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二十一章沮授好官好榜樣

第一百二十一章沮授好官好榜樣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1-18 22:48  字數:4539

此行大有收穫,不但得到了荀諶的投效,還意外的見到了洛神女,並還是一對,一模一樣的雙女,雖一個天生絕脈,一個被嚇成白痴,但劉易相信,不用多久,自己便可讓她們安好,想想兩個一模一樣的絕色雙女長大成人之後……嘿嘿,劉易還真的無比淫蕩。

不過,讓劉易自己都沒有想到的是,他竟然也禽獸了一次,並不是真正的待兩女長大成人便已經那啥了……

嗯,這也是後話。

劉易並沒有在甄家多待,留下一半親兵,並寫了一封書信交給他們到時交給田豐,讓他們護送甄家、荀諶去大澤坡基地。然後劉易就與潘鳳及餘下的親兵,返回信都城。

當然,在走之前,先用元陽真氣試著為甄洛醫治,還好,情況是樂觀的,劉易的元陽真氣與甄洛體內的真氣本元並沒有發生排斥的事,可以很好的融合到一起去。有那方外之士的夫氣本元,劉易的元陽真氣,似乎不用銀針封存,也一樣可以在甄洛體內長時候停留,這是劉易發現的另一個意外驚喜。

真氣本元,原來亦可以作為一般真氣的載體。

至於甄宓,劉易亦試著與她接近,也為她輸送了元陽真氣察看她的身體情況,曖洋洋的元陽真氣,的確亦有安寧神魂的作用,但對於如何讓她徹底回復就不是元陽真氣可以做得到的,除了可以讓甄宓不再怕劉易,可與劉易相近之外,並無太大的治效,一切還得另外想法子。

回到了信都城,已然天黑。

袁紹自然還沒有回來,這個時候,劉易亦知道袁紹是難以抽身回信都的。郭圖來解釋了一下,劉易沒在意,也不著急。

陪眾女聊了一會。耿武帶了人來,一看,原來是沮授。

沮授是河北廣平人,正宗地道的河北人。他少大大志。擅於謀略,曾為冀州別駕,舉茂才,當過兩次縣令,都能體現出其人的治理才能,被韓馥所識,闢為別駕。又做過騎都尉,領軍作戰亦有所建樹。可以說是能文能武之士,當然,能武不是指他個人武力,而是指他的領軍才能。

對於他,劉易覺得可惜的是,袁紹與曹操爭戰,戰敗後他未能及時逃走。被曹操所擒,卻誓死不降,終被曹操所殺。

他現在新降袁紹。又能顧及舊情,提醒潘鳳及時離開信都,暫時對袁紹的忠貞有限,劉易覺得應當還會有機會說服他另投自己的。本打算自己親去拜訪他,不想耿武已經把他帶來了。

劉易與元清、陰曉兩女都在,也沒有避諱,直接把他迎進了驛館大廳。

劉易以上賓之禮,請他上座道:「沮先生,劉易聞爾之名久矣,今日才可一見。實為三生有幸,請請,今晚某便與先生一醉言歡。」

「太傅,不可,賓不奪主,還請太傅上座。若是如此,某都不敢再留在這裡了。」沮授豈可真的坐到了上座?急忙推辭。

「哈哈,那好,我知先生不是那種小里小氣的人,坐!」

劉易知道沮授是必不肯坐上座的,當下便自坐下,請沮授則旁宴幾坐下。

劉易隨即又對挨著劉易坐下的兩女道:「此兩位為某的夫人,元清,她是王越大劍師的徒兒,這是陰曉,乃是當年一門兩後的陰家的後人。」

沮授一聽,劉易的這兩位夫人都大有來歷,才坐下,又趕緊站起見禮。

劉易如此,把自己的夫人都慎重其事的介紹給他認識,讓沮授知道,劉易並不把他沮授當作是外人。

沮授既然善於謀略,那麼劉易的意思他自然也能心知肚明。

「耿大哥,關大哥,潘鳳大哥呢?老朋友來了,請他來,咱們一起聊聊話。」劉易對相陪的耿武及關純道。

「主公安心,早叫人去請來了,馬上就到。」耿武恭立道。

劉易擺擺手,示意他們都坐下,命人送來了酒水,待侍者為眾人斟了酒,劉易舉杯道:「沮先生,祝我們相識相會,干一杯!」

「好!我敬太傅!」沮授不客氣,舉杯利落的一飲而盡,側傾著酒杯向著劉易。

由此亦可見,沮授應當不是那種陰陰霾霾的人,性情有豪爽的一面。

「沮先生,我讓耿武大哥他們請你來,實因是知道先生乃是真正有學識之士,又是真正一心為了大漢民姓的豪傑,所以,想請沮先生為新漢廷效力。」劉易沒有彎彎繞繞,直接說明自己讓耿武請他來的意思。

沮授沒想到劉易會這麼直接,聞言不由有愣神。

他自然亦像荀諶那些謀士一樣,早已經看出了韓馥非常成就大事之輩。他之所以投韓馥,其實僅只是韓馥可以用他,讓他的才華能夠有一展之地。心裡其實就是一心想做實事,對於誰為主之事,他並沒有太過放在心上。

他的心思很簡單,只要可以讓他在本地為官,可以讓他為治理百姓盡自己的才學就可,並沒有想過要刻意報效誰。包括袁紹,袁紹二話不說便任命他為信都城別駕,讓他可以盡展才華,他亦沒有太多考慮,便轉投了袁紹帳下。

而他助潘鳳,提醒潘鳳免受袁紹所害,也僅只是覺得潘鳳是一個英雄豪傑,又對韓馥比較忠心,如落到袁紹的手上,潘鳳不願意投降的話,那麼就極有可能被袁紹所殺,他覺得,像潘鳳這樣的人才,不應當就如此白白死了,應該留下來對冀州百姓有所建樹才是的。如此,他才會給予潘鳳提醒。

如今劉易直接向他伸出橄欖枝,他雖覺意外,但心卻沒起太大波瀾,僅只是愣神了一下而已。

他搖了搖頭道:「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