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十三章這是襲營嗎?

第三十三章這是襲營嗎?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2-15 22:54  字數:5473

有準備的戰爭,雙方實力的差距一般都不會相差太大的,更何況是本來就是強勢的一方?

相對於來說,董卓軍就是本來強勢的一方,天下群雄要聯合起來才能與之相抗。

盟軍一方,可以派出孫堅一部足足五萬軍馬來打先鋒。而董卓一方,作為先鋒軍,其兵力就算沒有孫堅軍多,但絕對不會太少,三幾萬兵馬是正常的,後續還會有大部隊跟進。

而由於孫堅軍真正的精銳,便僅只有原來的兩萬長沙兵,所以,他雖然兵力五萬,但也只能引其精銳作先頭部隊,也因為他行軍太急,與後續部隊拉開了一兩天的路程。使得他這一萬來軍馬便成了孤軍深入之態。

在孫堅攻至汜水關之下的時候,若華雄把自己的兵力盡出,相信孫堅也早在日間便被華雄所敗。

現在,劉易都不知道華雄的兵力的情況,如果,早知道華雄在汜水關內有四萬多兵力,劉易估計綁也要把孫堅綁走。正如黃蓋所說的,兩軍交戰,襲營、劫糧、埋伏等等,都是兩軍常用的手段。這是雙方面的,絕不會只有自己可以用而敵軍不可以用。

華雄率軍振守汜水關,人家軍營在關內,想襲他的軍營是不可能的,同理,劫糧、埋伏等手段,也用不到人家的頭上去。換過來說,這些手段,人家卻可以一一施在己軍頭上來。更要命的,兵力相差人家幾倍,額,這是來攻關么?看起來,有點是前來送死。

二月份了,但還帶著點寒冷的天氣使得許多冬眠的昆中還沒有從冬眠中蘇醒過來,使得春夜一片死寂。

白天飄著細雨,夜間依舊是滿天烏雲,星月無蹤。更使得大地一片漆黑,伸手難見五指。

劉易左右,伴著冷艷的元清與及卡哇伊的美少女黃舞蝶,借著夜黑難以辯物。劉易將兩女擁在懷內,逞逞手足之欲。可惜,黃舞蝶身穿衣甲,她的一對酥胸被冰冷的金屬緊緊的護著,讓劉易難以插手進她的胸脯,而元清,一身黑色勁將也把她的身子包裹得嚴嚴密密。讓劉易無從下手。

夜裡偶爾飄下一陣細雨,也慢慢的騰起一陣陣霧水,使得劉易及所有人,身上都有點濕漉漉的,夜風吹來的時候,還有點寒冷。

劉易用元陽真氣為兩女曖著身子,輕聲的與她們密語,說的。自然是一些不太正經的話。

忽然,夜風吹拂樹葉啪嘩聲響中,有一兩聲枝條折斷的聲音。劉易正要四察之時,一道黑影竄到了劉易的身邊。

元清在黑夜當中呶了呶嘴,似有點不滿的對劉易道:「夫君,都說了讓我去探察敵情,她卻非要爭著去,幸好這裡是我們自己人隱身的地方,萬一是敵軍藏身的地方,就憑她剛才不小心弄斷樹枝的聲響,她就暴露身形了。」

作探子探察敵情,像元清這樣精通刺殺的高手是最適合的。可是,陰曉現在以劉易的情報「秘書」自居,但凡是與情報有關的,她都爭著去做,為的,只是想能夠在劉易的身邊多一點存在感。可以為劉易分擔更多一些的事務。嗯,她是一個有「野心」的女人。所以,也難怪本來是元清的工作,卻被她佔去了而心生不滿,因為元清也想自己能夠在某一方面可以幫到劉易,而不是僅僅作為劉易的一個被痛愛著的女人。

不過,劉易還真的很少可以見到元清吃味的樣子,聽著元清有點酸酸的說話,心裡不禁有點偷著樂。不過,劉易還是安慰了一下元清,在她耳邊用只有她能聽到的聲音道:「清姐永遠都是夫君最依重的人,別忘了,只有你才知道我的秘密。」

秘密自然是指在晉陽城外小谷瀑布中與她所說的那些事兒,那也是劉易唯一一次向這三國時代的人隱隱透露一些後現代的事物。

「嗯,人家知道,可是,探察敵情太過危險了,她去讓人不放心。」元清道。

「現在夜裡黑不隆冬的,也看不到會有多少兵馬來襲營,只要知道敵軍來了就行。」劉易握了一下她的手,鬆開道。

「嘀嘀咕咕的說什麼?不會是說我的壞話吧?」陰曉走到了劉易的身旁,豐胰的身子貼了上來。

「沒有,我們都說陰家三小姐能幹,我劉易得妻如此,夫復何求?娘子辛苦了。」劉易探手把她也摟入懷內。

還別說,劉易也特喜歡摟著她這豐胰的嬌軀,抱著的時候,柔順曖和,特別的舒服,只可惜,她還沒有答應讓劉易真正的相好,如此,也只能對她逞逞手足之欲。劉易估計,陰曉現在雖然已經喜歡上了劉易,也因為劉易的開解,以及已經報了她少女時受辱之仇,使得她已經對男人有所改觀,不再是對誰都充滿仇恨的樣子。但她畢竟不是丁夫人,丁夫人只是看到了虐待女性的情境,而她,卻是被虐的主角,一時半刻之中,她可能還對那種事兒有著一種陰影,還不能接受劉易對她的真正親熱。不過,劉易相信,只要一樣相處下去,讓她感受到男女間的真愛,讓她感受到自己對她的痛愛,相信不用多久,她便可以真正的接受男女歡愉之事。

「他們應該來了,夜太黑,看不到他們有多少軍馬,但估計不會少。」元清說正事道:「他們有一軍,應該是步兵,從孫堅營後摸了過來,另一軍,可能是騎軍,從正面攻來。」

「好,傳令下去,命我們的軍士務必不可暴露了身形,放他們過去。待他們進了營後,我們才齊起發起攻擊。至於正面的騎兵,就交由程普、韓當兩將率軍阻擊,我們與黃蓋解決他們的步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