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九十二章各有千秋

第九十二章各有千秋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1-09 00:40  字數:6706

軍情方面,文丑亦順利拿下了汜水關,汜水關本來便已經落在孫堅的手中,但是孫堅走後,就落到了盟軍的手上,現在,盟軍離散,汜水關就落在陳留太守張邈的手上。陳留太守張邈可不敢與劉易為敵,當初曹操離開的時候,他亦跟著脫離了盟軍,沒有參與和劉易的爭戰,他留下的守軍,一見是劉易的大軍殺到,趕緊獻了關離開。文丑見狀,亦沒有留難陳留太守張邈的軍士,放他們離去。

另外,宜陽也有情報送來,說宜陽守將張濟已經不知去向,留下的軍隊似乎亦已經不多,極有可能是張濟見勢不妙,偷偷的率軍潛走了。洛陽這麼大的地方,張濟有心要逃向長安的話,劉易也不可能在洛水全線布防,張濟偷偷的渡河西往亦在情理之中。如果張濟不走的話,劉易還打算待趙雲、許諸與戲志才、典韋分別奪取了洛陽東、北、南部等地區之後,再合兵解決張濟的,能夠把張濟的幾萬軍馬擊敗,本也可削弱董卓的實力,但是既然已經走了,也只好作罷。

宛城方向亦有情報送來,主要是劉表曾嘗試派軍兵到宛城來,慌稱與劉易一起起兵討伐董卓,但實質是想奪取宛城的控制權。只是,到了宛城之後,宛城太守秦頡聽從郭嘉之策,正式宣布他不再從屬劉表這個荊州刺史的管轄,而是作為新漢廷的駐南都宛城太守,駐守宛城,作為洛陽最南端的一個護京重鎮。

劉易在洛陽成立新漢廷,第一時間便派快馬來宛城,讓郭嘉準備把少帝、皇后送到洛陽。所以,郭嘉才第一時間知道這事,也藉此來斬斷劉表的伸手。

經此一事,宛城不再屬於荊州州府管轄,而是作為洛陽京城的一個邊境重鎮。獨立管轄。

如此一來,洛陽城東、南、北,與及西南等方向的區域,基本盡數在劉易的控制當中。當然。西北方向的函谷關、弘農等郡,還在董卓軍的手裡。劉易馬上命令,一是文丑、李令兩人,令他們嚴守汜水、虎牢兩關,他們兩人,要多些聯繫,設計好兩關如何呼應協助。若有敵人前來叩關,應該當如何應敵。劉易給予他們自由出擊的行動自由,但一再要求,不可打沒有把握的仗。這個命令是這麼下,但是劉易相信,在未來一段時間之內,汜水、虎牢兩關之前,應該是不會有什麼的戰事發生的。劉易如此。亦只是讓他們多動點腦筋,想像一下有敵侵犯的時候應當如何應敵罷了。

滎陽一關,劉易另外派了一將鎮守。讓戲志才、典韋留下一部軍隊,然後率軍奪取宜陽及東郡一帶。宛城秦頡,在確保宛城不失的情況之下,可以發軍相助奪取宜陽。不過,張濟已經離開,宜陽亦是手到擒來,估計不用出動宛城之軍。

趙雲、與許諸,在奪取洛陽城東、北等黃河沿岸的城鎮之後,把洛陽城北方向的澠池、曹陽等君控制在手裡,然後大軍就駐紮在曹陽城。兵鋒指向弘農,牽制壓住董卓軍,不讓其亂動。等劉易抽得出兵力來之後,再合大軍奪取弘農。只有奪取弘農郡,攻下郟縣,才可以直面函谷關。才可以談出兵進攻長安之事。不過,眼下沒有這麼多,一切,都等荀文若與楊彪他們安頓好洛陽四周所有的百姓,在春耕期過去之後,也就是說要到四月份才有可能出兵進攻長安。

軍情方面,暫時是如此,不過,另有情報,讓劉易看了一陣大怒。是洞庭湖新洲的事。

之前估計,劉易的大軍在宛城起兵,大軍離開洞庭湖新洲之後,劉表極有可能會對洞庭湖用兵,但是,劉易響應盟軍聲諸董卓,此為義舉,劉表亦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出兵拖劉易的後腿,沒敢真正的盡起荊州之軍攻伐劉易的洞庭湖新洲。但是,他卻採取了另外一種方法來限制了洞庭湖新洲的發展。

亦有可能是劉表亦已經醒過神來,知道他被劉易擺了一道,少帝根本就沒有打算送到他江陵的原因,他有可能因此而含憤。居然直接下文書,要求洞庭湖新洲歸還他所管轄,同時,糾集了大軍,對洞庭湖新洲等地區進行了封鎖,嗯,是經濟封鎖。

他不準洞庭湖新洲的商品在別的地區流通,不準別的地區的人與新洲的商人貿易往來,由於他在孫堅走後,控制了長沙,居然還在長沙組建了一支水軍,想從內部控制洞庭湖水域。當然,他在長沙組建的水軍,自然不敢真的與劉易的水軍作戰,但是他卻打著官府的名義,不準洞庭湖沿岸的百姓與新洲的百姓或商人有任何的貿易。

同時,他還從長沙派軍,想去奪取武陵,想從四周孤立洞庭湖新洲。

劉表,已經掌握了荊州地區的名門望族,而荊州地區的經濟命脈,就全在那些名門望族的掌握當中。他想經濟封鎖洞庭湖新洲,還真的做得到。

他不打,卻採取了這樣的一個手段,使得如今洞庭湖新洲的縣令張鈞很被動,洞庭湖生產出來的商品運不出去,運出去了,亦不會有人要,這做生意貿易的事,終歸要講究一個你情我願,錦帆賊甘寧哪怕是凶名再昭著,亦不可能出兵強迫別人購買自己的商品吧?

所以,還真的有點難辦。

另外,劉表始終都代表著官府的名義,哪怕劉易這個新漢廷下旨說劉表不是代表官府,亦不會有什麼的效用,因為劉表本身亦是漢室宗親,他在荊州亦已經站穩了腳,得到了荊州地區的名門望族的支持,他,事實已經成為荊州之王。一個獨立的王。

這樣的情況之下,甘寧等軍,亦不可能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