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一十三章石油

第一百一十三章石油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1-16 18:53  字數:5595

當初張寧說的時候,劉易便隱隱的猜測到,可以讓一片地方瞬間成火海的,除了火約或石油之外,怕沒有太多東西可以做得到。////而劉易亦知道,早在大漢之前,便已經有了火藥,只不過,火藥的製作技術,是掌握在那些方外的練丹之士手上,沒有在民間廣泛應用。

張角也算是一個方外練丹之士,懂得火藥的製作並不奇怪,他本就練出了能夠把人類體能激發出來的藥物,所以,肯定是非常精通於練丹術的。

那樣神奇怪的藥物都可以練製得出來,那麼懂得火藥練制就不奇怪了。所以,劉易當時就有了猜想,估計是張角練出了一批可以引燃引爆的類似於火藥的物質,把這些物質埋藏在他的祭壇之下,若一般不知道的人,貿然亂挖掘這裡,只要弄出一丁點火星之類的,又或者張角亦設置了一些引爆裝置,一旦觸發,就會引爆,瞬間把這裡變成火海。

劉易一進入這蔡壇附近,就拚命的用鼻子去嗅,用心去觀察地面,看看有沒有異常的地方,以及聞聞有沒有硫磺火藥味。

而讓劉易感到意外的是,硫磺火藥味倒沒有聞到,卻讓他聞到了一股隱隱約約的刺鼻味道,那是石油的味道!

居然在中土可以見到石油?劉易還真的無比奇怪,按理說,石油是不可能這麼早出現在中土才是。

呃,劉易不知道的是,其實,石油在中國早便有了,並且還是最早有記載鑽油使用石油的國家。

在北魏時代,約公元500來年時間,便有書經記述如何從石油中提練出潤滑油的方法。而鑽油井採集石油,並加以利用的歷史會更早,那時候。中國人使用固定在竹竿一端的鑽頭鑽井,其深度可達約一千米,他們焚燒石油來蒸發鹽鹵制食鹽。可見,劉易對石油在中國的出現歷史認識不足。

所以。石油在漢代出現,也僅只是比北魏時代早出現幾百年而已。而要知道,漢代是華夏漢人文化正式興起的時代,許多科技在漢代得以發展興盛。三國之後,華夏便出入了五胡亂華的混亂時代,許多科技不進反退,許多人文文化。亦在這個時代遭受到了毀滅性的打擊,因此,北魏時期,還有人著書立說,講述石油的探采使用,絕對不是北魏時期才有的,肯定是要追朔到更久遠的時代,漢代。才是最有可能率先使用石油的時代,甚至,秦皇時期便有人發現並使用了石油也不奇怪。

不過。此刻的劉易,的確是非常奇怪,當然,奇怪之餘,亦滿心欣喜,因為,只要有石油,那麼便可以有辦法找到。有了石油,劉易的太陽能手機上的許許多多的科技,亦有可能得以在這個世界上率先推行。

劉易甚至想到。是否要把電、電燈、發動機等物弄出來。當然,要弄這些,還得要經過十年、甚至幾十年的時間,自己把太陽能手機的百科全書的科技全說出來,讓人有根據有目標的去研發,長時間之後。才有可能真正搗弄得出來的。憑現在大漢的科技知識,還遠沒有達到可以生產研發出那些東西來,劉易所舉辦的學府才剛剛成立不久,一些知識,都還沒有真正的傳授出去,現在想這些,是太早了點。

不過,因為有了石油,劉易決定還是要把火藥這個東西弄出來,畢竟,就算自己不率先運用,今後遲早都會被世人所用,自己既然知道,為什麼不先用呢?既然打算要統一三國了,那麼就要盡最大的努力,減少大漢元氣的損失。有了火藥,有了石油可以做出一些燃爆彈什麼的,如此,就可以不再像以往作戰那麼,面對堅城的時候,要用人命去攻取,到時,只要用火藥包一炸,城牆一倒,便可攻下城池,大大避免了攻城戰雙方的軍士過多的犧牲。

嗯,真要統一三國,今後的攻城戰肯定是少不了的。所以,火藥、石油的應用非常重要。

劉易站在蔡台上,留心的觀察著整個蔡壇,好半響才對左右的女人及典韋他們道:「你們聞聞,有沒有聞到有什麼的異味?」

「異味?」典韋這大老粗,聽聞不由用力的吸著鼻子,好一會才傻呼呼的道:「哪有什麼異味?倒是香得很。」

「滾!」劉易伸腳踹了典韋一腳,丫的,敢吃自己夫人豆腐?劉易作怒狀,「下去把整個蔡壇都弄乾凈,記得,不能弄出太大的動作,不能弄得太震動,尤其是不能弄火星掉落地上。」

「嘿嘿……」典韋也不知道是真傻假傻,傻笑著走了下去。

劉易的這些女人,自然知道典韋是說她們香,但她們都知道典韋這是這麼一個憨厚漢子,如今娶了娘子之後懂得了女人的香味也算是難得,所以,並沒有責怪他的意思。

耿靈那丫頭的鼻子倒是靈敏得很,劉易刻意去聞,才從山風中聞到一絲刺鼻的石油,她倒是真的聞到了,她道:「真的啊,怎麼一吹風過來,便有一股刺鼻的怪怪味道啊?」

「是吧?看看風是從哪個方向吹過來的。」劉易四下扭頭看了看道。

「這好辦,你看。」耿靈二話不說,從懷裡拿出了一條白絲巾,讓絲巾盪在風中道:「風是從那山崗吹過來了,南西風。」

「呵,看不出靈兒倒挺有辦法的。」劉易把她的絲巾一手搶了過來,放在鼻子上聞了聞:「嗯,典韋說的不錯,真香。」

「哎呀!你、你壞蛋。」靈兒見狀,臉兒不由一紅,跺著腳想奪回。

「不給,送我了。」劉易把絲布塞入懷內,「這麼香,留著做記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