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九十九章皇宮賞牡丹

第九十九章皇宮賞牡丹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1-12 04:14  字數:3362

潘鳳自然不會真的只有一人來京,自有一眾親兵隨行,他一進城便派人打探到劉易還是住在以前的振災糧官府,當即到了振災糧官府來拜見劉易。軍情緊急,他甚至都沒有投店換過一身行頭,所以,到了振災糧官府的時候,就是風塵僕僕的樣子了。

潘鳳與劉易,其實就除了劉易在戰場上救過他一命之外,互相之間並沒有什麼真正的往來。只不過,有沒有往來是一會事,這救命之恩,潘鳳還是在心裡惦記著的。亦因為是心裡惦記著劉易,所以,對劉易他又重新認識了一遍,他發現,其實劉易的確是一個急公好義之人,無論是對大漢朝廷抑或是對大漢百姓,甚至對他潘鳳本人,都是那麼樂於伸援手助人。一個小兵起家,一系列讓人拍手稱快的強勢表現,盡顯其人的霸氣,據聞經劉易管治過的地方,其地方百姓都能夠在短時間之內得以恢復生氣,在他管治之地內,百姓都可以安居樂業,這樣的一個人,潘鳳現在細看,發現當今世上還真的沒有誰可以比得上劉易這般大才。

本人武功超群,性格又強勢又善良,又有才能,能夠給予大漢百姓安居樂業的希望,並且,似乎對大漢朝廷亦是忠心耿耿,至今為止,潘鳳亦沒有聽到劉易有何對漢室劉家的人有過不滿或者抗拒或威脅的事。先帝在的時候,便與先帝交情甚好,被先帝拜為義弟,還讓其做太子太傅,之後少帝受到董卓的逼宮,滿朝文武,就僅只有劉易敢與董卓對抗,硬從董卓的手上把少帝救了出去。而一直到如今,亦沒有漢室劉家的人說過劉易半句什麼的壞話。

如此,在他拿劉易與韓馥對比之後。發現,劉易其實要比韓馥更加有一方雄主之相,最少劉易不似韓馥那般好高騖遠,沒有那樣的才幹。卻也想與天下諸侯英雄爭一爭長短。潘鳳覺得,韓馥高不成低不就,遇事慌張、軟弱無能,堂堂一地之主,竟要向部屬送錢送糧以示交好,向袁紹示弱,引狼入室;聞公孫瓚起兵。未曾爭戰便先怯弱,導致其帳下謀臣武將亦因此而自以為不是公孫瓚之敵,早早就埋下了與公孫瓚爭戰必敗的心理。如此一來,他帳下的謀臣武將誰還會盡全力扶助他?

最讓潘鳳覺得可惜的是,其實以韓馥的實力,只是他夠強勢一點,又何懼區區一地郡守袁紹?

如果韓馥在召集眾謀士武將議事的時候,在潘鳳說要出軍迎擊公孫瓚的時候。韓馥的態度堅決一點,一口咬定,公孫瓚無故侵犯冀州。乃是無義之舉,誓死要與公孫瓚決一死戰,任何人不得有別的念想。如此,他這個主公一表態,其下的謀臣武將,也勢必會上下一心,為其思策,為其制定如何退公孫瓚或敗公孫瓚的良策。

嗯,潘鳳本身的確亦是有幾分才華的人,如果韓馥堅決出兵與公孫瓚較一長短。那麼,他亦有計獻上,並且,還是可以讓韓馥永固冀州之計。

潘鳳如是想,冀州,東面臨海。北接幽州,東南面是黃河天險,西面是大山。整個冀州,是平原居多,一馬平川,真要想安安份份穩守冀州似是不太可能的。冀州地大物博,可惜四面,都算是無險可守之地,若有敵軍侵犯,必然是很容易便深入其境。所以,潘鳳針對這些情況,採取一種縱橫結交的手段,與東、南兩個方向的諸侯交好,抗擊北方的公孫瓚。

韓馥的威脅,本不是幽州公孫瓚,而是袁紹這個渤海太守。那麼,韓馥趁現在手上兵多將廣,可以先不用理會公孫瓚的侵犯,亦不要理會袁紹,主要是派一部份軍隊緊守各地主要城池,然後分兵將冀州東、南兩方的郡城以最快的速度整頓一遍。韓馥是冀州太守,完全有權力撤免任命各地太守又或者調動他們,可是先調動,不服的派兵鎮壓,把東、南兩方廣闊境地內的城鎮完全牢牢的掌控在手裡,整合各的郡城的兵馬,估計絕對會超過十萬,臨時征軍,二十萬都有可能。如果短時間之內可徵得二十萬大軍,那麼,要對付袁紹或者公孫瓚還不是小菜一碟?

袁紹偏居渤海,一時半刻是發展不起來的。這時,如果公孫瓚的大軍已經深入冀州境內,那麼必會被冀州各城鎮分散其兵力。那時候,哪怕被公孫瓚佔得一些城池,奪得了一些地方,但韓馥跟著率大軍殺一個回馬槍。對公孫瓚的大軍逐一擊破,只要敗其一兩軍,折損其三兩萬軍馬,那麼公孫瓚就只有撤軍一路可走。這時,韓馥再以冀州之主的堂堂正正名義,一舉收復被公孫瓚所佔的地方,順便,亦可乘機把袁紹收拾了。

地域寬廣,又是一馬平川之地,敵勢強大的時候,便應該先避其鋒,誘敵深入,在自己發展壯大之後,再反戈一擊。

可惜,韓馥在召集一眾謀臣武將商議應對之策時,早早便定下了請援的基調,早早便給予眾人一種,他韓馥不如公孫瓚,不是公孫瓚之敵的念頭。如此,使得潘鳳沒有機會把心裡所想說出來。韓馥都那樣說了,他再說這個計劃,便似是一種避戰怯戰的應敵方案,到時候,率軍轉移到東、南面去的時候,不知道的,還以為韓馥已經被公孫瓚擊敗了的誤會,那時,就不是轉移發展,而是真的潰敗了。

所以,既然要請援,那麼潘鳳就想到,請袁紹不如請劉易,他堅持要來見劉易,其實就已經有了一種獻冀州的隱晦想法。

呵呵,他不知道,劉易的確是真的無心據冀州,因為冀州太大,戰線將會很長,按他的想法,雖然可以一直據得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