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十三章直掏狼心

第五十三章直掏狼心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2-24 21:26  字數:6443

董三妹能夠大義滅親,轉碾奔赴幾百上千里的路程給劉易送來的情報太及時了,有了董三妹這個情報,劉易便可以不用再顧及自己不能表現得太過先知先覺的問題。

見眾將都已經按耐不住了,劉易當下便把在心裡早已經考慮過多次的計劃說了出來,也是時候開始展開一些行動了。

「戲先生、賈先生,文若。事到如今,咱們應該可以訂下我們的行動計劃了,董卓既然已經開始散布謠言,想他已經下了決心要遷都了,而且,他隨時都有可能要逃,因此,我們必須要有所準備,免得到時候來不及。」

「好,雖然目前來說,還是掌握不了董賊的具體逃跑的時間,但是,應該就在不久。」戲志才點頭道。

劉易環視了一眼帳內的眾將,胸有成竹般道:「既然董卓已經下定決心要逃,那麼,就等於把這一場戰爭的主動權交出來給我們。我想,董卓要逃的這個具體的時間,我看還是掌握在我們的身手為好。」

「哦?主公有辦法掌握董賊逃跑的時間?」戲志才三人一聽,不禁訝然的道。

劉易嘴角一咧,流露出一絲冷笑,道:「俗話說得好,病去如抽絲,兵敗如山倒!董卓這一次與盟軍對持,未戰先怯,未露敗仗便想著逃,想著挾帝遷都,避戰避盟軍鋒芒。只要他一旦流露出要撤軍長安的消息,那麼他的軍心必亂。現在,董卓準備遷都之事,還只是一個秘密,他手下諸將恐怕也不知情,不到最後一刻,想董卓也不會把這個遷都計劃告訴給他手下的眾將。」

「黃正、武陽的情報的確是這樣,董卓派人到處散布謠言,做得非常秘密。連他們兩人都不知道董卓命人散布這樣的謠言是想做什麼,他們只是覺得事有蹺蹊,才會把這個情報送來給我們的。」賈詡接話道。

「所以,我們現在要做的是。把董卓這個計劃暴光出去。這是第一步,把董卓準備遷都的計劃傳出去,特別要把這個情報送到還在洛陽四周各關的董卓軍守將的手中。」劉易陰陰的一笑道:「大家想想,董卓這秘密遷都的計劃,一旦讓他手下的那些還蒙在鼓裡的諸將提前知道了,你們說那些將領會怎麼想?」

「怎麼想?他們一旦知道他們的主公竟然要逃了都不事先通知他們一聲,還讓他們頂著天下聯軍大軍。估計會有不少人都會對董卓不滿吧?面對盟軍大軍,他們離心向盟軍投降都有可能。他們軍心肯定會大亂。」

黃敘忍不住插話道。

「這事,戲先生與賈先生負責落實一下,得馬上要把董卓準備遷都的事通告天下!」劉易眼內閃著寒光,恨恨的道:「這一次,要讓董卓吃不著兜著走,讓他沒走就先背負一個逆賊的罵名!受盡天下人唾罵。讓他騎虎難下,走不是。不走也不是!」

「呃,主公,貌似董賊現在都被天下人視之為逆賊了。多一些唾罵。怕他也不會在乎。」太史慈糾正道。

「這一次不同,董卓從西涼率大軍進據洛陽,有何進大將軍邀請他率軍來京師勤王,剷除朝中奸佞的名義,他進據洛陽,名義上倒也是名正言順的。逼宮廢帝,是在他的挾制之下逼得眾朝臣眾口一詞,雖是逼,但也算是朝廷百官一起承認了如今皇帝的身份。所以,天下人雖然明知道董卓是奸賊。可名義上,卻還得接受他所扶持的這個皇帝,得接受他所把持的這個朝廷的政令。最起碼,天下各地的官府官員,他們都接受了董卓的封官任命,那袁紹不是接受了董卓的任命為渤海太守么?所以。以前天下人雖知董卓為賊,但在表面上,董卓還是可以做得到挾天子以令諸侯的。」

劉易為眾人解釋一下這一次董卓遷都的背後含義。接著道:「這一次,乃是董卓自己一意孤為,強行逼帝遷都,還準備迫民遷移,逆天行事,如此,使得天下人都完全看得清楚董卓這奸賊的真實面目,將來人人視之為叛賊,他所把持的這個朝廷,也再為不會節製得了天下人,也就是說,董卓挾天子以令諸侯的野心公諸於眾,自此,再也不會有人遵從他這個朝廷的命令。董卓哪怕是逃到了長安,他也真正的成了孤家寡人,不會再有人願意為他效力。不會再有人從賊。這樣一來,哪怕他是逃到了長安,也僅只是苟且殘存,絕對發展不起來了。他的敗亡,相信也不會太久。失德天下,失心於民,他還可殘活多久?」

賈詡等人聽劉易說完之後,頓時完全明悟,不由有點興奮的道:「如此說來,董賊哪怕讓他逃了,怕他也風光不了多久了?」

「沒錯,所以,我們要把董卓遷都之事提前暴露出去,讓天下人人人都知道董卓的野心。在天下人責罵阻止的情況之下,董卓若再強行遷都,那麼他今後就真的成了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嗯,那除了暴光董賊的遷都計劃,那麼第二步呢?我們又要怎麼樣?」戲志才與賈詡交流了一下眼神問道。

「這要看你們能否把這個陣仗弄大了,最好弄得董卓軍人心惶惶,弄得洛陽百姓對董賊怨聲四起,那時候,董卓肯定會坐不住了,他的遷都計劃,怕就會提早進行。」劉易目光灼灼的道:「他從西涼一路而來,沿途燒殺搶掠,此刻他要走了,又豈會放過這相當富饒的洛陽地區?那時候,他的兵馬肯定會四齣搶掠,不用他派遣,怕他手下的將領都會私下縱兵搶掠。如此,就給了我們可乘之機,那時候,便是我們行動的時候了。」

「哦?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