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十章與曹操的君子之約

第四十章與曹操的君子之約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2-18 22:17  字數:5479

中軍大帳內,就僅只剩下神色凝重的曹操以及還獨自悠然喝著一杯茶的劉易。

兩人相顧無言,劉易似乎也沒有什麼可與曹操交流的,畢竟,大家是敵非友。嗯,或許還說不上是敵,但是劉易知道曹操的心裡肯定想自己死,而自己,也對他非常的警惕,因為從一開始,劉易就把他當作是對手。不能收服為己所用,天生便是一個梟雄霸主的人物,不顧是曹操,又或者是袁紹等人,劉易都視之為對手。除非自己打算投效他們,但劉易知道自己不可能會投效他們的。以前沒權沒勢的時候沒有想過,現在更加不會有那樣的想法。

劉易準備把茶喝完便離去,嘖的一聲,仰頭喝完,隨手把杯子放到了旁邊的矮几上,站了起來,拍了拍衣袖。

「劉易兄弟,且慢!」曹操忽然開口叫住欲要離去的劉易道。

「嗯?孟德兄,有何見教?」劉易側頭看著曹操問。

「見教不敢,只是有些話想隨便與你聊聊。」曹操站了起來,請劉易再坐下。

「聊什麼?某與孟德你的情份,在你與袁紹、袁術一起圍攻我劉某的時候,我們之間的情份就算是了啦。」劉易聳聳肩,沒有坐下,似沒有興趣與曹操多談的樣子,就站著道:「造成今天的局面,還不是你們搞出來的?先帝好不容易才差不多治好他的病,可是因為你們而讓宦官把先帝害死,才會有如今的董卓之亂。說起來,你我好像沒有私怨,卻有公仇,先帝之死,雖為宦官張讓等十常侍所為,可你們卻是幫凶。」

「你!」曹操卻突然有點激動的指著劉易道:「你和我沒有私怨?真的沒有私怨?」

「有私怨?」劉易有點心虛的道:「那你說說,我劉易又怎麼得罪你曹孟德了?」

「來鶯兒!」曹操雙目像噴火一般,狠狠的瞪著劉易。

「來鶯兒現在過得很好。很快樂,她喜歡唱歌,喜歡跳舞,她還喜歡我。她不想活在你那像囚籠一樣的金屋裡。她需要自由,需要與人交流,需要……尊重。這些,你可以給她嗎?」劉易也不再隱瞞自己與來鶯兒的事了,反正,這事兒都已經成了定局,想曹操也早心知肚明了。所以便徜開了來說。

「你混蛋!」曹操跳著腳咬牙切齒的道:「你知道我為了她付出了多少么?她喜歡唱歌跳舞我不讓她唱不讓她跳了么?她要自由,我不給她了么?我不尊重她?如果我曹孟德不尊重她,她早便是我的人了。再說,她不喜歡我?不喜歡我曹某她為何要讓我曹操為她贖身子?」

「呵呵,現在說這些有什麼用?再說,這也只是你的一面之詞,你心裡是怎麼想的,對來鶯兒倒底怎麼樣。也只有你自己的心裡最清楚。而且,也只有來鶯兒自己才能感受得到你對她如何。這個,你我說了都不算。最關鍵的,她最後選擇從了我。」

「這是你橫刀奪愛!殺父之仇,奪妻之恨,這便是你與我曹孟德的私怨!」曹操喘著大氣,怨恨的吼著道。

「哈哈!孟德你著相了。我橫刀奪愛?」劉易鄙視的看了曹操一眼,好笑的道:「你估計一直到現在也不明白,來鶯兒她是一個人,不是被你從青樓贖走的歌姬玩物,她會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人生觀。她喜歡怎麼樣的人,喜歡過什麼的生活,都是她自己的選擇。我劉易雖然的確是一見到來鶯兒便喜歡了,也的確是我主動向她表白的,可是,如果她不喜歡我。而是喜歡你曹操,那麼我能把她搶走?自始至終,我劉易都沒有強迫過她,我只是給了她自己喜歡要的生活罷了。並且,也直到現在,我也一直尊重她的選擇,她想做什麼,想去哪裡,哪怕是離開我,我也一樣會尊重她,只要她過得快樂開心,我劉易也絕對不會對她如何,絕對不會像你曹操那樣,對她禁足,不讓她與外界的人聯繫交往,你敢說,你不是這樣?你曹操,只是把來鶯兒當成是一個玩物,你有什麼資格得到她?你敢說我說的不對?」

「你、你強詞奪理!」曹操氣憤的道:「如果你不招惹她,她會跟你走?」

「廢話!你想想當時的情況?是誰面對丁夫人都不敢承認來鶯兒是她的女人的?光是這一點,你就讓女人對你失望,哪怕來鶯兒原來對你有感恩之心,有歡喜之心,可是,你知道當一個女人,在自己喜歡的男人及他的元配夫人而前,而那個男人卻說這個女人是別人的女人的時候,這個女人的心裡該會有多痛苦?會有多絕望死心?」

「噢……丁夫人……」曹操在此刻卻掩臉痛苦的呻吟了一聲。

劉易說起,曹操他也的確想起了當初與劉易、來鶯兒、卞玉等人在一起時的情況了。那時候,正是讓他感到有點畏懼的元配丁夫人突然來到了他給來鶯兒置下的金屋,他一時情況之下,的確把劉易拉了過來做擋箭牌,那時候,他也的確沒有想過如果自己這樣做的話,將會是如何的讓來鶯兒傷心。

但曹操痛苦得掩臉的,卻不是因為來鶯兒的問題,而是丁夫人的問題。自己的這個元配夫人,此刻卻不知所蹤,在自己的家裡都會被別人劫走,這讓他每每想起都有點痛苦。

「丁夫人怎麼了?」劉易更加心虛的道。

「沒、沒事……」曹操眼神複雜的抬起頭,似乎痛過之後又或者發泄了一會之後心情平靜了許多,搖搖頭道:「唉,算了,來鶯兒既然從了你也無可奈何,希望她真的如你所說的幸福快樂吧。」

「不過,你說的公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