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七十一章殘城事多

第七十一章殘城事多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2-31 02:46  字數:4381

孫堅可不管得到傳國玉璽是否便是得天命,他始終都覺得,一切都還得建立在自己的實力的基礎之上

他想了想,對程普道:「德謀,你說,這玉璽如何處理?按理,應該把它交還給朝廷,可是,如今的大漢朝廷,卻是在董賊的手裡把持著,送還朝廷,就等於是送給董卓,哼,本將軍現在恨不得把董賊一刀砍了,又豈可把玉璽白白的送到他手上?再說,他現在已經挾帝到長安去了,這個漢廷,將來勢必一直都在董賊的掌控之下這傳國玉璽,是萬萬不能送回給那樣的朝廷的」

「主公,自古以來,寶物江山,都是有德者居之,如今此傳國玉璽既然落在主公手上,又面臨著一個這樣的漢廷,又安有把它送出的道理?依然我看,主公自己留著,將來……」

孫堅一揮手,打斷了程普的說話,有點無奈的道:「德謀,你我親如兄弟,我孫文台才與你說實話,我知道你的心裡是怎麼想的,誰不想自己的主公能夠大有作為,然後跟隨這個主公的人也同樣水漲船高,一同跟著盡享榮華富貴?可是,現在我們的處境非常不妙啊」

孫堅還真的有感而發的道:「你看,我們現在雖然還有大軍四萬,可是,我們這幾萬人馬,卻等於是無根之萍啊這一次為了討伐董卓,已然棄了長沙太守一職,現在料想荊州刺史劉表已經另任長沙太守,不會再讓我們回長沙了本來,如果可以當真剷除了董賊,恢復大漢朝廷,我等憑著軍功,必可得到一定的封賞,哪怕回不了長沙,亦可被任命為別的太守,如此還可有一地棲身安頓養活我們的大軍,發展我們的勢力哪怕是沒有軍功,憑著這傳國玉璽,只要送返朝廷也必可得一官職可是,如今,董卓挾帝逃往長安,弄得漢廷不是漢廷,我們將來又可何去何從?」

這件事,其實當孫堅得知董卓準備適都長安的時候,他便有所考慮了他知道,自己在在荊州逼劉表一同起兵討伐董卓不成,後又在襄陽逼死了那襄陽太守王睿,盡得襄陽軍械錢糧,又招得兩、三萬軍馬,如此一鬧,那荊州刺史劉表不恨死他才怪反正,荊州是回不去了如果不能及時的將董卓擊敗殺殺恢復大漢朝廷的正常秩序,他孫堅還真的陷入一種非常尷尬的境地

且看看參加討伐董卓的天下諸侯,哪一個不是有一個堅實的根基的?曹操他率先發起聲討董卓檄文,已經名揚天下,誰人不識君?他隨便去到哪裡,都可以有地方可讓他安身立足袁紹、袁術兩兄弟,一個在渤海一個在揚州,另外的,也各自有各自的地盤,不用擔心今後無處可去可是,他孫堅有什麼?僅讓他拉起了一支軍隊的長沙,如今在劉表的控制之下已經容不下他,這些,都是孫堅要頭痛的地方

程普聽孫堅說後,也有點沉默,因為,這也事關他今後的何去何從

按理說他程普追隨孫堅已經多年,也追隨孫堅在多個地方任職發展,可是,當初孫堅所到過任職的地方,現在都已經成了別人的地盤,他要想再回去,怕別人也容不下他們

程普並不是智將,不是謀士,他只是相對於黃蓋、韓當、祖茂等三將來說,多一點花花腸子罷了,真要謀劃將來他們何去何從的大事,他還真的說不出一個理所當然來

良久,程普才有點破罐破摔的道:「嗨主公,這有什麼好煩惱的?大不了……大不了咱們不做官了,都回家去……」

「嗯?回家?哈哈……」孫堅聽程普說得如此孩子氣,不禁一樂,真不做官了,大家都回家去,那麼他孫堅還出來打拚做什麼?如今好不容易才拉起了一點班底,豈可便如此散了?

不過,孫堅才笑了兩聲,卻又突然頓住,心裡念頭一轉,程普的話卻讓他想到,對啊,天下沒有自己容身之處,自己何不回江東發展?只要回到了江東,憑自己的聲望,還怕沒有自己立足之地么?

他想了想,不由點頭道:「嗯,德謀,這一次還真讓你想出辦法來了,對,我們回家,回江東去」

「回江東?」程普聽孫堅說回江東,有點意外的道

「對,就是回江東,江東,才是我們的根,只要回到那裡,我們的大軍才可不會散,才可以有發展」孫堅認真的點頭,再看了看自己手上的玉璽道:「看來,它還是有作用的,我孫堅不稀罕它,但稀罕它的人大有人在的,我便用它來換我一個安身之地」

「哦?主公難道你想用它……」程普一驚,站起來道:「主公,我看,我看,你還是自己留著為好……」

「留他能給我生出地盤?能生出錢糧?能生出大軍來?」孫堅搖頭堅決的道

程普見孫堅已經下定了決心,心念一轉,道:「主公,既然如此,那麼,未將覺得此地已經不宜久留,宜回江樂,別圖大事」

「嗯,德謀說的是,如今董賊已經逃離,追之不及,這京城又亂成一團,一時都不知道如何收場,希望太子太傅劉易兄弟有辦法處理這亂局」孫堅點頭道:「這洛陽京城,現在就像是一個燙手山芋,日後盟軍再來到,怕還會有不少的紛亂,我們還是不宜再趟這一淌混水了好,傳令下去,明天一早,大軍撤軍,返回江東」

此刻的孫堅,顯得特別的瞥智,當機立斷的下令

他自問與聯軍盟主袁紹、袁術兩兄弟已經鬧翻,自己不聽命令私自率軍進擊洛陽,他們肯定已經恨上了自己,將來,自己難以再從袁紹、袁術兄弟的手裡弄得到軍糧了如此,還不如趁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