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二十九章割地賠償

第一百二十九章割地賠償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1-22 13:36  字數:5459

袁紹對劉易的態度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不再自持身份,亦似把對劉易的怨恨全都忘記了,擺出了一副與劉易是老熟人,都朋友似的樣子。神色間亦似特別的親切,一副以劉易之命是從的樣子。就渀似,他由一個一方諸侯、一方雄主變成了以前在洛陽斯混的公子哥兒一般。

嗯,或者說,袁紹在此刻,回復了他袁紹少年時的公子情性。

當然,這一切,都是黑山張燕帶給他的壓力。別看黑山張燕現在沒有一點動靜,他亦沒有聽到黑山張燕的一點什麼風聲,可是,這個威脅可是實實在在的存在,隨時都有可能爆發,並且,一旦爆發,那將會是他袁紹的滅頂之災。

黑山軍百萬大軍一出,誰可相抗?首當其衝的,便是他袁紹。

而袁紹,好不容易才有了今時今日的勢力,他可不想轉眼化作雲煙,眨眼就被黑山張燕奪去了他的根基。

要是平時,他或者還可以和手下一眾謀士商議商議,看看有沒有辦法可應對來自黑山張燕的威脅,但是,黑山張燕百萬賊軍,那是硬實力,不是說有什麼的想法便可以應對得了的,那得要有實實在在的實力去應付才行。

袁紹不傻,並且精明得很,他知道,眼下,劉易來到這裡來與他說黑山張燕的事,不管劉易是為了冀州百姓也好,懷著一種什麼樣的目的都好,反正,他知道,劉易之所以在這個時候來與他說黑山張燕的事,那肯定就有對付黑山張燕的良策,要不然,亦不會與自己說黑山張燕了。

同時,袁紹亦看出來了,劉易這一次來冀州。估計真的不會有什麼對他袁紹不利的行動。因為,如果他是劉易,要害他的話,那絕對不會來向劉易提醒黑山張燕的事。而是會任由他與公孫瓚在此僵持不下,任由兩家戰得兩敗俱傷,任由黑山張燕突然殺出,任由他們在黑山張燕的賊軍攻擊當中煙消雲散。

但劉易不是他袁紹,所以,袁紹在這刻相信了劉易,決定聽從劉易的意見。

不過。停戰是可以,但也得要公孫瓚亦停戰啊,如果他停戰收兵準備應對黑山張燕的時候,公孫瓚卻還繼續率軍渡過磐河來攻擊他,這可不好辦。

袁紹一口答應了劉易的建議,接著道:「太傅,這一次與公孫瓚的爭戰,其實一直都不是我袁某所主導的。乃是公孫瓚無故侵犯我冀州之境,某不得不應戰,袁某停戰沒關係。可最關鍵的,還得要看公孫瓚啊,若他答應停戰,與某簽定互不侵犯條約,我袁紹絕對不二話。」

袁紹雖然服軟,聽信劉易的話,但是,對於冀州誰屬的事,他還是不會相讓的,所以。他強調冀州是他袁紹的地盤。並且,他亦絕對不會承認是他袁紹密謀挑動公孫瓚來攻伐冀州的,他把自己的處境放在一個無辜的位置上,把這一次的爭戰責任推到了公孫瓚的身上。

劉易沒再理袁紹的這一點心思,這個時候再舀冀州誰屬的話題來爭拗,只會把事情弄得不了了之。最主要的。就是可以說動袁紹真心真意的出兵征伐黑山,這個才是正理。

袁紹已經認識到了黑山張燕對他的威脅就行了,劉易的目的已經達到,現在,主要就是如何與他聯手出兵的事。當然,正如趙雲所料,劉易亦考慮過憑自己的兵力加上袁紹的兵力,怕亦未必可以征伐得了黑山,劉易心裡希望的,最好能夠把公孫瓚拉來,一起組成聯軍攻伐黑山。

而如何讓公孫瓚與袁紹這兩個已經結下死仇的傢伙聯手,這還真的是一個技術事。不過,劉易現在已經知道了趙雲就在公孫瓚軍中的事,趙雲當初探聽黑山情況之後,準備前往勸公孫瓚停戰的時候,就書信告訴了劉易。\\\\

劉易收到軍士送回來的趙雲信件,當時還使得劉易感到有點詫異呢。原本劉易以為這個歷史已經改變,不會再出現趙雲現身袁紹與公孫瓚爭戰的戰場,沒想到,冥冥當中,竟然又符合這個歷史軌跡。唯一不同的是,趙雲不再是當初初出茅廬還沒有投主的趙雲,他這次,並不是要去投公孫瓚,而是去做說的。

不過,趙雲能否說服公孫瓚停戰還不一定,但劉易知道,自己去做說,必定能夠說服得了公孫瓚,因為,黑山張燕對幽州來說,亦存在著同樣大的威脅。

黑山面向冀州、幽州,一出山就是一馬平川,對這兩個州,都隨時可以做到進可攻退可守,並且,大軍可以一路殺入兩州腹地,對幽、冀兩州造成極大的傷害。

劉易心中篤定,對袁紹說道:「某既然讓你停止和公孫瓚的爭戰,可不是單方面的,你停他停,如此才有可能簽訂停戰協議,我會去說服公孫瓚停戰,這個不用你來操心。但是,這一次你們爭戰,不管誰有理,可你畢竟殺了公孫瓚從弟,你怎麼說都要給公孫瓚一個補償。」

「什麼?我要給公孫瓚補償?這這……這憑什麼?」袁紹一聽,可不幹了,猛搖頭的道:「不可能這是公孫瓚先發軍侵犯我冀州境界,錯不在我,兩軍交戰,互有死傷,憑會么要讓我給他補償而不是他給我補償?再說,他從弟公孫越之死,又與我袁紹何干?那是董卓……」

「行了真人面前不說假話」劉易不滿的坐到了軍士設下的宴案之後,揮手打斷了袁紹的叫屈,瞟了袁紹一眼道:「你們之間的那一點齷齪事還想蒙誰?這些事我不想管,別扯到縮在長安的董卓身上去,是你乾的就是你乾的。大家的心裡都清楚明白,補償是肯定要的,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