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十五章黑暗的作用

第四十五章黑暗的作用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2-20 21:09  字數:4503

董卓回師洛陽遷都的具體時間劉易卻沒有辦法確定,所以,哪怕是自己的大軍到了,也得好好的藏起來,等候董卓遷都的那一刻。

事實上,董卓並不是真正兵敗於聯軍而遷都的,是屬於主動撒離,其大軍的損失並不是太大,他回軍洛陽的時候,不計那些被他強行收服的勢力官軍,他的本部軍馬亦還有十多萬。如果過早的暴露了大軍,劉易這幾萬軍馬在這裡怕就會有被董卓圍困在密林里圍殲之險,所以,保密功夫一定要做好。這也是劉易要林顯先等待一段時日,再為他出一口惡氣的原因。

現在西山皇陵的董卓軍營,還只有三、四千人馬,偷襲的話,劉易的這兩千軍士加上留守的五百軍士,也足可以擊攻董卓軍的這點兵馬。但是,如果這一旦打了起來,肯定就暴露了劉易的大軍,那時候,董卓知道居然被劉易打到了洛陽來了,他還不跟劉易急?

所以,不到時候,劉易的大軍是絕對不可以暴露的。

幾萬大軍進入西山皇陵潛伏,想不暴露,這絕對是一個很大的挑戰,要事先做好安頓大軍的住所,不能等大軍來到了才大興土木的紮營。還好,這個秘密營地里的物資充足,兄夠在這裡的物資安頓幾萬軍馬。

這李令做得還不錯,懂得先建軍營及製作可即食的乾糧。

李令道:「我們不敢弄出太大的動靜,所以……現在密林里,只搭建了可容納兩萬軍馬的營帳,乾糧倒做了不少。」

「沒事,他們還有兩三天才到,我現在也帶來了二千軍士,應該來得及,倒是如何讓大軍進來而又不能讓董卓軍知道,這可能要傷腦筋。」

整個西山皇陵。西北方向,一直連綿的密林,連接到遠處的大山,如果是以前。大軍可以從遠處的密林中秘密行軍,但是,現在因為董卓也在西北方向的一處建了糧倉,使得那片密林也有董卓軍的探子出沒,在糧倉附近,還有一支董卓的騎兵在鎮守,派人刺殺探子也不是辦法。董卓軍若發現有軍士失蹤的話,怕也會引軍搜索,特別是怕他們一旦搜索進密林,那麼這林間的秘密營地便無所遁形,所以,密林通道並不安全。

「這個,只能是晚上分批潛進了。」李令想了想道。

「呵,這事。還是待趙雲將軍他們到了再說吧,或許,他們也會有辦法。」劉易知道趙雲他們幾萬大軍。找小說素材就到遠涉而來,來到這西山皇陵附近都還沒有被董卓軍有所發覺,那麼如何引軍進入密林躲藏,自然也會有辦法。

「現在,你帶我們去先休息吧,這二千軍士,前幾天在森林裡走了五天才出來,現在都很疲乏。」

「哦,對對,主公請跟我來。」李令這才醒過還沒有給劉易等人安排住處。急忙揮手,叫來了他的副將幫助,引與劉易匯合的軍士去軍帳休歇。

天上彎月時隱時現,不時泄下一片淡淡的亮光。不過,光線落在林間,便等於無。僅可見得到模糊的人影。

李令帶著劉易來到了一段斷崖之下,在這裡,背山搭出了一片營帳,但此刻,營帳里還沒有人靜悄悄的。他把劉易帶到了其中最大的中軍帳。

斷崖北對著西山皇陵的方向,站在西山皇陵山上,亦不會看到這裡另有乾坤。斷崖的對面,則也是一座小山,擋住了前方的視線,從遠處看來,或許也就只能看到一片連著的密林,不會看到這裡凹陷下去的一片空間,另外兩旁,則是高大的灌樹林,亦不會被人看得見其中的軍營。

看來李令搭建這一片軍營還是下了不少功夫的。

拒絕了李令命人送來吃食的好意,手下的親兵也識趣的選擇了離中軍大帳遠一點的軍帳休息,因為他們受不了劉易與元清、黃舞蝶弄出來的聲響。

行軍帶著女人,如果是一般人,軍士肯定有意見的,但是劉易則不同,軍士們對劉易也只能是羨慕。無他,因為劉易帶著的女人都不是一般人,她們的武藝,除了那些大將之外,一般的軍士都不敢挑戰,再說,不管是元清或者是黃舞蝶,她們在殺敵的時候,可比他們凶恨得多了,讓人很難想像,這些嬌滴滴的美人兒,怎麼暴發出那麼大的能量,殺人都不帶眨眼的。

元清自然是不必說了,她本就是做刺客殺手的,只是要該殺之人,殺起來毫不手軟。倒是讓所有人都掉眼珠的是,黃舞蝶這個可愛萌態得讓人一見便歡喜的蘿莉,沖陣殺敵的時候,就似打了興奮.劑一般,一刀一個,所過之處,盡皆濺血,無一活口。

所以,別看黃舞蝶的模樣嬌俏可愛,平時也總是一臉和善,逢人都笑眯眯的萌態樣子,可是,軍中將士誰都有點怕她,怕她發恨的樣子。

還別說,經過與劉易一起的作戰,黃舞蝶已經慢慢的在軍中有了一定的威信。找小說素材就到

只是,軍士識趣的遠離中軍大帳一點也算了,但是元清與黃舞蝶居然也似有意無意的,留下陰曉在大帳偷偷的走了。待陰曉醒悟過來想要走卻已經遲了。

劉易一把拉著想要溜出營帳的陰曉,不容分說的擁有懷內,把她擁緊了道:「陰曉姐姐,密林深幽,山魑野魅甚多,我一個人睡有點怕,不如,你留下來陪我吧。」

「啊,不、不行,現在不行,你還是找你的元清娘子與舞蝶小娘子吧。」陰曉吃了一驚,扭著嬌軀左右四看,卻哪裡還有元清與黃舞蝶的影子?不禁有點嗔怨的道:「該死!她們怎麼都跑了?」

「那你說什麼時候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