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六十三章董卓之惡

第六十三章董卓之惡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2-28 14:41  字數:4417

曹操滿心鬱悶,但卻又怒氣沖沖,不可抑制。

因為,他回到虎牢關,發現盟軍諸侯全在喝酒慶功,仿似打下了虎牢關便是一件天大的功勞。

眼看董卓便是挾帝遷都,時間迫在眉睫,一旦被董卓挾帝逃到了長安,今後想要除去此賊便難了。但是,他們不思進擊,居然還有心思在喝酒慶功?這個時候,慶什麼功?沒看董卓賊軍正在肆虐著洛陽四周城鎮數百萬的百姓?沒看到當今皇帝還在董卓的手上掌控著做傀儡?沒看到漢室社稷及及可危?

曹操赤紅著雙目,直接進了中軍大帳掀了桌子,拍腿大罵,斥責眾諸侯心無大漢。

曹操掀桌罵人,質疑諸侯為何不出兵進攻洛陽。不讓諸侯出兵是袁紹的意思,袁紹曹操如此,便覺曹操不顧及他的顏面,當下拉下了面色。不顧與曹操多年的發小感情,冷冷的說道:「董賊數十萬大軍,單是汜水關、虎牢關,便讓盟軍損失甚眾,今與董卓軍激戰了這麼久,將士身疲,攻下虎牢後,略作休整,再議兵進洛陽與董卓決戰未遲,何必急在一時?倒是曹公你,沒有本盟主命令,私自率軍進攻滎陽,可有斬獲?」

「哼!出兵三萬,逃回僅幾百,由此可見,董卓軍並非沒有一戰之力,輕率進軍,如果盟軍再如曹公你如此再敗,那麼,將來誰來討伐董賊?誰來挾持皇帝振興漢室?再說,如今糧草緊缺,吾弟袁術不計較個人得失,已經派快馬回揚州,火速調集其治地之糧來接應盟軍,要進軍,亦得要等到糧草送到才可進軍。如果曹公有異議,爾可如孫堅軍那般,自行進攻洛陽。但是。若是不聽盟主號令,那麼,便請不要再向本盟主索要軍糧,你們自軍如何。與董賊作戰,是勝是敗,後果自負!」

袁紹說到最後,又用軍糧來作要挾。

曹操聽後無言,他共軍剛敗,五、六萬大軍損失過半,現在手下眾將聚攏敗兵未回。而糧草又在袁紹的手中掌握著,這叫他如何再獨自出兵?縱然要出兵,也得要等到眾將回來之後才可以。

不禁怒嘆一聲道:「吾始興大義,為國除賊。諸公既仗義而來,操之初意,欲煩本初引河內之眾,臨孟津、酸棗;諸將固守成皋,據敖倉。塞轘轅、太谷,制其險要;公路率南陽之軍,駐丹、析。入武關,以震三輔。皆深溝高壘,勿與戰,益為疑兵,示天下形勢。以順誅逆,可立定也。今遲疑不進,大失天下之望。操竊恥之!」

曹操說完,憤慨的指著帳內眾諸侯道:「豎子不足為謀!爾等不進擊,某等手下諸將返回自去!」

他說完,便揭帳而出。

洛陽!

大地淡淡的薄霧。在爬上山頭的陽光照射之下,有如浩瀚大海的海水被撥開一般,頃刻盡散。但是,另一種愁雲慘霧卻在城中禰漫。

不,不只是如此,此時的洛陽。突然之間,就似有無數從地獄跳出來的惡鬼來作惡,一下子把原本繁華的京城變成了一個群魔亂舞的修羅地獄。

「丞相有令!當今皇帝下旨,遷都長安!今日起,洛陽眾官、商戶、百姓,盡皆遷徙至長安定居落戶!任何人不得有違,不得有遲疑,違令者,殺無赦!」

轟然一聲,董卓軍四散盡出,段煨引領了上萬鐵騎,氣勢洶洶的走上了洛陽街頭,一面命軍士宣讀著董卓的命令,一面命士軍破屋而入,將許多還在睡夢中的百姓趕出。

剎時,洛陽城內雞飛狗跳,驚叫慘呼響起不絕。小兒啼哭,老者悲呼,婦者慘吟。

段煨的一萬多軍士,在藏糧洞忍憋多時,這一時,一個個便如猛虎出籠,狼群撕食。他們獰笑著闖進無數富戶百姓的居所,見財便搶,見女便淫,動輒殺人。百姓們驚恐奔逃,但城內到處是董卓軍,他們上天無門,入地無路,最後只有絕望悲號,惶惶不可終日,被董卓軍驅趕在一起。

許多稍有反抗的,不管是富戶或是平民,都被喪盡天良的董卓軍士盡殺滿門,所有財物被奪,並還被放火燒毀其家。董卓軍士一發不可收拾,為了搶奪更多的財物,他們人人都紅了眼,一個個如狼似虎,瘋狂的殺人奪貨。

城內,由原來一兩處的火起,很快,便一處處的房屋被董卓軍點燃,火勢開始漫延,越加勢大。

而董卓,他與李儒、董璜等將,親率精騎五千,先是直撲朝中百官之家,不容分說,先將官員趕押上車,然後再盡搜其府上之財,之後,把百官全趕到了皇宮大門之前。

董卓命皇宮內的軍士,把獻帝先接了出來,便下令掠盡皇宮內的所有財物,然後,放火燒毀皇宮,以斷絕百官再回這洛陽都城之念。

董卓之惡,罪惡濤天。還真的是罄南山之竹,書罪未窮;決東海之波,流惡難盡。

歷史上,董卓挾帝遷都,烈火焚城,燒足了三日三夜,直把一座繁華的洛陽亦都燒成廢墟。如果,這個時候由其發展下去,這一座千古帝都,也真的將成歷史,化作雲煙。

還好,劉易早有準備。

朝中的百官盡被董卓羈押至皇宮大門前的校場,看到城內的混亂慘劇,人人忐忑不安,驚駭於董卓之邪惡,他們人人慌亂,盡皆驚懼於董卓會對他們舉起屠刀。

獻帝被一眾軍士押了出來,他看到滿城慌亂,多處燃起了大火,他亦不禁心生悲慟,雙目啜淚,看到在校場的百官,在大漢子民遭受到董卓軍的迫害的時候,他們全都在敕敕發抖,無人敢質疑阻止董卓的行兇。他縱是年紀輕輕,亦不禁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