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八十三章太史慈請戰

第八十三章太史慈請戰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1-04 23:36  字數:5410

現在來來去去,整個朝廷就只有十來個文官,許多幫忙工作的人,都還沒有正式任命官職,所有武將,亦都沒有進行封賞,所以,暫時沒有什麼上朝的說法,皇帝都還沒在這裡,上什麼朝?所以,大多時候,朝堂之上空落落的。

劉易與元清、陰曉、黃舞蝶三女進了朝堂,卻發現朝堂上有如街市一般的熱鬧。

一看,原來是太史慈與黃正、武陽他們一群人在這裡。

除了太史慈這個禁軍統領靜坐在一旁之外,黃正、武陽等人全都像是劉姥姥進了大觀圓,在整個朝堂之內四處亂瞄,東看看西摸摸。有人對著朝堂內鑲金盤龍柱子嘆為觀止,看著兩眼發光,摸著兩手抖震。不時有人出言發問,這些金子若颳去換成錢該是多少啊?

另外,黃正則摸索著皇座之前的白玉欄杆,一路嘖嘖稱讚的摸上走上了皇座,然後又走到了皇座龍椅前面,伸手拍了拍,試著想坐卻又不敢坐的樣子。

皇座龍椅,是皇帝上朝時所坐的龍座,坐在那兒,代表著至高無上的權力,黃正心虛,倒也不敢亂坐。

而武陽,他人長得猥瑣,但是卻極愛漂亮,走到了一匹從殿頂垂下的布幔前,把布幔拉開來打量,鑲金絲綢質地,火紅的布幔,他竟然看得入了神,一會,他竟然用布幔把自己卷了起來,然後左右打量著,就似如此很臭美的樣子。

在殿中間。還背對著殿外端坐著一個女子。另有一女在旁站著,看樣子有點悄生生的,另還有一漢子站在那女子另一邊,有點局促不安樣子,左看又看。

看到殿內這樣的情況,劉易不由笑了笑,劉易知道,這些人,應該是黃正、武陽兩人組織起來參與了保衛皇宮的那些地方流氓及混混,要不。就是一些隨他們一起混的平民百姓。他們雖然一直都在洛陽生活,但是皇宮對於他們來說,是非常神秘又是他們極為敬畏的地方,恐怕是他們纏著太史慈。讓太史慈帶他們進來參觀參觀一下皇宮。

這些人,包括黃正、武陽在內,他們何曾見過皇宮的奢華?進了皇宮,到了這朝堂之上,自然是按耐不住好奇,到處亂摸看看。

「主公回來了。」太史慈眼尖,看到了進入朝殿來的劉易及幾位主母,急忙提醒眾人,讓眾人別要失禮。

他率先上前,單膝跪下。

頓時。那些還在四處亂瞄亂看的混混無賴,趕緊也有樣學樣,手忙腳亂的也跪下七零八落的呼著主公。

而那個端著在殿中,背對著劉易的女子,卻只是渾身一顫,並沒有像別人那般,還是靜靜的坐著。

劉易就是看她的背影,亦已經認出她來了,只是沒有想到,剛剛才打跑了她的夫君。卻在這裡看到了她。

劉易沒有先與她招呼,而是對跪下的那些人道:「都起來吧,你們跟著黃正、武陽兩位大哥辦事,辛苦了,以後。你們也就是我劉易的人,是我劉易的兄弟。不用太多禮了。」

劉易說完,走了兩步,走到了才弄開裹著布幔的武陽身前,伸手把他拉著,沖他道:「武陽大哥,咱好像又有幾個月沒見了,呵,你咋臉紅了?喜歡這綢緞布子?回頭我讓人拆下來送給你。」

「啊?不、不,俺、俺……」

「哦?咋了?」

「嘿嘿,俺不是喜歡這綢布,要是喜歡的話,主公你給我們的錢都可以買得到了,要多少有多少,俺只是想起以前,一匹這樣的綢布,可以換一個老婆了,當年,就有一戶人家,說我如果能給他家送一匹大紅綢布,便把他的女兒嫁給我,可惜……」武陽說著,眨了眨眼低下頭。

「哈哈,我說武大哥,想不到你亦是一個風流人物啊,你現在不是娶了娘子么?還想著以前的老相好?」劉易打趣他道。

「沒……俺只是沒有想到今生還有機會進入最富貴的皇宮一看,還可以站在這裡最為高貴的地方,所以,就想到以前窮困的時候。當年,那戶人家跟我說了後,但我自知人長得丑,又沒有本事,配不上人家,如果早知道我也有今天,我、我便是去搶,也要搶一匹綢布娶了她。」

「喂!武老弟,你不是跟俺說過,後來真搶了綢布么?」黃正還站在那皇座的台階上面,聽到了劉易與武陽的說話,便忘記了自己站在什麼地方,大大咧咧的插話喊道。

「那、那是後來……當、當我搶到了綢布之後。」

「嗯?那戶人家的女兒嫁了給別人?」劉易知道一般都是這樣的劇情,拍著武陽的肩頭似安慰的問。

武陽的眼角竟然滲出了一滴淚珠,把頭低得更低的,聲音都有一點嘶啞的道:「沒,等我去到的時候,那女的一家、一家……嗚……」

不想,武陽竟然嗚一聲哭出來,讓朝堂內聽到的人都一臉愕然。

「咋了?」太史慈俊臉一凜,以為那家子受到了某些危難或迫害,忍不住帶有點殺氣的問。

「那、那家人,全、全餓死了……哇!早、早知道,我就不搶綢布,我去搶吃的,搶很多很多吃的……」武陽帶著狂的大聲道。

一眾默然。

真的是每一個人都會有自己的傷心往事,會有自己的故事,劉易與黃正、武陽一起混過日子,知道武陽一向都是樂觀的性子,沒想到他亦有如此傷懷的往事。今天,進入皇宮,讓他覺得自己已經是站在人生的最高峰時候,所以,自然而然的想起往事,催人淚下。

「嗯,每個人。都會有每個人的遭遇。都會有一些不堪回憶的事,武大哥,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