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四十章想嗎?

第一百四十章想嗎?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1-26 04:49  字數:4512

本文轉自wenzishu男女歡愉,天經地義。

同樣的,這是一件神聖又神秘的事兒。世上任何男女,怕就沒有幾個不想這事兒的。雖然這事兒當不得飯吃,但是世上的人,不論貧富,不論貴賤,亦不論殘缺,和尚道士尼姑,甚至是太監,怕都會有這些事兒的念想。

吳夫人與小吳,都是正常人,所以,她們的心裡,自然也會有對這些事兒的念想。

江南女子,有一種特有的含蓄矜持,哪怕明知道劉易與夫人與她們共處一室,就只一晚的功夫,他們是不應該當著她們的面做那些羞人的事兒的,這樣,是一件非常不道德不禮貌的事情。如果換了一般的潑辣的女子,她們如果看不過眼的話,肯定會斥責,制止劉易的荒淫。

但是吳夫人與小吳,她們雖然知道劉易在這樣的情況之下還要弄那些事兒是不對,可她們兩人都沒有出言制止。

當然,吳夫人是過來人,她的心裡明白是什麼一會事,腦海里對這些事兒的所有細節都非常的清晰,早已經沒有了對這事兒的神秘感。她心裏面甚至還想著,不就是那麼的一會事么?有什麼好怕的?所以,剛開始的時候,她並沒有想過要偷看劉易與他夫人們的歡愉。並還非常的自信,相信劉易與他的夫人們在弄那些事兒對她並不會造成太大的影響。最多就是讓她感到有些許不好意思。但是人家都不怕在外人的面前做這事兒。劉易那壞傢伙與他的夫人們都沒有不好意思,她自己這個外人又有什麼好感得羞人的?

吳夫人自問自己可以做得到心靜如水,不會受到劉易的誘惑。剛開始聽到那些聲音的時候,她還在心裡嗔怪著呢,怪著劉易這壞傢伙果然是一個壞蛋,明知道她與小吳兩個外人在這裡,她還要不顧廉恥的與女人在依依我我,這是做給誰看呢?自己就不受他的誘惑,就是不喜歡他……

吳夫人自己在與自己鬥氣。

而小吳,她則是羞怯及真正的好奇。她沒有經過男女之事。雖然朦朧中,隱隱有少許明白那什麼一會事,但是其中的真實詳細情形,她並沒有見識過。

她甚至有些憧憬。想著男人與女人之間,若是真的在一起,到底最後要怎麼樣呢?她想到,今天姐姐肯定與劉易說了要把自己許給他的事,再想到,劉易剛才作詩的時候,把她與姐姐都寫進詩里去,這是否就是證明劉易也喜歡她?已經把她當作是他的夫人來看待?只有把她亦當作了是他的夫人,如此,劉易才會不避嫌的當著她的面做那事兒。莫非,她今晚亦要與劉易那樣?

小吳躲在被窩裡胡思亂想。想到她在金山寨里的時候,就要讓那惡賊李金污辱的時候,劉易突然如天神降臨一般救了她與姐姐,那一刻,她雖然被李金死後所噴洒出來的血腥驚嚇得差點暈過去,但是她的心裡卻非常的欣喜若狂,明白到自己應該是得救了。那一刻,在她最感到絕望驚恐的時候,劉易突然出現救了她。讓她對劉易瞬間就產生了一種依賴敬仰的感情,感激得無以復加。只是習慣了以她姐姐為中心的小吳,她只好把對劉易的感激、敬仰的話憋在心裡,沒有對劉易多說什麼。這或許也是江南女子含蓄的表現。

如果,當時沒有她姐姐在旁。恐怕她還真的會說得出救命之恩小女子無以為報唯有以身相許的話來。

也就是那時候,她心裡對孫堅這個姐夫的懵懂仰慕的情絲。便已經嫁接到劉易的身上。多少年來,她都有點羨慕姐姐可嫁得如孫堅那樣的英雄豪傑,但是當她被劉易所救了之後,她就隱隱感覺到,那屬於她的大英雄,屬於她的白馬王子出現了。

可以說,從那時候起,她的一顆芳心,便已經系在了劉易的身上,近段時間來,劉易對她姐姐的關懷關切,她都看在眼內,每當看到劉易的時候,她都忍不住要多看兩眼,就如劉易看她們一們,越看越愛。那個,什麼叫情人眼裡出西施?那就是這樣的一個情況,小吳越看,就越覺得劉易英俊可人,越看就越覺得劉易有男人味,那種一舉手一投足間的自然舉止,落在她的眼內,都覺得是多麼的瀟洒霸氣。

嗯,小吳非常有花痴的潛質。

劉易與陰曉、長社公主、易姬、黃舞蝶四女鬧得太不像話了。那種絲絲入扣的浪蕩的聲響,一下一下的撞擊著小吳的內心。

不只是她,吳夫人同樣如此。

大吳小吳,兩女幾乎都被陰曉的那種亢奮嬌媚的春叫弄得渾身燥熱。

小吳不明白是什麼會事,她就僅只是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怪怪的,隨著陰曉或是黃舞蝶她們那有如病人痛苦的呻吟,她的心兒不由亦卟卟的急速跳起來,手心不停的冒出了緊張的汗水。身體一陣陣的發熱,身體內似有一股壓抑不住的熱流在流徜,讓她渾身都酥酥的,隱隱的覺得下體胯間,似有一股尿意。

吳夫人,她卻更加的不堪,不僅胯間早已經一片潮汐,連那你原本在傍晚時擠去了奶水的酥胸,此刻卻似又已經產生了許多奶水,把她的酥胸鼓脹得實實的,硬硬的挺了起來,脹得她有點發痛。

不約而同的,兩女幾乎在同一時間,偷偷的掀開了一個被角,偷看劉易與幾女的壞事。

當她們看到眼前的一片淫扉的場景,都羞得渾身一顫一軟,忍不住輕輕的嬌嗯了一聲。

她們剛好看到,陰曉那光潔的身子稍側的爬跪在地毯上,挺起那異常圓渾雪白的豐臀,那臀間,一線抹紅。正滴下一滴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