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一十一章少女耿靈

第一百一十一章少女耿靈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1-16 05:04  字數:3425

「靈兒。」耿武一見進來的這個少女,當先站起來叫了一聲,同時亦是向劉易說明了這少女的身份。

「小女子耿靈,見過太傅,還有耿武哥哥,關純哥哥。」耿靈端著茶托,盈盈的向劉易曲了一下腿,點頭含笑答禮,模樣兒有幾分俏皮又有點羞妮的樣子。

這個耿顯……劉易不由在心裡暗說一聲,沒想到這傢伙居然這麼猴急,就這麼把他的這個侄女兒給叫來了,就好像巴不得自己馬上就娶了他這個侄女兒。

不過,這小妞兒倒還真的挺養眼的。

一襲青翠的裙擺,有若楊柳輕擺,繡花的領襟從她的兩肩間收回,束在腰間,如此,可見一抹雪白的抹胸,以及那領口間一襲雪瑩。

她的秀髮很長,挽起來的發捎之間,點啜著幾朵雪白的花兒,兩攝秀髮從她的朵間掃下,一搖一擺的,顯得特別的飄逸靈動。

她小臉如杏形,雪白的臉頰間帶著一抹紅暈,相當嬌艷,尤其是她說話帶笑的時候,兩隻深深的酒窩兒異常的可愛。

笑顏如花綻,玉音婉轉流。她說話的聲音亦相當清脆悅兒,讓人一聽便覺精神一振,不自覺的便把別人的注意力吸引到她的身上去。

「太傅,這是小女子采晨露而泡的茉莉花茶,特別的清香,伯父讓我拿來給你嘗嘗,如果不好喝,可不準笑人家哦。」

這耿靈,估計是一個相當外向俏皮的少女,見到劉易這個陌生的男人,她似沒有特別的羞怯,反而像有幾分結識新朋友時的那麼雀躍。劉易亦估計,要把這耿靈嫁給自己為妻為妾的事,怕是那耿顯臨時想出來的,怕都還沒有和這個小妞兒說,要不然。她估計也不敢來給自己送茶了。

劉易雖然心知肚明是什麼會事,但亦不可在這小妞兒的身面失禮,站了起來,拱手道:「那就謝謝靈兒姑娘了。有幸見到靈兒姑娘,就算是一般的茶,經過靈兒姑娘的手兒,也會變得清香好喝。」

噗哧一聲,耿靈果然不怕生,聽劉易如此說,不但沒有一般羞澀少女的羞窘之態。反而是嬌笑了一聲,那彎彎的眼睛眨眨,大方的把茶托放到了劉易面前的宴桌上,笑著道:「嗨,我聽說過你,你平時都是這樣騙女孩子的么?嘴甜舌滑的,好喝就好喝,怎麼可能經過人家的手便好喝了呢?難不成人家用那些渾濁的水泡出來的茶你也說好喝?」

「那當然。就算不喝茶,看著靈兒姑娘,聞著姑娘的香味。那就算什麼都不吃不喝,都覺得香甜了。」劉易深深的看著躬腰下來倒茶的耿靈道。

「太傅……」耿靈聽劉易說得太過露骨了,變著相有贊她,終還是少女臉皮薄,有少少嬌嗔的叫了一聲。

「哈哈,主公說的不錯,那叫什麼……叫秀色可餐也,看來,耿武兄弟,你去叫家主不用準備晚飯的事了。估計主公看著靈兒妹妹,都已經飽不能食了。」關純連同在場的幾人都取笑進去了。

「哎呀,關純哥哥你再笑話人家,便不給茉莉茶你喝了。」耿靈臉兒紅紅的一扭腰姿,似不太敢再與劉易面對面的樣子,飄到了劉易對面的耿武跟前。為他們分別倒了兩杯茶。

「靈兒,家主與你說了么?」耿武此刻倒不好取笑自己的這個族妹,心裡亦想到了家主可能並沒有和這耿靈說要把她嫁給劉易的事,要不然她肯定不敢出來與劉易見面的,便試探著問一問。

「說什麼?」耿靈果然是一臉不解的樣子。

「哦,沒什麼。」耿顯還沒有說,耿武自然不可能說破了,只好趕緊端起熱氣騰騰的茉莉茶,嘖的一聲啜了一口道:「嗯,好喝,真的好喝。(最穩定,」

「什麼嘛……」耿靈像迷迷糊糊的,不知道這個堂哥想說什麼。

她又轉回頭,走到了劉易前面的矮几旁,盤腿坐下到一張軟墊上,自己又端起了一杯茶,向劉易道:「太傅,這茶要趁茶才好喝,小女子不會喝酒,便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好,那我就嘗嘗靈兒姑娘的茉莉茶。」

一口清香的茉莉茶入口,香醇甘喉,真的相當不錯,似還有一種讓人耳目清新的功效。

「好茶好茶!如果能經常喝,定能清肝明目,怡人心性。」劉易不禁再贊了一聲。

「不錯不錯,難為靈兒小姐收集晨露了。」關純用帶著點曖昧的眼神看了看劉易與耿靈,隱晦的道:「主公以後自然能經常喝到靈兒小姐的茉莉茶,可憐我們就沒得喝了,哈哈……」

這些傢伙,全是一肚子壞水的傢伙,可能是劉易平時與手下太過親近隨和的關係,連看似老實的關純都敢開劉易的玩笑。當然,他亦是有著想幫一把手,促成劉易與耿靈的好事。劉易喜好漁色,這個,早已經不是什麼的秘密,作為劉易的屬下,關純自然也懂得投其所好。

這耿武與關純,雖然早已經投效劉易,但是卻一直都沒有在劉易的身邊辦事,所以,現在有機會與劉易呆在一起,他們自然是想多點與劉易親近,將來,也好在劉易的手下當中謀得一個好點的前程。

主要還是這一次新漢朝封賞的時候,並沒有他們的名字,雖然他們亦知道他們名義上還是韓馥的人,劉易不可能給他們冊封的,但他們希望下一次冊封的時候,會有他們的名字。所以,現在投劉易所好,就是為了劉易不要把他們給忘了。

任何一個文臣武將,誰不想陞官的?他們亦然。

劉易自然亦知道他們的心思,他們這幾年在冀州的確也幫了劉易不少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