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三十九章長社公主的報仇

第一百三十九章長社公主的報仇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1-25 02:55  字數:4514

本文轉自wenzishu吳夫人與小吳,她們都沒有想過公主派人去把她們請來是上船出湖的,因此,她們自然也不會想到晚上還要在湖中船上過夜。

就算如此,在天色已經黑,劉易與眾女還興緻勃勃的玩鬧的時候,她也沒有想過夜裡就在這湖面上過,還以為她們會划船回去的。亦算不回去,她們一時間,居然亦沒有想到,這船上就只有一個船艙,若不回去的話,大夥就要在這船艙內一起共眠。

嗯,就算是一起共眠,在吳夫人與小吳的心裡,還下意識的以為僅只是她們這些女人一起在船艙內將就一晚,絕對沒有想到過劉易亦會與眾女一起進來。

看劉易左擁右抱,而眾女望著劉易的眼神,就算小吳不懂,吳夫人這個過來人卻懂得,她們眼中的那是情火,她們與劉易一起進這船艙之內,肯定是要行那羞人之事的。這樣一來,在這毫無間隔的船艙,又是不大的船艙中做那事兒,她與小吳不但能聽到,還能見到,這……羞人的可不是她們,難為情的可是自己與小吳啊。

這一刻,吳夫人真的傻眼了。她恨不能逃出這個船艙,也不想看著劉易與他的夫人們行那夫妻之事。

可是,現在船兒飄泊在湖中,到了哪兒都不知道,出了船艙後也上不了岸,如今夜了,湖風有點冷,到外面甲板上去也不是辦法,這還真的叫吳夫人犯難了。

「吳夫人。小吳姐姐。你們睡裡頭吧,我睡外邊,中間有我的幾位夫人隔開。」劉易見吳夫人與小吳神色有點不安的樣子,放開了左右擁著的長社公主與黃舞蝶,對吳夫人姐妹解釋道:「她們想出來游湖,臨出發了,才想起今天沒給你輸送元陽真氣,長社公主便派人去把你們叫來,我想著,湖裡空氣清新。你出來散散心也利於你的病情好轉,便讓你來了。沒想到一玩就這麼夜了,也沒想到船太小,僅只有一個船艙。咱們就將就著過一夜,明天一早再回去。」

劉易都如此說了,吳夫人又有什麼的辦法?只好帶著一種警告的眼神看了一眼劉易,默不作聲的轉頭,到了船艙的最裡頭。

「吳夫人,你放心好了。咱夫君雖然好色,但是她知道你身體情況,肯定不會對你怎麼樣的。」陰曉似巴不得天下大亂的樣子道。

不過,這的確是實話,現在吳夫人就算是想要。劉易也不會要她,為了她的身體著想,還是等把她的身體治好了再說。只是……劉易看了一眼似羞怯的隨吳夫人一起躲到了船艙角落的小吳,嘿嘿,她就不敢說動不動了。

「好了好了,夜了,都睡吧。」劉易把眾女哄著躺下,卻把陰曉拉住,一把將她壓到了厚厚的被褥上,低聲道:「剛才你說什麼?居然敢說夫君好色?那我現在就色給你看。」

「啊啊。沒、沒,夫君是天下最老實最不好色的夫君,格格……別別……吳夫人她們都在看著呢。」陰曉受到了劉易的侵襲,身體痒痒得直嬌笑不止,一邊笑著求饒。

剛羞怯躺下。與小吳緊緊挨著的吳夫人,不禁在心裡暗嘆一聲。果然,劉易這壞傢伙可能是故意如此的,他與這些夫人,都已經起了情火,今晚肯定是不會安寧了,要讓她們忍住怕都忍不住。陰曉夫人的說話,吳夫人相信,她知道自己現在的情況,劉易的確是不會動自己的,可是,讓自己聽到,看到他與這些女人在歡好,自己的身體可能不動,但怕動的會是心啊。她又不是不知道男歡女愛的滋味,一旦動了春情,那怕就將會一發不可收拾,將來,怕自己也會按耐不住要接受這個壞傢伙了。

另外,吳夫人更是為自己的這個妹妹擔心,讓未經人事的妹妹聽到看見了這些男女之事,那麼,她怕亦會忍不住春情蕩漾,逃不過劉易的魔爪。但吳夫人更多的是為自己擔心,因為小吳的事,已經與劉易說了,她儘早都會是劉易的人,就算小吳對劉易動了春意,那也沒所謂了。

的確,這當然亦是劉易的計劃,先讓吳夫人見了自己與眾女一起歡愛的場面,讓她慢慢的接受自己。只有讓她見了,在她的心裡植下一種看看沒關係,亦沒有什麼重要的念頭,讓她先看了自己及眾女的身體,到時候,自己為她醫治,要看她的身體,要觸碰到她的私密之處,那也就順理成章,自然而然的接受了。

如果吳夫人當真的一點都不喜歡自己,一點都不對自己動心。一心想做一個貞節烈婦,那麼,在這個時候,她必然會堅決的要求要回去,不肯與劉易及眾女一起毫無阻隔的在同一個船艙里過夜。但是,吳夫人順從的在船艙里睡下了,那麼就證明,吳夫人已經在慢慢的接受了自己。

劉易首先要與陰曉歡好,那是因為陰曉她的動靜會非常大,嗯,是指她在歡愉之事的春叫聲,當初在西山皇陵的密林里,她的嬌喘聲幾乎就傳遍了整個山谷,恐怕讓手下的軍士都聽了去,劉易現在想起來都覺得有點吃虧。那幾天,劉易一直都覺得手下軍士看著自己的眼神都有點怪怪的,似是羨慕佩服的樣子,就連那李令,在第二天都莫明其妙的突然向自己伸出大拇指,說了一句:「主公,你厲害,未將佩服!」

劉易後來才悟起,原來李令所說的,是指自己與女人的事,把陰曉弄得春叫了一整夜的事。

這一次,在船上,在這湖中,哪怕陰曉叫得再大聲,叫得再久,船上的都是自己的女人,劉易不用擔心會被別人聽去了。

「現在求饒?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