幾個女人的味道。

卻奇怪的,吳夫人竟然沒有一丁點感到噁心,反而有一種被劉易弄到了她心房裡去的刺激顫動的感受,噔的一下,腦中竟有了一剎那的空白。雙眸一迷,竟然就像小孩吃棒棒糖那樣,貪吃的用力啜了起來。

她半爬了起來,從手握著那根部,小嘴兒努力的活動著,腦里想著剛才陰曉等女弄劉易那兒的樣子,上下左右,不停的活動著,嘖嘖有聲。

不一會,那本有點微軟的傢伙,便雙再雄風糾糾起來。

天啊!好大!

剛才遠遠的看著,吳夫人便已經覺得驚人,現在就在眼前,親手握著,親嘴親著,這種親切的直觀的感覺,讓她更加驚心。

此刻,她真的完全拋開了一切,完全的忘記了所有,就只有與劉易的親昵。

要不是她的確不能承受恩澤。她此刻都想像那陰曉那樣,跨坐上去,讓這怪傢伙好好的充實自己的身體。

這時候。小吳已經被劉易如剝雞蛋一般,被弄成光溜溜了。

雪白嬌潤的嬌軀,沒有一點斑暇,軟柔柔的肌膚。白里泛紅,異常的水嫩。

她更不堪劉易的親熱,早已經嬌喘吁吁,不能自勝了。

吳夫人眼角瞟到,劉易的一對怪手不停的改變著那一對聖女玉峰的形狀。不時的輕咬那一點嫣紅,把小吳弄得依依哦哦。

還有,劉易的大手,不停的輕梳著小吳那一片芳草森林,用兩三隻手指,不停的挑弄著那幽谷,一股浪潮,把那芳草森林都打濕了。草尖上隱隱有一片水珠的反光。這些,都讓吳夫人看得一陣心旌神搖。

她沒有想過,看別人如此,自己都會有一種愉悅的感覺的。

劉易那話兒脹得她嘴腔生痛,有點呼吸不過來,吐了出來。似弱不禁風的倚在劉易的身上,嬌羞不勝的媚著眼道:「你、你壞死了……可、可以了……」

「嘿嘿……」劉易嘿笑了一聲。心滿意足的道:「夫人的小嘴真厲害,以後夫君再好好的愛你。現在,先看你妹妹的。」

說著,又把她拉起來,親上那櫻桃小嘴,安慰了她一會。

軟綿綿的白羊兒,劉易不忍太過用力,把小吳平放被褥上,俯身下去,看著她的水靈似迷離的雙眸,親著她的耳邊道:「小吳姐姐,現在就讓我們融為一體好么?」

小吳現在哪裡還能正常的考慮說話,心裡的羞意早便劉易所撫弄帶來的快意所淹沒,她的肌膚、她的酥胸、她的下面幽林,被劉易觸撫,就似被一股股電流擊中,一次次直擊她心房,讓她有如在雲端飄遊那般,暈乎乎的,似雙腳都不能著地。

她無意思的嬌嗯著道:「嗯……人家要……」

她從無男女歡愉的經驗,對男女之事朦朦朧朧,平時哪怕春夢的時候,也都僅只是一個模糊的印象。但今晚,她非常真觀的看到了劉易與眾女的歡愛場面,讓她總算明白了,男女之間在一起是什麼的一會事。

如此,她身體的情動反應,也就更加的直觀了。此刻也知道,劉易將要對她如何,而她下面的泛濫,下面的空虛痕癢,有如萬蟻噬體一般,讓她極想被充實,要不是她太過矜持含蓄,怕早已經迫不及待了。

劉易看著她玉容的迷離情態,正要把自己的傢伙扶正對準,吳夫人卻主動的探手到了劉易的那傢伙上,為劉易扶正。

親手幫男人奪去自己妹妹的處子紅丸,吳夫人的心裡竟然有一絲絲的刺激快感,她現在有一種衝動,就是想看到劉易的大傢伙弄進妹妹的下面,看看妹妹是如何的歡愉暢快。

小吳與吳夫人,都是天生柔體的人,嬌軀似柔若無骨,這樣的女人,看似柔弱,其實承受能力卻驚人的。

劉易的那話兒,慢慢的在顫動之間,沒入了一片濕潤的嫣紅里。

那充滿彈性的鮮艷小蝴蝶,在無限的被劉易的傢伙漲開,探頭瞄著的吳夫人,就似被弄的是她一樣,情不自楚的呼吸緊促,渾身發熱,一下子整個身子都軟下,雙手情不自禁的拉扯開胸襟,把那對飽滿的雪白解放出來,她一手用力的按著酥胸的柔實,一手探到了自己的下面,嬌嗚著揉著用力的揉著下面,似飢渴難忍。

劉易感到自己的下面,被逼迫得有點生痛,似感到被一層什麼的隔膜擋住了去路,當觸碰到那隔膜的時候,小吳的下面突然的一緊,緊緊的把劉易夾住。

「啊嗚……痛、嗚嗚……不要……」小吳沒想到當劉易的傢伙弄出去時,就似把她的下面把撕裂了一般,把她一下子痛得臉色發白,亦一下子把她痛得從迷離中清醒了過來。

劉易沒有再遲疑,在小吳生痛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