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六十六章百姓的憤怒

第六十六章百姓的憤怒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2-29 03:21  字數:4472

董卓軍完全沒有了剛到初到洛陽時的那麼藐視天下,不將天下英雄放在眼內的那種不可一世的心境氣勢了。此刻的董卓軍士,已經脫變成了一支毫無戰意、沒有士氣、惜生怕死一觸即潰,完全沒有一點戰鬥力的軍隊。

其中的原因有很多的。

首先,他們從嚴格意義上來說,是強盜、是侵略者,西涼與洛陽,雖然同屬是大漢,但是,西涼軍中,大部份的軍士都是異族人。他們從西涼來到洛陽,實際上,就等於侵略了洛陽,佔據了一個不屬於他們自己的地方。往往,侵略者都是心虛的,那怕他們一開始非常強勢,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也會膽怯。因為,在這裡,他們沒有根基,沒有歸屬感,哪怕洛陽再繁華,卻與他們沒有太多的關係,這裡的人,儘管害怕他們,可也同樣仇視他們,排斥他們。這種氛圍,有如一種無形的力量,會讓他們這些西涼軍士感到壓抑恐慌,也使得他們不可能完全融進這個繁華的環境內去生活的。當然了,他們是軍士,受到軍隊的節制,在洛陽就更加的談不上融入這個環境去了。他們的根在西涼,家人親人全在西涼,在一個不屬於他們自己的地方,過得再好,也會思念自己的家人的。何況,來到洛陽真正得到好處的,一開始絕對只是一眾將領,董卓的士兵,能夠得到的好處不多。

所以,在他們可以自行大肆搜刮民間錢財的時候,他們便不顧一切抿滅良心的去掠奪,因為,來到這個地方,看到這個地方的繁華,他們自然會眼紅,會見不得別人過得比他們好。再說,他們不搶。別人也搶,所以,全都去搶。

正如之前所說的,軍士攜帶著大量錢財的時候。誰還有心思想著去拚命?如果不是在絕境里,誰不是想著如何把財物帶回去?單是這一點,都已經讓軍士大大的喪失戰意。

另外,則是董卓一手造成的。

西涼騎兵,或者說西涼人兇悍成性,民風彪悍,人人好戰。這跟他們常年戰亂,地方軍閥征戰禍亂不斷有關。西涼騎兵的精悍,是大漢聞名的,如果正常的情況之下,放眼大漢,兩軍相遇,能夠戰敗西涼騎兵的,怕還真的沒有多少。面對天下諸侯的幾十萬大軍。西涼騎兵沒有膽怯,還敢與盟軍對持作戰,還使得盟軍折損甚眾。由此,也足見西涼騎兵的悍勇。可是,董卓卻是未戰先怯,未曾與盟軍真正的大戰,他便準備著逃走,計劃著遷都,想著龜縮到長安去苟安。

西涼大軍為何而來?還不是跟董卓來的?他們聽命於董卓,只要董卓一聲令下,無論眼前是刀山或火海,他們都會勇猛的衝殺。無所畏懼。但,董卓一怯,便直接影響到了軍心。作為主將都避戰,不敢與之一戰,作為軍士的,他們又豈會主動尋戰?豈會無湍的為董卓去送命?加上。董卓聽李儒之計,瞞著手下所有兵將密謀遷都之事,雖然經過董卓的解釋,可軍士的心裡豈會沒有半點異心?沒有別的想法?把自己丟在洛陽,他自己卻偷偷攜財逃走,這樣的主子,誰都會對他打一個問號,會想一想,自己為他賣命值得么?

綜上所述,種種的原因,便造成了如今董卓軍一遇到劉易大軍的攻襲,他們便未戰先怯,第一時間便是想著逃跑。

許諸率軍攻襲董卓軍的這個軍營時便是這樣,董卓軍的軍士剛剛收到董卓的命令,準備開掘皇陵,奪得財物之後便撤離洛陽。一時間,軍士人人思歸,只想掠得財物逃走。所以,當被大軍殺入營,他們頓時失去了與之相戰的決心,樊稠一逃,董卓軍士便兵敗如山倒,直到整個軍營落入了許諸手中之時,他們都沒能組織起一次有效的反擊。

但縱是如此,許諸大軍亦斬獲甚眾,來不及逃走的董卓軍士,被亂箭射殺,被槍兵衝上刺殺,被刀斧手砍殺。

由於開戰之時,許諸也沒有下令什麼投降不殺的喊話,所以,使得到了後面,居然沒有留下一個活口,但凡是沒有來得及逃走的董卓軍士,全被斬殺。軍營之內,屍首堆積如山,血流成河。初步統計,居然斬殺了三千多人。

這一戰,也為許諸搏得了一個「許屠夫」的惡名。

許諸沒有停,稍為整頓兵馬,把軍營交給了林顯,即派出一隊騎兵作為先鋒,沿著董卓逃兵,一路往城北的董卓軍大營殺去。

許諸攻襲西山皇陵前的董卓大營的同時,典韋、文丑兩人,亦率軍直撲燃起火光的洛陽城。

劉易也在元清、黃舞蝶、陰曉三女的侍候之下,穿盔戴甲,裝帶齊備,騎上了白龍馬,與戲志才、賈詡兩人一起,在陷陣營、親兵、死士等兩千軍士的擁護之下,尾隨典韋、文丑兩軍之後,向洛陽進發。

奪取洛陽在望,劉易還是有點期待的。本來,劉易欲與太史慈、顏良二人一起先一步潛進洛陽,可是不管是太史慈、顏良或是戲志才、賈詡等人,他們都極力的勸阻。還讓元清、黃舞蝶、陰曉三女無論如何要日夜盯著劉易,免得劉易會偷偷的去涉險。

如此,劉易也只好留在西山皇陵的密林里。

典韋、文丑兩軍,遇到的情況,正如太史慈進佔皇宮時的情況差不多,此刻,只是董卓軍攜財驅趕百姓離開洛陽的時候,洛陽城門大開,一隊隊的董卓軍,一群群哭喊著的百姓被趕出來,在軍士的驅趕之下,跌跌撞撞的望北面走去。

百姓人群,雜亂無章,哭喊呼號,兒啼馬嘶,不時有董卓軍揮鞭打人,舉刀殺人。百姓一步一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