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九十一章原是房中秘法

第九十一章原是房中秘法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1-09 00:40  字數:6608

貂蟬悠悠醒轉,醒轉的時候,她感到自己全身都曖洋洋的,就仿似沐浴在一個溫暖的海洋里,前所沒有的舒服自在,讓她一時渾然未覺現在是在哪裡,在做著什麼,還以為像平時那樣,早晨醒來,沐浴在陽光中般的那麼舒適。

她不禁慢慢的睜開美目,舒服的伸了伸懶腰,誰不知,她一動,便覺得有點怪異。嗯,似乎有什麼壓著她,讓她感到伸展都不太自然,並且,下面因為她的一動而有一點刺痛,隨即,又有一種極其親切的灼熱,從她下面刺痛之間一下子曖透了全身。

「啊!」她定神一看,卻讓劉易的那對清澈明亮的眼神來了一個四目相對,頓時,她便完全清醒了過來,知道現在是在哪裡,此刻也是在做著什麼,當下,把她羞得再次閉起了美目,驚呼了一聲。

「秀兒,醒過來了?現在你感覺怎麼樣?還覺得寒痛么?」劉易見狀,輕輕的伏在她身上,在她的耳邊輕柔的問。

「我、我……嗚……」貂蟬卻不知道為何,此刻雖然不再寒痛,但當弄清楚了自己現在如此的前因後果,卻無由來的感到有一陣委屈,晶瑩的淚珠便忍不住涌了出來,嗚的一聲便哭出聲來。

或許,她是覺得自己如此便把身體交給了劉易而感到委屈吧,嗯,任一個女人,第一次的時候,便沒有幾個沒有掉眼淚的,反正,女人的第一次,總會流幾滴血再加幾滴眼淚。

這純屬是正常現場,劉易並沒有因為貂蟬輕泣而緊張,反而把她擁緊,下面再用力弄了一下,一隻大手掌握上她那剛好夠盈盈一握的椒乳,捏弄著道:「秀兒。別哭,女人都要經過這樣的經歷的啦,以後你就是我的人了,你就是我的娘子夫人。我便是你的夫君,以後你的事便是我的事,有什麼事都要和夫君說,現在雖然把你身體內滿溢的陰寒內氣化解了,但是還得要你先像平時那樣練練看,我要弄明白你是如何運轉功法的,然後再為你擴展一下經脈。如此,你就不用再擔心以後會內氣滿溢的事情發生了。」

「嗚……嗯……」貂蟬亦是一個奇女子,知道事已至此,再如何不情願或不甘心亦沒有辦法,誰讓她無緣無故的修練出這種帶陰寒的內氣來的?又沒有完整的功法供她修練下去,這就好比一條小河,原本是正常的水流,但是突然多了幾個水源頭的河水湧入。而河道又沒有得到擴闊,又沒有支流引走河水,如此一來。河水肯定是滿堤而出,淹沒河邊的一切事物,沖毀河邊的一切。人體亦這樣,她體內的內氣慢慢增多,又不懂得如果揮發出去,一直存留在她的體內,不成問題就怪了。

所以,她此刻亦只能接受眼前的現實,默認了成為劉易女人的事實。

「那好吧,你試著把你體內的內氣運轉起來。讓我看看是如何運轉的。」劉易見她點頭,心裡也一樂,知道她已經接受了自己。

「你、你弄得好熱,還、還有點痛,你放開人家,讓我練那功法。」貂蟬抬起手。撐在劉易的胸膛,想把劉易推開。

「呃,這不行,如果我們分開了,你練功的時候,我感應不到你體內的內氣運動路線,那樣我也幫不了你擴展經脈啊。」

「啊?那、那人家怎麼練?」

「就這樣子吧,你平時是怎麼運轉的就運轉好了。」劉易奇怪的道,練功,只要在心裡默念功法,內氣便自然運轉了,這還要怎麼樣練?

「不、不是的,人家練、練這功法的時候,還有配合著一些動作……」貂蟬可能是想到平時練功時的動作,以前倒沒覺得有什麼,但是,如今與劉易在一起,大家**相對的時候,再做出那些動作來,她便覺得那些動作是如何的羞人,一時不好亂動。

「哦?這麼奇怪,不要緊,你做就是了,難道我如此你做不出那些動作來?」劉易亦想不到什麼的功法要配合著動作才能運轉的,以為自己如此壓著她她做不出來。

「也、也不是啦……只是……」貂蟬不知道要如何說了,她一時間亦很難說得清楚那些動作是如何的羞人。

「好吧,要不我先起來,你先做給我看看。」

其實,不用如此一直連著才可以感應得到貂蟬體內的運功路線,只要有肌膚接觸,劉易也一樣可以感應得到,只是要輸送真氣為她擴展經脈,還得要連在一起才更容易一些。

「不不,還、還是這樣吧。」貂蟬覺得讓劉易在旁邊看著,她做出那些動作來或許會更羞人,與劉易相擁在一起,如此反而不會讓劉易看得太清楚。

嗯,反正都已經是劉易的人了,再想太多亦無益,做就做吧,貂蟬羞意無限的想。

**心經,或者說媚姑從《淮南子》殘經練出來的媚術,其中絕大部份其實就是一些房中術。只有領悟到那些詞句的意義,再配合著那些動作,便能修練出內氣。真正的媚術,其實也只有配合著內氣,才能更能達到媚惑男人的效果。

「天地宇宙,一人之身也;**之內,一人之制也。」貂蟬此刻,滿臉通紅,緊緊的閉著雙眸,小嘴念念的喃著這一句詩訣。

隨後,她曲回一手,將自己的螓首撐起,微側著仰臉向著劉易,神容似泛著一種既神聖又似挑引的神態,另一手慢慢的順著劉易的胸膛,伸到了劉易的腦瓜之後,然後再用力的勾著劉易的腦勺。

「你、你別壓這麼緊,也不要你動……」貂蟬弱弱的說著。

劉易依言微微跪著,使得下面的的話兒稍為與貂蟬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