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八十七章受寵若驚的媚姑

第八十七章受寵若驚的媚姑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1-06 23:18  字數:6648

劉雪的確是一個如白紙般的少女,她哪裡理得清劉易與那麼多女人的那些混亂的事兒?要是讓她知道陰曉及陰靈珊,陽安公主、益陽公主、長社公主及萬年公主等這些姑侄女與劉易一起的事,她怕更加的頭大,心裡會更加的糾結。

不過,她雖然搞不清劉易這些混亂的男女關係,卻是憑著女人的直覺,她不禁為自己在皇宮裡的未來感到有點擔心。不知道自己是否會真的見到皇帝,不知道將來的生活將是如何的。

嗯,她的直覺是對的,劉易怎麼可能真的會把她引介給皇帝,再說,少帝才幾歲?才十歲上下,哪裡懂得那些男女之事?當初不知道是誰給少帝納的唐姬,少帝都沒有一點親近之意,現在更是直接讓唐姬留在洞庭湖新洲,都沒有隨少帝一起到了宛城。

姑且不說劉雪那少女懵懂的心。張夫人見寢宮之內就只剩下她和劉易兩人,當下按耐不住的轉身,動情的緊緊的擁著劉易,似是怕一轉身便不見了。

在沒見到劉易的時候,張夫人既思念又有點忐忑,生怕事過境遷,劉易對她不會再像以前那般的喜愛,又或者會厭棄她口不能言,身上還有醜陋的刀疤。但見到劉易之後,劉易對她並沒有半點不喜的表現,還一如既往的對她那麼的親熱,很自然的對她如對持自己最親愛的愛人一樣,所以,張夫人此刻完全拋開了自己心裡的一些顧慮。

張夫人在男女事兒上,可是相對的豪放的,當初敢主動挑引劉易,就在那宗廟花園的亭子都敢偷歡,由此便可見她一旦放開了,必會比別的女人更瘋狂。

她主動纏上劉易,美目微閉,嘟長小嘴,向劉易索要久違的熱吻。

劉易自然不會讓她失望。一低頭便親上了她那豐盈的櫻唇,熱烈的親吻起來。

與此同時,張夫人的那柔滑的小手,探到了劉易的下面。隔著衣褲緊緊的握著那不老實堅挺起來的粗物,用力的握著。

此時,有宮女從外面進來,看到劉易與張夫人忘情的相吻在一起,頓時被羞得手足無措。

原來是元清讓宮女給劉易送吃喝的來了,她與陰曉、黃舞蝶三女刻意迴避,給劉易與張夫人多一點重遇相聚的時間。

劉易自然的把張夫人抱起。示意宮女把吃食放到了龍床前的案子上,那些宮女才羞紅著臉把吃食放下,逃似的走了出去。

皇宮內的御廚還在,弄出來的都是一些美食,案桌上擺上了十多道菜肴,還有溫好的美酒。

劉易把張夫人放在龍床上,然後先倒了兩杯酒,端了一杯給她道:「夫人。祝我們的重逢干一杯,也祝夫人劫後餘生,逢凶化吉。重獲新生干一杯。當然,也算是夫君我向夫人陪罪,是我的疏忽,才讓夫人遭受此難,實在是怕死難贖,希望夫人原諒。」

張夫人嬌艷玉容盈盈一笑,做出一副才不會怪你的可愛神態,然後爬著探身過來,接過了劉易手上的酒杯,勾著劉易喝了一杯交杯酒。

酒香。張夫人的身體更香,她跪爬著的姿態,讓劉易看得邪火亂竄。

顧不得吃東西了,劉易猛撲上床,把張夫人壓到了身下。

張夫人也不甘示弱,嬌喘著氣。與劉易像拉鋸似的,互相將各自身上的衣物扯掉,僅一會,兩人的身上便沒寸縷。

她的身上,脖子間一道醒目的傷疤,但卻沒有影響到她酥胸的美感。北部,亦是一道觸目驚心的傷痕,卻也沒能影響她的性感線條,包括她臀間,原本豐滿挺翹圓渾,從中多了一道傷疤,但一樣沒有影響劉易捏上去的柔韌感。

她的傷疤,理論上,應該是可以為她消去的,劉易的無陽真氣,可以她的傷痕慢慢的重新結疤,去掉之後,便會恢復如初。不過,可能要在她的傷疤上重新割一刀,配合元陽真氣,讓其重新結疤。

但這些都不用急,劉易探到了她的芳草之間,早已經潮汐一片,久曠的張夫人,此刻雙目迷離,按耐不住要劉易的充實了。就仿似,只有劉易恨恨的充實她,她才會感到真實。

卟哧一聲,巨物長根而沒,把張夫人下面的幽谷漲得充滿,一片浪花激濺而出,打濕了龍床錦繡的被褥。

張夫人沙啞的嬌嗯,似特別的有磁性,一聲聲動人心魄,但得劉易更加的亢奮。

久旱逢甘雨,張夫人似更為狂亂,時而雙手如西子捧心,自己用力的搓著雙峰,時而用力糾纏劉易,有如八爪魚一般,死死的纏著劉易,似要把劉易融進她的體內去一樣。又時而,她把劉易推開,伏在劉易的下面,吸一會那巨物,把她自己的**舔凈,再主動的跨腿而上,如觀音坐蓮一般,盤坐緊磨,迷離而狂亂。

滿室春潮,波瀾起伏,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劉易赫然的發現,原來張夫人的戰鬥力竟然如此強盛,連弄了她差不多一個時辰,下面亦有紅腫之象,竟然還能持續戰鬥。果然不愧為久曠之蕩婦,不過,劉易喜歡。

不得不說,貌似神女,氣質端莊,但骨子裡卻是異常激蕩的女人,的確是床上不可多得的伴侶,亦能異常的挑起男人的激情。

她的一個眼神,似狂野又似迷離,似挑戰又似哀婉,如此便能男人產生一種強烈的征服**。

她這種,盪在骨子裡的風情,真的是任一個男人,都會一見便想把她徹底的征服。

久久,終於雨過天晴,風去化雨。直到張夫人哀弱的軟癱,沙啞著嗯嗯求饒,劉易才滿足的長槍一挺,盡數激射。

第二天一早,元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