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七十章孫堅得玉璽

第七十章孫堅得玉璽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2-30 22:06  字數:5552

「呂布!看招!」劉易一槍將呂布槊來的長戟挑開,突然暴喝一聲,翻龍槍抖出了一片槍花,倏的一聲,長槍直向呂布當胸擊去。

劉易既然要準備將呂布擊敗,那便沒有再有猶豫,將全身的真氣提起,隨時都準備著爆發。

要想逼得呂布與自己硬碰硬的相接,劉易知道一定要盡全力才行,所以,不再顧慮呂布的武藝,一付以命換命的樣子。

呂布的長戟剛剛被劉易挑開,劉易的長槍便已經擊向他的胸口,如果這時呂布若再要向劉易展開攻擊,哪怕可以擊殺劉易,但他自己亦會被劉易一槍捅死。

這是一種蠻不講理,以命換命的打法。

就好似劉易手下的陌刀軍士以擴長槍兵,他們,都是這種打法,不管敵方如何攻殺而來,他們就是一成不變的,一刀砍下,又或齊齊的一槍刺出,完全不會顧慮自己的生死安危,這種戰法,是最容易奪人心魄的。

任誰,都不想與人以命換命,一般的軍士如此,哪怕是呂布亦一樣。

如果按劉易的風格,不是為了給文丑大軍從城內開出爭取一點時間,相信與呂布一對上的時候,便會採取以命換命的打法,逼得呂布不得不接招,那樣,別說百來會合了,能夠戰到十個會合以上都是一個奇蹟。憑這樣的打法,像典韋、文丑等人,都被劉易打怕了,不與你比拼武藝,就與你比力量,哪有如此欺負人的?

不錯,劉易還真的就是憑此一招欺負人的,這個,亦是劉易可以拿得出手的優勢,又怎麼可不用呢?

當然,有時候。力量大也不是唯一的,還得要有劉易這麼敏銳的靈覺感應才可以。要不然,像武安軍、潘鳳那般,空然一身蠻力。卻依然不會是呂布等將之敵。

說白了,你想要逼得武藝高強的人與你與命換命,逼得他們不得不和你比拼勁道,這也是一種技術活,要不然,未曾逼到人家與你比拼力量,便已經將你擊殺在地了。

此刻的呂布。便被劉易逼得避無可避,必須要與劉易硬接一記。因為,劉易在當胸一槍刺去的時候,他的身體亦從馬背躍起,人隨槍手,不給呂布半點後撤騰挪的空間。

呂布沒法,只好橫戟於身前,硬接劉易一槍。

「碰!」

嚓的一聲。

在呂布不想與劉易以命換命。只好回戟相格的時候,劉易的翻龍槍槍尖正正的擊實了他的戟身。在擊實呂布戟身的時候,劉易大喝一聲。「退!」

真氣爆發,一股強橫的衝擊力透槍衝出,嚓的一聲,居然連帶著呂布及他的赤兔馬都硬生生的擊得滑退。

呂布與赤兔馬,光是體重,加起來應該都有千斤,但是,卻依然被劉易如此強勁的一槍擊退,可見劉易瞬發力量之威。

不過,呂布與戰馬也僅只是滑退出了幾步之遙。並沒有真正的被擊敗,因為呂布有了敗於劉易之手的經驗,知道劉易一種突然爆發出來的後勁,這使得他非常警惕,他見到劉易當胸一槍擊來,他便急動會身力量與劉易相抗了一招。也正是如此,他才沒有被擊飛,才會與赤兔馬一起被擊退。

但是,呂布此刻也不好受,因為這種讓人瘋狂的力量,似重重的擊實在他的心臟,使他氣悶得差點張口吐出一口鮮血。

劉易被反震之力震得在空中打了一個空翻,但在落地的那一剎那,體內的元陽真氣一轉,反震的勁道剎那消去,劉易再一頓地,碰的一聲,直接一連刺出幾槍,封住呂布左右的閃避方向,緊接著又是一槍斜斜向馬背上的呂布呼嘯著擊去。

「再接一搶!」劉易此刻,已經把體內還剩下的元陽真氣全都運轉起來,雖不敢全都一下瞬爆出來,但依然是做足了一付不是你死便是我活的態勢,喝道:「爾不是說要取我性命么?那就來吧!這一槍若你能接得下,我劉易便某願伏首認輸!爆!」

呂布有凶性、有狼性,畢生征戰無數,生死孝驗也是無數,他在戰場上的性格,並不似他平時那般,對主上兢兢業業,似有奴性那般畏弱。

他本還有一點點心思勒馬退後避開劉易這一槍的,但被劉易這麼一激,他血氣往上一衝,當下也打消了要避開劉易這一槍的念頭,當下狂暴的急運全身勁力,一夾馬腹,持戰馬的衝擊力,迎向劉易。

劉易雙足踏實,作弓步,用看似平實的平槍斜刺而出。

「死!」呂布雙目怒瞪,亦不懼的飛快一戟擊出。

轟!

槍戟交激,再次發出一聲驚震全場的巨響。

這一聲震響,亦得另外交戰的幾個都驚得勒馬跌開,左右觀望發生了何事。

而讓所有人都驚駭的是,呂布與劉易相擊的地方,似突然發出一道光耀奪目的閃光,兩股似肉眼可見的真氣嘭的一聲相撞在一起,呼的一聲,飛沙走石,有如烈爆一般,迸發出一陣滾滾的塵土。

再看那地面,竟然被兩人的真氣硬生生的震陷了一片,那兒,就仿似是被一個巨大圓球砸落,砸出了一個圓狀的痕迹。

這要多麼驚人的力量才可以擊出如此大的聲勢啊?一時間,所有人都驚呆了。

「嘶!」

呂布的赤兔馬似承受不了兩人的巨大衝擊波,立蹄而起。

「卟……」

馬背上的呂布,他突然仰天噴出一口鮮血,身體搖搖欲墜,差點被赤兔馬掀翻在地。

「劉易!呂某一定會再與你一戰,屆時,不是你死便是我亡!」呂布嘶啞的大吼一聲,撥馬便走,眨眼,便回歸本陣去。

這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