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十六章三招敗華雄

第三十六章三招敗華雄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2-17 01:19  字數:5608

天下諸侯起兵討伐董卓,其實並沒有損耗多少董卓的兵力,真正的大戰也沒有幾場。董卓大部的兵馬,都隨他到了長安。

那至少都還有十來萬的騎兵啊,劉易知道,華雄在董卓軍的聲望,估計要比才投董卓不久的呂布要更高。如果可以勸降或收服華雄,將來,華雄能引董卓手下的一部騎兵來投,這對於劉易的實力提升有很大的幫助。

騎兵可不是那麼容易訓練出來的,要戰馬,有了戰馬,還要經過長年累月的訓練,方可使一般的戰士成為騎兵,但縱成為騎兵,也難以說得上是精銳,無論如何,也不及董卓這些長年在北背上生活的騎兵那麼弓馬嫻熟的。將來,肯定會與大西北的匈奴、北方的烏桓等等異族人有一戰,又或許,想要一勞永逸,徹底要將這些不安定的因素從世界上抹去的話,就必須要深入大西北與北方的草原與他們作戰,沒有大量的精銳騎兵,又豈可將這些兇殘的異民族消滅呢?

單單靠自己蓄養戰馬,何時才可以組建得了真正的精銳騎兵?到時候,所需要的戰馬,可是以十萬來計,自己養,又何時才可訓養得出來?所以,從別人的手裡俘獲才是硬道理。劉易,就是看中華雄在董卓軍中的地位,又覺得他也是一條漢子,所以,才有心想勸降他。

勸降他的第一步,便得要讓他真切的認識到自己的實力,讓他永遠都記得,有一人是如何的強橫,強大到,讓他不得不拜服。

劉易看似平靜的一個戰吧,但在說完之後,猛然一提體內的元陽真氣,呼的一聲,翻龍槍一動之際。竟然在劉易身體四周形成一股無形的強大氣場,枯葉飄蕩的軌跡,讓人可看得見劉易身體所發出來氣場的流動方向。

衣袂拂拂,頭髮亂舞。雙目如電。

華雄突然有一種感覺,剛才還似是一個少年文人模樣的劉易,在此刻竟然變所極其凌厲、危險。劉易整個人,就仿似是他手中的那一桿似比常人的長槍要長一點長槍一樣,渾身散發出一種寒意,銳利堅實。

而更讓華雄心裡一沉,不。連身體都覺得一沉的是,眼前的劉易,此刻就如是一座大山,迫體而來的氣勢,似要把他壓爬在地上一樣。

「喝!」華雄不得不再次猛提勁力,以抗劉易的氣勢。

華雄有點心驚,是驚劉易居然強勢如此,縱是面對著呂布。他都沒有這種還未曾正式交手便被對方氣勢壓迫得要盡自己全力才可與之相抗。

但是劉易的勢,似乎還有沒完沒了的增加,在他的那桿長槍槍尖上。竟然吸引了無數草屑圍著旋轉,而槍尖也似有一道殺氣光芒在吞吐著,不難想像,劉易的一槍如果發出,那將會是如何大的威力。

「來吧!讓華雄見識一下太子太傅的武功!殺!」華雄在劉易的氣機牽引之下,忍不住碰的重重踏出一步,一步似把地面都踏破了一般,同時,他雙手握著長柄大刀的刀柄,毫無花假的當頭劈下。

華雄踏出一步。看似只是一小步,但是實際卻是一步便到了劉易的面前。他的大刀,亦閃過一道寒光,哧的一聲,刀氣透泄而出,呼的一聲。破開了劉易的氣場。

華雄的刀法,是學自異族人的高手,而異族人,他們一向都是以自己的蠻力而自傲,所以,他們的刀法,也沒有如漢人那麼多的招式變化,他們講究的是直接以蠻力擊敗對手。

華雄犯了一個錯誤,他被劉易的外表所欺騙了,他並不知道劉易所爆發出來的力量才是天下無敵的,所以,他在劉易自大的說三招擊敗他,他便不服氣的,想憑自己的蠻力硬拼劉易三招。

他與呂布比武的時候,呂布自然也不會說劉易擊敗他的時候,是用力量硬生生的將他擊敗震暈的,甚至,呂布自己也絕對不會與別人說和劉易比武的事,因為,呂布把這一件事當作是自己一生的恥辱。

實際上,三招,交手也不過是眨眼之間,華雄只要隨便與劉易遊走,劉易也不可能三招便擊敗得了他。

但現在……

劉易見華雄居然打算與自己硬拼,不覺嘴角邊禁不住而流露出一絲笑意,在華雄大刀劈下之時,翻龍槍一伸一縮,如像有靈性似的突然凌空向上一彈,叮的一塊,槍尖先點到了華雄的大刀之刃,隨即殺氣迸發,與華雄所擊發出來的刀氣交激在一起。

哧哧哧……

華雄的刀氣,被劉易的槍尖殺氣一擊而散。

碰!

劉易隨即雙手持槍柄,斜斜的向上一格,轟的一起,華雄的一刀便斜斜的砍實在劉易的槍柄上。

勢大力沉的一刀,被劉易砍生生的抗住了,不過,華雄的蠻力也的確厲害,承受了他一擊力量的劉易,雙腳竟然卟的一下而陷入了地面。

但華雄也不好過,因為劉易槍關先點,有一種御力的作用,殺氣破去他怕刀氣,最後砍實,是他自己本身的勁道。而劉易的反震力量,便直接震得他的雙臂一麻,連帶身體的五臟六腑都似被重重的撞擊了一下一般,讓他痛麻得想吐血。

「第二招!」

劉易的元陽真氣再一提一轉,剎那便將華雄的力道全化去,並也使有點發麻的雙手瞬間回複利落,他往後一側步,長槍一抽,呼的一聲,當胸往華雄刺去。

華雄一刀砍實的時候,他的大刀被震彈開了,差點沒有脫手飛出,這是他從來都沒有碰到過的情況。一般的情況之下,誰敢這樣硬抗他的一刀,如果不是槍桿被他擊得脫手,便是被他連槍帶人一下子劈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