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十章出兵

第三十章出兵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2-15 14:14  字數:4412

董卓自從認了呂布為義子之後,對呂布可謂相當的優渥,走則同行,行則同車,朝夕不離。平時,也表現得對呂布極為看重,便仿似,他董卓手下,就只有呂布一個武將,別的,都進不了他的法眼。

如此一來,使得許多平時深受董卓看重的那些戰將對呂布非常不滿,大家都覺得,是多了呂布才會讓他們失去了董卓對他們的依重。

若不是他們分別向呂布挑戰過,實在是打不過呂布,否則,他們怕早已經把呂布從董卓身邊給打跑了。

但縱是如此,平時,只要是呂布想要的,他們都會不遺餘力的要爭一爭,多給呂布使一些絆子,儘可能的讓呂布不能那麼的稱心如意。

特別是對於軍務,除了呂布從并州軍帶來的本部軍馬之外,董卓大軍軍務,他呂布還真的很難插得上手。有諸多將領從中作梗,呂布在董卓軍中的威望其實並不高,一般的軍士,哪怕是交給他來統領,他都難以指揮得動。也就是說,呂布在董卓軍中的聲望,其實就是他自己武力所帶來的,以及董卓對他的看重所得來的,但在軍中的實際權力,呂布自始至終都始終未能真正的統管董卓手下的一支軍隊。

可以說,呂布與董卓原來的軍中將領的關係非常惡劣,在董卓的面前,那些將領倒沒有什麼,但在背後,肯定會給呂布小鞋穿。

這些,也是呂布在今後刺死董卓之後,被董卓原來的那些將領聯合起來擊敗的主要原因,如果呂布可以和董卓手下的那些將領交好,他後來未必會受到董卓手下諸將的合擊。

這也是呂布在虎牢關與盟軍作戰之時,敗於張飛、關羽、劉備兄弟三人之手之後馬上撤守虎牢關的最主要原因。

他呂布除了區區幾千本部兵馬之外,別的兵馬都不聽他指揮,他打勝了還自可,一旦戰敗。那些董卓嫡系的軍士還不落井下石?還不在呂布背後捅刀子?所以,呂布雖然僅敗一陣,但他亦已經不敢再在虎牢關與群雄作戰了。說實在,虎牢關號稱當時天下第一雄關。只要將帥齊心,兵士齊力,就憑一般的將士,也未必不可穩守虎牢關。也就沒有後來董卓火燒洛陽遷都長安之事了。

但董卓卻不知道呂布與自己部下的惡劣關係,他還與為自己手下眾將爭先請戰,人人士氣高漲呢。

原本還有點憂心忡忡的董卓,見到手下眾將紛紛請戰。似乎並沒有被洛陽繁華的生活給消磨了雄心壯志,當下轉憂為喜。他稍為考慮了一下,覺得虎牢關的戰略地位相當重要,便決定讓呂布率軍鎮守,而另任命華雄為汜水關主將,率眾將軍士在汜水關迎擊天下諸侯,大軍擇日出發。

盟軍、董卓軍分別在調兵遣將,一時間。戰雲密布,氣氛頓時緊張了起來。

劉易隨孫堅回到了軍營,孫堅便準備領軍出戰。

不過。劉易記起孫堅作為先鋒與董卓軍交戰,雖然最終打到汜水關,也進展神速,但是一路之中,危機四伏,一戰之後,也損兵折將嚴重,使得孫堅軍實力大減,以至於後來攻殺到洛陽的時候,已經無力再繼續追擊董卓。

而且。從陳留進軍汜水關,也有幾百里之遙,一路關隘重重,亦不是一兩天便可以殺到汜水關的。

盟軍大將旗豉的聲討董卓,這一個來月的時間,也足夠時間讓董卓作出軍力調動。作出防範布置,每過一地一關,都少不了一翻惡戰。

所以,劉易讓孫堅不要太著急,先把軍馬整頓好,然後再向袁紹、袁術多討要軍糧,最少,軍糧得夠大軍十天之用。否則,一旦發兵,軍士沒糧,影響將士士氣就不說了,萬一碰到可戰之機,但卻因為軍糧不足,不能主動與敵周旋決戰,因而延誤了戰機那就大大不妥了。

孫堅也深以為然,便多停留了一天,命軍侯去向盟主袁紹督糧袁術索要軍糧。

暫時袁紹、袁術都沒有留難,准許孫堅軍多留十天軍糧,但催其儘快出兵。

此刻,孫堅軍也準備好出兵了。

劉易一再叮囑孫堅,盡量穩紮穩打,不用太過急進,沿路肅清障礙,每攻下一地一關,都要向盟軍索要軍糧。

孫堅自然是滿口答應,但是神態之間卻不太以為然,於此,劉易也只能由他了。

五萬大軍,先堅選其原來從長沙帶來的精銳一萬五千軍馬,作為先行先鋒,由他與手下四員大將率領。每人各領三千作為本部隨軍兵馬,餘下的五千長沙兵與後來招收的三萬大軍作為中軍,與劉易的二千軍馬一同行動。

孫堅的手下四員大將,分別是程普、黃蓋、韓當、祖茂。他們四人早已經和劉易相識,近段時間他們與劉易也往來甚密,一起相談頗歡。劉易不太放心,亦分別與四將私下聊過,說孫堅勇猛剛烈,性子急燥,他們作為副將,應當要時刻注意提醒孫堅,不可輕敵。

只是,他們四將,也都是豪邁之人,往往都缺少那麼一根筋,加上他們戰力的確很強,鮮逢敵手,一般人他們都不會放在心上。想他們勸阻孫堅莫要急進輕敵,怕是浪費口水了。

中軍,劉易又見到了吳夫人,這是孫堅的慣例了,每一次出征,都會把妻兒帶著。

大軍緩緩前行,吳夫人與孫策及孫堅的另一妖孽兒子孫權坐在一駕馬車之內,劉易遠遠便聽見孫策在大聲的說著什麼,惹得孫權那小子吃吃的在笑,似一點都沒有感受到行軍打仗的緊張氣氛。

孫策與其母其弟說的,正是他隨劉易近一年多來學藝的經歷,說到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