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零四章最靈驗的烏鴉嘴

第一百零四章最靈驗的烏鴉嘴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1-13 03:54  字數:5653

金山寨金山崖,原本有一間道廟,後來被山賊佔據,盡趕廟中道士,並將其修建擴大,形成了一個大寨子,可容納上千人。

大當家的住處,就是原來道廟的廟殿。

這時,吳夫人一臉病容,身上穿著被山寨中的一些老賊婆強行穿上的一襲火紅新衣。在廟殿中通紅的大紅蠟燭映照之下,哪怕臉帶病容,並兩眼淚濕,依然是掩不住的美麗動人。

廟殿內還有另一個一樣打扮的小吳小姐,她的臉容,與吳夫人有幾分相似,但似年輕一點,一樣的美艷奪目,讓人一見便挪不開眼睛。

江南女子特有的那種梟娜,特有的水靈嬌弱,在兩女人身上,亦展露無遺。特別是看到兩女眼角的淚珠之時,會特別的惹人憐愛,同時,亦會引發獸人獸性。

「妹妹,都是姐姐不好,不應該讓你一起隨軍出征的,應該留在江東家裡,便不會有今天之事了。」吳夫人的雙手被反綁著,斜靠在殿間的床榻邊上,可能是驚慌哭泣了良久,現在才稍為冷靜了一些,開始安慰同是驚慌無措的小吳小姐。

嚶嚶……

小吳小姐還是止不住眼內的淚水,流著淚花泣道:「不、不關姐姐的事,是人家要隨軍來的,這、這難道是我們的命?只是難為了姐姐,剛剛生下小尚香,身子那麼弱,這些賊人竟然敢如此待姐姐,不知道小尚香現在怎麼了?那些賊婆抱走了,也不知道會不會餓著她。」

「如果他們敢害了尚香,我、我一定不會放過他們的。」吳夫人有點底氣不足的恨恨道。此刻,她自身難保,又能對那些賊人如何?可恨的是,那些賊人當中,有不少人是她曾認識的,是自己先夫手下的軍士。只是沒想到,自己的夫君不在了,他們竟然就敢對自己如此。

沒有了男人,就如象沒有了天。她頓失依靠,要是孫文台還在,這些賊兵敢對他如何?她想到,自己怕就是清白不保,如此,會讓她有一種深深的對不起與她感情甚厚的先夫孫堅之感,在這一刻。如果不是手腳被綁,她還真的想一頭撞死了算,免得讓堂堂的英雄孫堅受辱,嗯,作為江東猛虎孫堅的妻子夫人,她遭受侮辱,就等於給孫堅抹黑,以後。她九泉之下,亦無顏臉再見夫君。這叫她如何的不悲?

她不覺,便又悲從中來。這種夫奈的感覺,讓她恨不能馬上就如此死去。如果不是當初想著女兒不能沒有了自己,她怕在賊兵捉住她的時候,便已經自行了斷了。

「姐姐,不要說了,一會怎麼辦?」

側頭看到梨花帶雨,嬌顏驚恐的妹妹,吳夫人微嘆了一口氣道:「妹妹,不用怕,一會有什麼事姐姐頂著就是了。我跟那李金求求情,讓她把你放了,我……我留在這賊窩裡做他的壓寨夫人,你……你帶著小尚香離開……」

吳夫人雖是如此說,但是心如刀割,真是如此委屈求存的話。亦是背叛先夫的一種體現,哪怕是被逼的,她亦感到刺心的心痛。當然,如果如此可以的話,待妹妹走後,她亦不會再有顏面活在這世上了,必會自行了斷。

「這、這怎麼可以?我、我還是完整之軀,說、說不定,那賊人看在這個份上,會答應我的要求,要不……我、我留下,讓你帶著小尚香走……」

兩女姐妹情深,在這最後關頭,在沒有辦法之下,她們唯有想到如此,才可以保存得住對方。

但是,這只是她們自己的在沒有辦法中的想法,她們,都是人家刀俎之肉,要怎麼樣,又豈是她們可以左右得了的?弱肉強食的世界,她們,根本就沒有左右強者的意見。

這不,踏著八字步的李金碰的一聲踢開了廟殿的大門,噴著一口惡臭的酒氣走了進來。

他在外面偷聽了一會,邪笑的盯著床榻邊上的兩女,賊眼亂瞄,嘿嘿的道:「嘿,你們就別想那歪主意了,落到咱李金的手上,其實是你們的福氣,嘿嘿……等你們嘗過滋味之後,一定會心甘情願跟著我李金過日子的。以前,那孫堅可以給你們的錦衣玉食,咱李金也一樣可以,他以前也不過是一郡太守而已,你們等著,咱現在雖然只是一山之主,但待某把附近的人馬都拉起來,給你們打下一個整州,拿下整個穎川之地,那時候,你們便是我的大小州國夫人,比你那死鬼丈夫孫堅風光得多了。」

「李金!任你敢與我夫君相比?想我夫君是何等英雄?豈你是這一小賊能比的?」吳夫人板起玉容,強自鎮定的喝道:「你本是我夫君孫文台部下,爾敢以下犯上?你就不怕遭報應?」

「報應?」李金渡著步走到了榻邊,居高臨下的盯著吳夫人呸了一聲道:「呸!你夫君才遭了報應呢,哈哈,說得好笑,他英雄?我是小賊?我呸!咱說他是一個竊國之賊!居然敢私吞傳國玉璽?這不是賊還是什麼?嘿嘿,還敢在天下諸侯面前發誓說他沒拿傳國玉璽?還敢說他若拿了藏了,便亂箭穿身而亡,哈哈,報應了吧?死了吧?」

吳夫人聽得心頭又是一痛,亦被這李金說得有點啞口無言,因為,李金所說的是事實。

「怎麼樣?沒話可說了吧?從了我李金多好?」李金伏下身子,幾乎把氣噴到了吳夫人的臉上。

吳夫人猛然扭開頭,恨不得把這個李金千刀萬刮,恨恨的道:「你剛也聽到了,除非你把我妹妹及女兒放了,我……我便從了你,要不然,就算死,我也不能讓你得逞!」

「不不……李、李金,你、你把我姐姐放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