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二十五章偽君子

第一百二十五章偽君子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1-20 18:56  字數:5527

劉備笑了笑,似大有深意的道:「子龍,你追隨劉易有好久了吧?不知道覺得在劉易帳下效力還行不?」

趙雲的心裡猛然警惕,不太明白劉備的思想為何這麼跳躍,說著公孫瓚與袁紹的事,卻突然跳到了說自己與劉易的事上來。

歷史上的趙雲,才剛剛從袁紹帳下轉投公孫瓚,對公孫瓚還沒有太深厚的感情可言,所以,再見到劉備,特別是劉備待人和善親切,讓趙雲有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

可是,這一次,趙雲早已經認主劉易,不是從袁紹帳下投了公孫瓚,這刻,只是懷著一種使命來到公孫瓚大營當中。並且,因為與劉易相交了這麼多年,已經深知劉易的性情,與劉易這樣一個真心視其為兄弟的人相交,此刻再見到了劉備的這種和善親切,讓他隱隱的感到有一點作偽的味道。所以,不再受劉備的表象所惑。

不過,趙雲也不好說破什麼,只是淡然的道:「還行吧,劉易待某如兄弟,情同手足。」

「呵呵,或許吧,那麼,不知道子龍對劉易怎麼看?」劉備訕笑一聲,似是很隨意的問。

「怎麼看?什麼怎麼看的?不知道玄德公是指哪一方面?」趙雲隱隱的感到劉備想說什麼了,當下臉色更是冷然。

劉備自然亦察覺到了趙雲的神色變化,但卻自顧的說道:「劉易可以說,是我看著他長大的,此人,以前就是一個小混混,滑頭機詐,當然,我不是說他什麼的壞話,說起來,某與他。是兄弟,大家一起多次出生入死,生死與共。某亦早視他為弟了。」

劉備說到這,目光似無比坦誠的看著趙雲。臉色有點慚愧的道:「說起來,還是我對不起他,當初,我們義兵戰敗黃巾軍,隨官軍到了洛陽等待封賞,可惜,朝中被宦官把持朝政。我等義軍,非但沒有封賞,反而要被勒令勸散。那時候,某也非常彷徨啊,手下幾百號兄弟,沒錢沒糧,你說我忍心看著兄弟們在洛陽無依無靠么?我也不想那樣,某在京城奔波。不就是為了向別人討得一點錢糧,使得兄弟們能有一口熱乎的吃么?」

「嗯,那後來如何?」趙雲不動聲色的道。對於這些事。趙雲在洛陽便早聽黃正、武陽他們說過,這些,劉備說的也是事實,劉易亦並沒有因為這些事而怪惱劉備的意思。

「後來幸得遇朝中郎中張鈞,向他述說了義軍的困境,好不容易才得到了一點朝廷賞賜,但那也只是杯水車薪,僅只能解決眼下的困境。沒有辦法,某才分給了點錢物給眾兄弟,與兄弟們先行返家。至於劉易等一眾傷重的兄弟。我劉備真的很痛心啊,我……我……不想看著他們一個個挺不住被抬走掩埋,只好……只好忍痛留下他們,先行一步離開了……」

「這些,都是我的錯,不過……」劉備忽地目光炯炯的看著趙雲。似目帶淚光的道:「我……情願劉易就如此傷重死去,亦不想看到他今天如此,某作為他的曾經大哥,看到他今天如此,我、我更痛心啊。」

趙雲目光一凜,一股殺氣猛然迸出,喝道:「玄德公,我敬你是我主公舊識,但卻不許你如此……」

面對趙雲迫體而來的殺氣,劉備卻似無比淡定,不為所動的打斷了趙雲的喝話,道:「子龍,稍安勿燥。現在,你是劉易帳下大將,可能會覺得我劉備的說話有點刺耳,可是,我卻要與你實話實說。」

劉備似胸有成竹的說道:「你們身在局中的人,可能是看不到,可是,天下人卻看得明明白白。而我,卻更加清楚其中的一些事。首先……」

「你說。」趙雲不知道為何,對劉備有一種無由來的討厭,他不喜這種在背後說別人話題的人,如果他有什麼對劉易不滿,為何不直接去與劉易說?卻要與自己說這些?看到劉備故作神秘的樣子,只好沒好氣的耐著性子道。

「首先有一點我可以確定的,劉易絕對不可能是皇室宗親,我劉備才是漢室宗親,中山靖王之後,我有族譜可以作證,流落在北方的漢室宗親,我亦沒有聽說有誰家有孩子失落民間,我們漢室分支,在族譜上都記得清清楚楚,所以,劉易絕不可能是漢室宗親的人,朝堂上,先帝為劉易驗明正身的事,某亦聽說了,有一點,我可以證明,劉易根本就沒有那樣可以證明他身份的玉佩,這一切,可能都是他迷惑了先帝,才會使得先帝為其作偽,把他歸為漢室宗親。」劉備說著,還從懷裡掏出一本古舊的族譜來,交到了趙雲的手上:「你自己可以看,一看便明白我劉備說的話是真是假。」

趙雲接過來,隨意的翻看著道:「這又能說明什麼?玄德公你與我說這些,又有何目的?」

「我有何目的?哈哈……」劉備笑道:「我是看子龍是忠義之士,不想看到你被某人所騙。劉易如此冒認漢室宗親,就足可證明他是一個估名鈞譽之輩,你趙雲乃堂堂一個英雄豪傑,豈可為這樣的一個人效力?」

「哼,若你再說這些,便不要再說了。」趙雲當真的有點不耐煩了。

「好吧,那我便說說劉易如今的所作所為。」劉備轉過話題,道:「天下人都說劉易是大善人,散盡家財以濟天下百姓,可是,他當真是一個仁義之人?他的情況,我最清楚了,他原本就是一個混混,身無長物,何來家財?他所救濟天下的百姓,還不是靠強搶豪奪得來?對,他是訛詐了十常侍張讓這個閹人的錢財,大家都拍手稱快,可是,他今天竟然能訛詐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