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十五章埋一顆種子

第三十五章埋一顆種子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2-17 01:19  字數:3400

華雄應當也是一個人物,不說別的,在董卓的二十萬大軍當中,除了呂布之外的第一猛將,如果沒有幾分本事,又怎麼可搏得這麼一個名頭?

劉易覺得,如此一個人物,早早的便退出了三國歷史這個大舞台,這著實也太可惜了。三國時代波瀾壯闊,是英雄的時代,像華雄這樣的猛將,應該要為這個時代多留下一點什麼。

只不過,正在運勁蓄力,與劉易對持的華雄,在聽了劉易的說話之後,不禁仰天一笑,似是聽了很好笑的笑話似的,憋紅了臉,像上氣不接下氣的樣子道:「哈哈,你救我一命?我命在我,又何須你救?現在,你及孫堅之軍已經被我華雄所敗,誰又能要我命?你劉易或許有本領要我命,可是我華雄也不是貪生怕死之輩。要戰便戰,不用多說!這祖茂被我斷其一臂,殺不殺他,也沒有什麼大不了,本想拿他人頭記一功,但既然你劉易想讓他活著,看在曾經的太子太傅的面子上,那我就送還與你!咱們就來一場公平決戰!」

華雄說完,用腳一挑,將祖茂的身軀挑起,踢給了劉易。他用力很巧妙,並沒有再對祖茂造成什麼的損傷。

劉易一把接住了昏迷過去的祖茂,同時飛躍下馬,拿出銀針為他封住斷臂處流血的傷口。

「劉易,現在你我兵馬還沒趕到,就你我兩人,正好沒有人打攪,今天,你我就在此荒村決一死戰!」華雄見劉易為祖茂處理了一下傷口,呼的一聲橫刀一劈,發出了一道刀風,戰意熊熊的直逼劉易。

華雄與劉易真的從來都沒有過什麼的交雜,他與劉易,也從一開始便處於敵對的關係。所以,他聽劉易說什麼救他一命什麼的。他也沒有多想,以為劉易現在是自持自己的武功,已經把他當作成死人一樣,因而說要饒過他一次。他一時。也沒有細想劉易為什麼要說救他一次而不是說饒過他一次。

不過,不管怎麼說,華雄也是一個不可一世的猛將,他之所以與呂布爭搶這個與天下諸侯聯軍交戰的先鋒,乃是他的心裡自有一股驕傲,不把天下英雄看在眼內的驕傲。

作為一個驕傲的猛將,不說他與劉易一直都是敵對關係。哪怕是平時有機會的話,哪怕是碰到比他更強的對手,他都要挑戰一場,不敢向強者挑戰的人,是永遠也達不到武道巔峰,也永遠達破得了自己的武功瓶頸。所以,他在董卓軍中,明知不是呂布的對手。也依然會向呂布挑戰,此刻,碰到了更強的對手。他也一樣要無懼的挑戰,如此,也方可顯得出他華雄的無懼堅強。

劉易見華雄蓄勢待戰,便迅速的再用銀針封住了祖茂的昏睡穴,提起翻龍槍,走到了華雄不足一丈之地,然後饒有興趣的看著他道:「華將軍,真想與劉某一戰?」

「當然!」華雄豹眼大瞪,殺氣畢露的喝道。

「好!那我們就打一場!」劉易知道像華雄這樣的猛將,並且一直都是統領千軍萬馬的猛將。他要比典韋、許諸等將更為驕傲,如果沒有正正式式,堂堂正正的擊敗他,他永遠都不會心服。而劉易,也想試試這個視天下如無物,一連斬將奪旗。使得天下盟軍都在他手上失威的武將實力。

「不過……」劉易又道:「這一戰也不用急著打,我先問問你,呂布未投董卓這奸賊的時候,我便聽說你是董卓帳下的第一猛將,可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呂布投了董卓之後,想將軍你也與他交過手,不知道將軍你與呂布相比如何?」

「生死相搏,敵不過百會合。」華雄堅握了一下刀把,神色不滿的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不用多說了,我華雄縱然知道不是你之敵,但面臨強手,如果不求一戰的話,那縱然是死也是一件遺事,你說再多,也不會打消我的戰意,來吧,便讓我華雄見識見識太子太傅的武功!」

「華雄將軍,我劉易敬你也是一條漢子,有些話卻不吐不快,正所謂良禽亦懂擇木而棲,更何況是人乎?將軍你在董卓帳下有經年,或許董卓很器重你,或許對你也有知遇之恩,可是,大丈夫活於世,當以忠義為本,這忠,是對漢室社稷的忠,是對大漢百姓的忠,這義,是對兄弟朋友之義,是為使天下百姓得以安生的大道之義。可是,你想想,將軍你從董卓至今,可曾做過一些無愧於天地,無愧於天下百姓,無愧於自己本心的事?如果,將軍只懂愚忠於董卓,禍害朝廷,殘害百姓,致民族大義於不顧,那麼,將軍你縱是天下無敵,縱是擊敗了天下聯軍,擊敗了呂布、擊敗了我劉易,那又有何意義?到頭來,必定會惹得天怨人怒,到時候,將軍的心裡是否安心?董卓無道,殘虐橫行,如此,方可引得天下英雄群起攻之。董卓所作所為相信將軍你也看到眼內,難道,將軍你便準備一直如此下去,助紂為虐,直至某一天被人所殺?」

董卓殘暴不仁,大逆不道,逼宮少帝,夜宿宮廷,**皇宮,燒殺搶掠,殺良冒功……可謂無惡不作。這些,華雄自然是看在眼裡,可是,華雄他從來都沒有想過,董卓所做的這些事情,到底對不對,又或者應該不應該。

他,雖為漢人,但卻是在胡人部落之中長大,他在胡人部落當中,也就是一個奴役。他見慣了胡人部落之間的互相攻伐,互相殘殺,有時候,飢荒的時候,煮人而食的事也都時有發生,可以說,他的童年,就是在這樣的一種昏暗的世界裡度過的。

但縱是如此,他的良知其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