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十七章倒霉的段煨

第五十七章倒霉的段煨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2-26 17:46  字數:4525

段煨還真的毫無所畏,突然有人侵襲藏糧洞,雖然還不知道是什麼人,可是,當他出了軍帳之後看到從山崖上攀爬下來的敵人並不多,他的心思便活動開了。

近段時間在這藏糧洞的營地里實在是憋屈得很,好處沒撈著,軍功也沒有撈著。好處沒有,以後可以想辦法,或者,董卓應該也不會虧待他,到時候多少都會分一筆財富給他,但是軍功沒撈著,那麼就表現沒有晉陞的機會,到時候,與自己齊名的將領全都爬到他的頭上去,這可不是他願意看到的。眼前的這些來攻襲的敵人人頭,正是他的軍功。

嗯,段煨想得心裡不禁有點樂了。至於土石寨外面與及小山上的喊殺聲,他一時間倒沒怎麼放在心上。他相信自己的上萬軍士可以敵得住來犯之敵,只要手下的軍士敵住來犯之敵,那麼,在這裡面的這這一點敵兵,豈不是等於白白給他送功勞來了?

所以,他很談定,經過突然被襲的驚慌後,他迅速的冷靜下來,作為董卓手下有名的智將,他的鎮定功夫還是不錯的。他一連發出了幾道命令,讓親兵把命令送給各部將,命令他們死死的守住土石牆以及小山。

發出命令之後,他的身邊,已經集結了兩三千營中的軍士。

段煨喜歡用劍,他覺得,劍才有君子之風,劍才有王者風範,所以,他沉浸於劍道有經年。他手上的一柄長劍,得自一野道人之手,其劍青光閃閃,寒芒畢露,削鐵如泥,更讓人稱奇的是,殺人不沾血。段煨得之後,美其名曰:君子劍。

他舉劍直指已經在藏糧洞前列好了陣勢堵住了藏糧洞口的黃敘兩三百人,對他身後的軍士喝道:「兒郎們!咱們在藏糧洞窩了這麼久。是不是有點悶了哈?今天風和日麗,喜鵲盈門,原來是天公作美,把功勞送上門來了。別的軍士。他們可以與天下諸侯對戰,可以四齣發財,可是我們呢?哈哈,今天,也輪到我發財了,聽著,殺敵一人。賞錢一貫,殺敵十人,士兵升什長,什長升隊長,隊長升百隊長、隊率,賞錢十貫、百貫!上!給我殺,撈功勞去羅!」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原來還有多少慌亂的董卓軍士。聽到段煨的號令,齊吼一聲,爭先恐後的往黃敘等人殺去。

峽谷內外。喊殺震天。

段煨的兩三千將士,他們並沒有來得及多拿什麼,也沒有來得及去戰馬營騎來戰馬,他們大多人連護甲都還沒有來得及穿上,就只拿著他們隨身的刀劍長矛,呼喊著殺來。

不到一里的距離,僅只是幾百米而已,上息間便可衝殺到前。

段煨在幾十親兵擁護著,混在軍士之中前進,他看到還有百來步的距離。大喊放箭,不過,士兵中帶著弓箭的人並不多,敢僅只有百十個人射出了稀稀疏疏的箭矢落到了黃敘等人的陣列當中。

黃敘等一千死士,只有極少數的人背著一個小圓盾的,所以。現下三百人自然沒法列出一個盾牌陣來擋箭,但這百十支箭矢,也威脅不到他們。

黃敘隨手一揮,將射向他的幾支箭矢給撥開,冷靜的盯著前方殺到的董卓軍喝道:「弓箭齊射前方將旗!放!」

黃敘的三百人馬,有大半帶著弓矢,早已經在陣列之後做好準備,人人把短弓拉得滿圓。聽到黃敘一聲放,嗆嗆嗆的弓弦彈動聲響起,嗖嗖嗖,一片密集的箭束如電一般直射前方將旗所在。

呼呼……

卟卟卟……

啊~啊……

兩三千人的董卓軍,因為被偷襲之下,他們驚慌間集結,僅只有百十人來得及拿弓箭,然而,他們在衝殺之間胡亂的射箭,準繩及威力都欠奉,落在黃敘等人陣中的箭矢,幾乎沒有讓黃敘等人有任何損失。可是,黃敘這一百幾十支箭矢,卻是蓄勢已久,並且還是齊射,向著一個目標齊射。

倒霉的段煨,倒霉的旗手。段煨為了顯示自己的存在,自然要打出自己的旗號,而那旗手,卻也相當的盡責,哪怕是在慌亂之中,卻還記著杠著段煨的將旗,緊緊的跟在段煨的身後,如此,也使得黃敘的弓箭手有著一個非常明確的目標。

百來支箭,嚴格來說,所籠罩的範圍不大,但足夠段煨等幾十親兵喝一壺了。

卟卟的一陣箭矢入肉的聲響,十多聲慘叫,一輪齊箭,便把段煨的那個旗手與及附近的十多個親兵給釘在地上。便箭矢所射之地,現出了一片小真空地帶。

段煨聽到箭矢破空之聲,見機得早,翻滾避開,但是在他舉劍撥開一支直射他心臟的箭矢之時,因為他的劍利,只是削斷了弓箭,但是箭頭卻來勢不減,直插進他的身上,要不是他削斷弓箭的時候偏了一下準繩,怕他便要冤死了。有時候,劍利也不是全都是好處的。

他肩頭中箭,慘叫一聲倒地。

還幸,黃敘等人也來不及再射出第二輪箭矢了,要不然,必叫段煨百箭穿心。

「長槍平刺!」黃敘冷靜的看著喊號著殺來的十數倍於自己的董卓軍士,冷然的發令。

唰唰唰!

「殺!」列在最前面的一排士兵,無視如潮般湧來的敵兵,神色平靜的怒喝一聲,長槍斜斜刺出。

嚓嚓的一陣響聲,衝殺過來的董卓軍士就似是自動往一排長槍的槍尖上撞一樣,被長槍兵給刺倒一排。

「扔掉弓箭!撥刀跟我殺!」黃敘怒吼一聲,跟著身體如旱地撥蔥一般,突然躍起,躍過前面一排長槍兵,在空中長刀一揮。

卟卟卟!卻見寒光一閃,好幾個殺到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