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十章不打?

第五十章不打?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2-23 05:08  字數:4340

除了戲志才之外,包括賈詡、荀彧兩人,所有人都還沒有知道董卓回師之時。因為,情報直接送到了劉易的手上,不,應該是送在陰曉的手上,探子,可是她選撥精明軍士充當,直接受她指揮。

然而,探子的急報速度,快馬加鞭,自然要比董卓的大軍行軍速度快得多了。如此,情報來到,董卓的大軍其實還沒有回到京師,現在才剛剛天亮,待董卓回到,怕要到中午時分。

所以,聽到董卓果然回兵京師的消息,大帳內的眾人都有點意外。

賈詡更是一臉驚佩的樣子,道:「主公真的料事如神,竟然料到董卓在未露敗象的時候便從虎牢關撤軍。並且,給我們的秘密行軍的時間,居然又剛剛好,這不?我們大軍才剛剛到,他便撤兵回來了。」

「這……這只是我見過董卓本人,知道其人心性多疑,膽小如鼠,雖狂妄卻又怕死,就像老鼠,貪婪猖獗,什麼都敢偷、敢破壞,但卻極易受驚,見人便逃便躲。他見盟軍勢大,自然心驚,加上我們在宛城起兵,虛張聲勢,他自然是要撤兵了。」劉易可不敢當賈詡料事如神的說法,那只是自己這個未來人先知先覺,知道一些未來歷史發展的大致方向罷了,只好謙虛一點。

「說的不錯,董卓的確是既猖獗又膽小。不過,董卓現在還有數倍於我們的兵力,洛陽範圍之內,除了永寧縣城被子龍所控之外,別的地方,全是董卓所控,我們有攻佔洛陽救出獻帝的機會嗎?」荀彧性子要比戲志才、賈詡更為謹慎,所以,無不擔心的道。

「文若說的是,不知道主公又有何妙策可敗董卓?」戲志才也點頭接著問。

「嘿。三位軍師,這還用怎麼想?既然我們大軍都來了,斷然不能再灰溜溜的離開。不如,讓俺老典率一部軍馬。馬上去迎擊回京師的董卓,我保證,定能斬下董賊那狗頭。」典韋紅光滿臉,沒有一點因為剛剛經過長途行軍的疲勞感,拍著胸膛道。

「不行!說好了,這一次,讓咱老諸打頭陣的。你典韋排後邊。」許諸一見典韋請戰,急忙搶著嚷嚷,他投效了劉易,雖說還沒有去到洞庭湖便有了任務,可是,這個任務卻是留在宛城保護皇后、伊夫人的安全,這期間,亦根本沒有動過一下手腳。讓他覺得挺鬱悶的,雖然劉易在一再對他說保護好皇后及伊夫人便是大功一件,但他還是覺得自己寸功未立。所以,凡事都想爭先。

兩將一搶著請戰,自然也少不了文丑,他三人分別率著一萬軍馬,在宛城的時候,便把三萬軍馬分成三部,他們三人一人領一軍。

而趙雲、太史慈以及年少老成,已經成長起來的黃敘卻沒有出言,包括統率三千護糧官兵的顏良,他也沒有跟著起鬨請戰。顏良經過近幾年的打磨。已經向智將轉變,凡事也懂得多思考了,最近,他也在學練字,一筆一划,寫得還似模似樣。沒有辦法。他近幾年護糧,從洛陽至幽州,又從洛陽至洞庭湖,來來回回,這麼一來二去,自然會碰到許許多多的事,有了閱歷,自然也成長起來。護送押運糧食,自然會碰到許許多多山賊強盜,而有些山賊強盜詭計多端,劫糧的手段層出不窮,讓顏良應接不暇,如果不多動點腦筋,怕都不知道要被別人劫去多少糧食了。

有時候,並不是能打便可以確保安全的,人家可以給你下蒙汗藥,迷暈了你再下手奪糧。又或者,聲東擊西,調走了你的人,再下手取糧。反正,各出奇謀,哪怕顏良不想用腦子都不行。

可惜,當初劉易也有意讓文丑一起押運護糧,讓其一起增加領兵作戰的閱歷,但是這傢伙沒有耐性,到後來便沒有心思再去做這種押運糧食的工作了。所以,顏良、文丑兩將,也就只能把顏良磨礪成智將,文丑始終都是闖將。

這其中,典韋、許諸、文丑三人,劉易可不敢單獨讓他們獨自領軍作戰的,眼下也只是暫且讓他們統軍,今後,多會在臨戰之時,才會讓他們率軍衝殺。平時,還是讓別人統軍來得放心一點。

文丑沒有希望了打造成智將了,典韋亦難以磨礪,這傢伙就喜歡打打殺殺,或許,許諸還可以再打磨一翻,看看可否讓其不要那麼犯諢。

幾將在嚷嚷的時候,劉易則在想著現在應該不應該讓眾人知道董卓準備遷都至長安的事。現在董卓才回洛陽,相信他也並不是馬上便下令遷都的,必段要做出一些準備。比如,把數百萬百姓遷走,也不是一兩天便可以完成的工作,洛陽方圓幾百里,要驅趕盡遷其間的百姓,必須也要三兩天的時間,那時候,董卓的大軍怕會四散盡出去搶掠驅趕百姓,亦只有到那時候,董卓才會暴露其遷都長安的目的。

現在,都已經被賈詡說自己料事如神了,如果自己說出董卓此次回軍京師就是為了遷都長安的,那豈不是被人誤會自己真的是神仙?人家董卓都沒有行動,自己怎麼得知董卓要遷都?

劉易想了想,決定還是不能真的太過先知為好,所以,舉手壓下眾將,讓他們安靜,凌厲的掃了他們一眼道:「誰說我們來到這裡便一定要打的?都給我記住了,誰也不準輕舉妄動!沒有我的命令,誰敢胡亂調動兵馬,暴露了我們的藏兵之處,小心軍法從事,誰都沒有情臉可說!」

「什麼?不打?」典韋瞪大牛眼,惡形惡狀的樣子,但看到劉易那嚴肅的眼神,他又不禁低下頭去,小聲的嘟嚕著:不打?那來這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