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一十五章不敢戰?我先戰!

第一百一十五章不敢戰?我先戰!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1-17 02:16  字數:4415

劉易以為潘鳳還會想著先去尋到韓馥,待韓馥今後的結局已定的情況之下才會正式投效自己,沒想到在耿武、關純的鼓動之下,現在就正式向自己投效。

這是好事,劉易再次把他扶起,道:「無雙,你我,及耿武、關純諸位,大家一起,都是為了振興大漢而走到一起的,所以,咱們不用太過拘泥於禮節,男兒膝下有黃金,我劉易也不喜歡大家跪上跪下的,跟我一起久了,便知道我劉易的性格。以後,咱們就一起為振興大漢而努力吧。」

「是,主公!」潘鳳沒再跪拜,垂首立於一旁,亦沒有再說韓馥的事,劉易既然已經和他說了對韓馥的一樣動作,相信就一定會執行,不用多久,全國各地都會知道新漢廷封韓馥為官之事,那時,只要韓馥到洛陽去,那麼,韓馥的下半生便不會再什麼危險可言。

「呵呵,走吧,我們到前面去看看,看看是否是袁本初的兵馬。」劉易再安一安潘鳳的心道:「不管怎麼說,信都還是要走一趟的,韓馥的妻兒應該還在信都吧?待我去向袁紹討要,諒他亦不敢為難。

「多謝主公!」潘鳳一心擔憂著韓馥,一時半刻倒沒有想到韓馥家人的事,聽到劉易主動提起這事,他當真是對劉易更加的感恩,差點又要跪下拜謝。

行軍隊列中,吳夫人姐妹與小孫尚香坐一駕馬車。長社公主與耿靈一駕、甘倩與易姬一駕,另還有一駕馬車是坐著長社公主與易姬的三四個侍女。元清與陰曉、黃舞蝶分別策馬護在中軍。

劉易雖然不懼袁紹,但是與妻室同行,自然不能掉以輕心,其中祖茂,在中軍引軍,保護幾女。

四周,探子斥候四散而出,負責沿路行軍的行軍安全。但有不對勁的地方,馬上示警,讓劉易能夠及時做出應對準備。

前方,斥候探子更是前出十多二十里探路。每當有險要的地方,都要經過仔細的搜索,確認安全無事,才會給後面下傳安全的訊號,讓大軍通過。

這些,都是劉易屬下所有軍隊行軍必須的行軍程序,小心無大錯。哪怕知道這樣做大多時候都是在做無用功,又或會延遲行軍速度,但是劉易絕不想有哪怕一次大意的損失,這些事關身家性命,關乎自己及手下士兵的性命,不能不提防,儘可能的避免意外。

這一次出兵冀州,從一開始踏上了冀州之地。便等於是在作戰,敵人就是袁紹,亦有可能是韓馥、公孫瓚。或別的一些人。所以,容不得粗心大意。

剛才耿武與關純探路回來,其實發現的是袁紹的軍隊,其軍還遠在二十里之外。這就是探子斥候的好處,敵軍遠沒到,自己便知道敵情,二十里上下的距離,足可以讓劉易做出許多的應對舉措,或戰或避,又或隱匿設伏。都有時間來得及行動。

不過,這一次劉易不打算真的與袁紹開戰,所以,也不用準備什麼,讓祖茂引著中軍隨後,自率著兩千兵馬。與潘鳳、耿武、關純先迎上去。

潘鳳在汜水關前與華雄一戰,丟失了兵器,亦不知道被誰檢去了,此刻他帶著的兵器是一柄小號的開山斧,劉易覺得如此更好。力道不在於兵器多重,在於本身的力量。見他的戰馬亦只是一般的戰馬,劉易又從自己的幾百騎兵當中,挑選了一匹比較平穩性善的戰馬給他,他的騎術的確不好,沒有一匹比較容易控制的戰馬,也會影響潘鳳的馬戰發揮。當然,如果潘鳳還想要使用大斧,劉易會建議他今後步戰,不要騎馬作戰。

潘鳳現在就投效劉易,心裡自然亦有著奮勇當先的念頭,有著要在新主公的面前好好表現的意思。他投劉易,心裡亦有耿武、關純都已經投了劉易,如果他投得晚了,將來不受重用的念頭。不過,劉易雖然答應讓他作先鋒去迎敵,但卻讓他不可搦戰,待他到了看情況再說。

以潘鳳的戰力,袁紹手下,張合與淳于瓊、高幹、高覽等或可與潘鳳一戰,但若遇到別的將領,怕就不是潘鳳之敵了,劉易還沒與袁紹碰面,就斬殺其將,見了面之後,怕會不太好說話。所以,劉易才讓潘鳳不可搦戰。

引軍來的是張合,他是一路追著潘鳳來的,潘鳳逃出信都城之後,並沒有馬上就遠走,而是在附近搜尋韓馥的蹤跡,如此才會現在才碰上劉易。而張合他們,則是一路兜兜轉轉的搜捕潘鳳,現在才追了過來。

不過,他本可不來,不用再搜捕潘鳳,因為他追捕潘鳳的目的,就只是想從潘鳳的口中知道劉易來冀州的一些準確消息,想知道劉易率了多少軍馬進入了冀州。劉易到了巨鹿的消息,已經有探子把情報送給了袁紹,使得袁紹知道了劉易到了哪兒,又帶來了多少軍馬。張合些來,可不只是沖著潘鳳來的,而是來想看看劉易的實力及劉易來冀州的目的。

劉易率著兩千軍馬與張合在一片丘陵地帶想遇,潘鳳與耿武、關純三將已經率著幾百先鋒軍士與張合在對持了。

而張合的軍隊,竟然有上萬人,列好了陣勢擋住了劉易的去路。

張合與劉易打的交道不可謂不少了,似乎每一次與劉易打交道,都是吃虧的,就沒有佔過一次便宜,前不久在平沙坡,他差點便成了劉易的俘虜,才被劉易殺得心驚膽顫。當他見到劉易當真的親來了,身旁哪怕是有上萬大軍,心裡亦不覺呼吸一窒,有一種從心裡泛起的寒戰戰的感覺。

劉易策馬走到了兩軍陣中,對遠遠便認了出來的張合喊道:「張合,是你嗎?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