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八十八章貂蟬會武?

第八十八章貂蟬會武?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1-07 04:43  字數:2897

不管是三國時代的名美女,或是劉易在這時代里偶然碰到的不可多得的美女,劉易一樣的一視同仁,一樣的重視,一樣的都有把其收為己有的強烈**。{彩虹文學網}

畢竟,歷史上出名的美女的確有不少,但是絕對不可能囊括了所有。不管是哪一個時代,除了流芳千古的大美人之外,肯定還有更多美女湮沒在歷史長河中,來不及被人挖掘,來不及讓世人認識欣賞。

這就如後世,許許多多的美女被挖掘出來,成就了她們的名聲,可是,還有更多的美女,還在世上默默無聞,而更多,她們的姿色,絕對不會比那些所謂的明星大美人遜色。

劉易好不容易才來這三國時代走一遭,沒有碰到的,管她是多麼出名的歷史名美人,都不關劉易的什麼事,只有碰到的,就算不是歷史名美人,若能都可一親芳澤,劉易又何必太過計較她是不是歷史名美人呢?

嗯,鄒氏算是三國歷史上數一數二的大美人了,她天生狐媚,一對桃花媚眼勾魂攝魄,的確是不負歷史流芳的名美。但是,同樣媚惑過人的媚姑,亦不會比鄒氏遜色太多。甚至,劉易現在都有迫不及待的想試試媚姑在床弟之間將會是如何的媚惑動人了。

不過,劉易此刻,的確是更想擁有那有著三國第一美人的王秀兒,貂蟬。

媚姑弱弱的叫一聲夫君,便讓劉易知道已經擺平了這個媚姑,得到了她,不管是對於自己的情報網建設,又或是對王秀兒的攻關,都會有很大的幫助。

聽到劉易說要上城樓上去見王秀兒,媚姑猛然從羞澀的情態當中回過神來,急急的拉了一把劉易道:「太子……夫君。」

她衝口想叫一聲太子太傅,但馬上又羞羞的改口道:「夫君。秀兒她可能是憂鬱成疾,估計問題不是很大。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她、她好像對你……對你……」

她猶豫著。似不知道要不要實話實說。

「對我沒有好感?或者是不喜歡我?」劉易知道貂蟬對自己應該不會有什麼太多的感覺,都沒有與她真正的相處,沒有與她有過任何的感情交流,若說她就已經像萬年公主、黃舞蝶等女一樣痴愛著自己,說出來劉易也不會相信,所以,很自然的猜測著道。

劉易對自己的外貌還是很有自信的。但是,劉易也不是單靠小白臉吃飯的傢伙。自然也知道小白臉不是一招吃遍天下的,並不是任何一個女人見到自己英俊的外貌便會被自己傾倒。似乎,除了一些花痴之外,很少真的會有女人一見到英俊漂亮的男人便會主動投懷送報的。最少,從嚴格意義上來說,劉易還真的沒有碰到過。哪怕是張夫人,亦是懷著某種目的而勾引劉易的。

「也不是啦……」媚姑想了想道:「她是一個有情有義的女子。只會相信她親眼所見的事情,她一直到現在,都不相信王允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她一直都以王允女兒自居,時刻都想著要報答王允的養育之恩。見不得王允孤苦伶仃的樣子,一心想到長安去照顧王允。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我們也不知道為什麼,每當說到你的時候,哪怕是開玩笑的說起你,她好像都會刻意的逃避,不想提起你。說不上是討厭還是喜歡。」

「嗯,我明白了。我會處理的。」劉易頭,表示感謝她的暗透消息。

「你……你不會強、強……」

「強迫她?」劉易見媚姑如此問,不好說出口的樣子,不由笑道:「哈哈,我劉易是那種人么?再說了,這男女間的事。都是你情我願的,哪有強迫之理?你放心吧,我知道媚姐你是看著那幾個丫頭長大的,或許,你已經把她們當成是你的女兒那樣看待了,肯定不想看到她們受委屈,我向你保證,我絕對不會強迫她們什麼。」

「那、那你上去吧。」媚姑有不好意思的低下頭。

「媚姐,你放心好了,夫君辦事有分寸,如果他敢對人家亂來,我們也不會放過他。」陰曉雖然曾經開玩笑的說過讓劉易霸王硬上弓,先把生米煮成熟飯,但是事到臨頭,她自然不真的讓劉易做出那些禽獸之事,她不想在自己身上的悲痛之事,再由自己的夫君親手施加給別的女子。

劉易留下三女在這樓層,自己拾級而上。

實際上,除了在西山皇陵的宗廟內見過貂蟬之後,劉易真的沒有正式再與貂蟬見過面,到王府,不是說完全沒有見過,但是每次都只是遠遠的看一眼,要不是被貂蟬發現突然的隱去,便是完全沒有見她露過面。

劉易的確不是紈絝子弟,與王允又說不上什麼的良好的關情,所以,劉易一不能在王允府上亂闖,二不能通過王允讓貂蟬來與自己相見。並且,亦不能當真的霸道無理的向王允提親要娶貂蟬。想得到這個美人兒,沒有從身心上將她征服就向王允提親,協迫王允把貂蟬嫁給自己,如此只會引起似乎對自己印象不太好的貂蟬的更大反感,到時候,絕對是弄巧成拙,想要完全得到她的身心就更難了。

世人常說,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恨,同理,估計亦不會有無緣無故的愛。平白無故的,劉易想那貂蟬也不會無緣無故的喜歡自己。當初在西山皇陵的宗廟內見到她們,其實是有孟浪的,並且,劉易一出現,便說一些王允的壞話,還想著把她們拐騙走。在那些心思單純的少女心目中,事後冷靜下來回心想想,很容易便能看出劉易的用心,知道劉易肯定是在把著她們美色的主意,這樣一來,她們還能對劉易有什麼的好感就怪了。

當然,劉易的好名聲在外,這才會讓她們不會太過對劉易反感,像小紅、小瓶她們,心裡對劉易的印象倒是挺好的,這個,就要看她們的心裡是如何看待劉易的了。

事隔這麼久。就要再次近距離看到這個三國第一美人了。不知道貂蟬現在出落得又如何動人了?當初見到她的時候,給劉易的驚艷久久沒能忘懷,如今她應該有十七、八歲了吧?其女亦應該長成了,該是時候採摘的時候。

到達城樓最頂層。當初皇后曾經在此呆過一段時間的地方,與劉易一起在此多次歡好的地方,劉易的心裡還真的覺得有留戀。心兒不知道是因為想起當初與皇后在此歡愛又或是想到快要見到貂蟬,心裡竟然有少少的緊張,心跳都似加快了跳動。

放輕腳步,輕輕的踏入裡面。

卻見有兩女托著香腮獃獃的坐在一張案桌前,另一女正端著一碗似還冒著熱氣的葯湯坐在靠著一隻小窗的床邊。用小勺喂著床上的人,一邊似在安慰著道:「秀兒姐姐,不用太過憂心,想義父應該不會有事的,那董賊……嗯,那董卓好像很依重義父的,義父一定不會有事的。」

「紅兒妹妹,義父年紀大了。受不起折騰,說要不擔心是怪的,就算那董賊不會把義父怎麼樣。可是從這洛陽京城到長安,那該有多遠啊?一路過去,義父受得了么?再說了,家裡的東西都讓那天殺的賊兵搶去了,我們沒有去到長安,義父到了長安,他吃什麼?穿什麼?又住在哪裡?我聽說,長安那裡荒涼得很,以前先朝的時候,被大火燒過。破敗不堪了,一直都沒有正式修葺過,義父到了一個這樣的地方,他又如何生活呢?」床上的正是王秀兒貂蟬,她語氣無力的樣子,很是擔心的道:「可現在。我最擔心的是,咱們在這裡也呆了好多天了,而那個劉易一直都沒有來看過我們,倒是來了一次他的夫人,卻想讓我們搬去皇宮裡去呆著,你們想啊,皇宮是什麼地方?我們進去了,以後還能出來么?出不來,又如何去尋找義父?我怕,那劉易會不會想把我們一直困在這裡,不讓我們走。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