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三十七章你也要一起娶了!

第一百三十七章你也要一起娶了!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1-24 20:36  字數:5592

劉易見吳夫人似手足無措的樣子,心裡一軟,不好對她過於逼迫,對於她,劉易也不是太急,再說,要治好她的身體,好一段時間呢。//無彈窗更新快//

聲音轉柔,目光深切的看著她道:「對不起,夫人,並不是我劉易要強迫夫人如何,我……我只是想夫人也要好好的為自己今後的生活著想一下。我的語氣說得重了,請夫人千萬別見怪。」

「可、可人家真的不能啊,策兒都那麼大了,還、還怎麼可能與你……我、我不想對不起夫君孫堅……」吳夫人的淚水還是涌了出來。

「傻丫頭!」劉易見狀,不顧一切的把吳夫人擁入懷內,趕緊為她拭著眼淚,哄道:「別、別,千萬別哭,要是覺得委屈,那你就咬我一口。我跟你說吧,孫堅的確是一個頂天立地的英雄,他能夠娶你為妻,這也是他的榮幸。我也相信,他很愛你,你也愛著他。可是,真正相愛的人,肯定不願意看到對方孤苦一輩子的,如果孫堅九泉之下知道你為他所謂的守節,而苦了自己,他也不會快樂,真正相愛的人,是為了對方能開心快樂的過日子,而不是自私的要你守節,明白么?」

被劉易抱在懷裡,吳夫人沒有太過掙扎,也許是她不方便做出太大的動作,但伏在劉易的胸膛,不覺間她恍惚有一種小時候躺在父親懷裡的安然感覺。被這個比自己小得多的小男人叫自己傻丫頭,也讓她感到有點怪異。

「別、別這樣……」吳夫人還是出言想制止劉易的擁抱。

柔柔膩膩的嬌軀,舒服得劉易都不想放手。

「聽我說。」劉易擁著她道:「我真的不是在強迫你什麼,我現在只是向你表明我對你的感情態度罷了。你放心,男女之間,強扭的瓜是不甜的,給你時間,直到你哪一天覺得跟了我會幸福,心甘情意的與我好的那一天,我才會要你。絕不是現在。你自己也好好想想,如果你真的覺得不能接受我,不會愛我。不能與我在一起,我一定不會留難於你,你想怎麼樣便怎麼樣,就算你想離開我。要去什麼地方,也都由得你。我劉易可以用人格保證。」

吳夫人聽了劉易的這一翻話,心裡稍安,伏在劉易的胸膛里不再亂動了,心裏面也隱隱的覺得。其實,有這個壞傢伙作為下半生的倚靠。這未必是一件壞事,看他對身邊的那些女人,似乎始終如一的愛顧,她不得不相信,劉易對她的愛是真的。想到了劉易對她的種種照顧,她的心裡竟然有一種甜絲絲的感覺。

不過,冰雪聰明的她。卻也聽出了劉易話中的語病。這壞傢伙,嘴裡說著不會強迫自己,可是他剛才的樣子那麼霸道,就似要佔有了自己似的。還有,都把人家硬抱入懷裡說不強迫自己,這、這還不算強迫么?人家怎麼說都是一個女人啊。男女授受不親,這樣子算什麼?還還有……他說什麼的哪一天自己不會愛他不能與他一起的時候便讓自己離開。可是,那一天是哪一天?可不可以這樣理解?自己一天不喜歡他不愛上他。他就不準自己離開。等人家喜歡愛上他了,那又怎麼會再離開他?

這小男人,還真的壞透了。(最穩定,

一會,吳夫人的胸脯真的脹得不行了,感到有少許酥酥的,她不由低頭偷看了一下自己那壓在劉易胸膛的酥胸,發現那隆起的一點之處,因為擠壓,竟然滲出了一片汁液,把她衣裙都弄濕了一片,熱度冷卻,讓她也覺得酥胸有點涼涼的,幸好,她今天穿著白色衣裙,白色的抹胸,那乳白的汁液才不那麼顯眼。

她急忙努力推開了劉易,故意板起臉道:「好了,這事就說到這,是你自己說的,沒有人家同意,人家沒有真正喜歡愛上你,你可不能再對人家隨隨便便的動手動腳,再像今天這樣,人家……人家以後都不理你了。」

她雖然說著似拒絕的話,但無疑是等於答應了劉易,劉易也聽明白其中的意思,終於有點喜形於色的道:「好好,以後,我都聽夫人的。」

「那你現在出去,沒有我同意不准你進來。」吳夫人沖劉易白了一眼道。

「哦,咦?不對,你跟我說了事,可我還有正事沒和你說呢。」劉易還沒有與吳夫人說如何醫治的事,還得要與她好好的解釋要她同意才行啊。

劉易與她挑明自己對她的心思,就是為了讓她可以答應這樣的醫治方法。要不然,以這古代女子的保守觀念,又豈肯讓人看她們的私處?更別說要觸摸要用鴨嘴夾弄開她的幽谷為她清理裡面的異物了。哪怕劉易是醫生郎中,想吳夫人也絕對不會同意的。

現在,與吳夫人的關係,似乎有了一點進展,只要她答應同意了,只要她成為自己的女人,那麼,這事兒才不會有問題,一切都順理成章的為她醫治。反正,自己都是她的男人,讓自己看看摸摸弄弄,她自然是能夠接受的。

趁熱要打鐵,趁現在與她說說,讓她有點心理準備,如此,也利於讓她喜歡上自己。

不過,吳夫人卻很急的樣子,沖劉易嗔道:「什麼正事?你、你這壞傢伙還能有什麼正事?不聽不聽,你出去。」

「好好,那待會再說,我先出去。」劉易看吳夫人都憋紅了臉,以為她是想要小解,只好轉出走出去,嘴上卻故意喃喃道:「不就是小解么?有什麼不好說的?你說是小解,我不就迴避了……」

吳夫人隱隱聽到劉易的喃語,不禁羞得面紅耳赤,還別說,還真的想要小解了。當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