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十章你們太不人道了

第二十章你們太不人道了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2-10 02:25  字數:5436

同樣是用銀針封存元陽真氣,郭嘉娘親也頓時感到了舒服許多,原來全身泛力,躺在床上都似難以活動的,元陽真氣僅在她體內溫養一會,她便可以坐起來了,並且,臉容也有了一絲血色。(最穩定,

如何撥去銀針的方法,劉易已經教給了郭嘉,讓他等幾個時辰之後才撥去。似郭嘉及他娘親的體質,實在是太差,元陽真氣也不能輸送太多,這也是為什麼劉易要為郭嘉治療那麼久的原因。元陽真氣太小,消耗流逝也快,如果在他們體內的元陽真氣完全消逝之後,銀針還在他們的身上,會讓他們感到疼痛不舒服。

交待了這些事兒之後,劉易讓他們母子好好休息,便告辭離開。

劉易離開之時,張芍與司馬如煙自然也跟著離開,戲志才與荀彧也跟著與劉易一同離開。

路上,除了似不願對劉易在郭嘉娘親面前失態的事多發表意見之外,司馬如煙以及戲志才、荀彧,他們三人就似是三隻蒼蠅,嗡嗡的在數說著劉易。司馬如煙自然是訓斥劉易花心好色,見不得人家長得漂亮,數說劉易居然敢對郭嘉娘親胡言亂語,反正,要劉易一定一定不能有不軌之心。

戲志才與荀彧,他們雖然不能像司馬如煙那樣嗔斥劉易,但是也從大義道理上來懇切的請求劉易,千萬千萬不要招惹郭嘉娘親,以免郭嘉產生離心,如果失去郭嘉這樣的人才,將來後悔莫及。反正,怎麼說都是他們有理,說得劉易好像就似是色中餓鬼,未了還要一一的數說劉易,說劉易都已經與誰誰誰那樣,那本就是不應該的,作為一個明主,應當要注意形勢。注意清譽,不能自毀長城……

劉易還真的不明白,貌似自己根本就沒有做什麼,怎麼他們就如此緊張呢?難道是自己的往績真的讓他們深以為戒了?這荀彧也就算了。可是戲志才不應該拿這些事來說理啊。劉易知道,戲志才這傢伙,人長得雖然不怎麼樣,甚至還有點猥瑣,但其實他可是一個非常悶騷的人,據劉易的小道消息知道,這傢伙現在竟然也有了三個小妾。怎麼他就不注意影響?反而猛在勸戒自己?

劉易無語的想,自己本來還想培養戲志才作為自己的皮條客呢,可現在算是什麼會事?有美女不,又豈是劉易的所作所為?

說真的,如果不是為了自己能夠在這個亂世三國得到安生,如果不是為了閱盡三國美色,那什麼的振興大漢什麼的打開下跟自己有屁關係。有女不收,劉易覺得。那才是犯了禰天大罪呢。差點和陰曉失之交臂都讓劉易好一陣鬱悶,如今和陰曉也總算有了眉目,才讓劉易的心情大好。剛剛見到一個讓劉易動心的女人。可是這些傢伙包括自己的女人司馬如煙都在防火防盜防夫君,這算什麼會事?

劉易見都已經回到了劉府,司馬如煙也就罷了,這兩個傢伙居然跟到了家裡來,卻還在一片苦心似的喋喋不休。

劉易忍無可忍了,指著兩人,又惱了司馬如煙一眼,有點兒憤憤不平的道:「夠了!你們……你們真的太不人道了!」

「什麼?你說什麼?我們不人道?咋不人道了?」司馬如煙不依然跺足道:「我們、我們說你、擔醒你,還不是為了你好?如果你真的想振興大漢,就少不了像戲大哥、荀大哥、小嘉兒他們這樣的人才扶助你。(最穩定,現在我們說你幾句,你就不耐煩了?這、這是明主所為么?」

「呃,我、我不是跟你們說這些。我是說,你們說這麼多,無非就是想提醒我,不能因為郭嘉娘親的美色而去打她的主意么?怎麼我在你們的眼裡就如此不堪?我又怎麼樣了?好像我並沒有怎麼樣啊?現在。被你們像防賊一樣說我,讓我還真的動了心思了。」劉易苦惱的抓抓頭道。

「你敢!」他們兩三人幾乎同聲道。

「嘿,還別說,我還真敢,為什麼我要說你們不人道了么?」劉易先指著戲志才道:「你,你說你自己,也納了好幾個小妾,為什麼你就不注意影響?」

「我、我這是……我納的都是正正經經的女子,我就咋不注意影響了?哪裡不人道了?」戲志才的老臉一紅,分辯道。

劉易不管他,再指著荀彧道:「那你呢?不也是成了親么?」

荀彧頓時火了,臉紅脖子粗的道:「屁話,你娶親了又怎麼樣?我又沒有納妾,娶的也是清清白白的女子,哪像你?一娶就、就……」

荀彧想到張芍與司馬如煙在旁,倒也不好再說下去。

「嘿嘿,好,你們娶的都是清清白白、正正經經的女子,難道我劉易娶的娘子就不清白?不正經?」劉易冷笑道。

「這、這……我們不是這樣的意思……」戲志才與荀彧頓時語塞。

「哼,不管怎麼說,你們的妻妾,都是女人,這是一個事實,只要是女人,便沒有什麼清白不清白之說,在我劉易心裡,只要是我喜歡的,而又喜歡我的,大家兩情相悅。便沒有什麼清白不清白,正經不正經之說。」劉易憤憤的說完,道:「先不跟你們說,我問你,如煙。」

轉而對司馬如煙道:「如煙姐姐,你是女人,張芍姐姐又是女人,他們的妻妾也是女人。郭嘉娘親也是女人,大家有分別么?你敢說誰不清不白不正不經?」

「你、你想說什麼?」司馬如煙不由偷看了一眼旁邊沉默的張芍一眼,有點底氣不足的道。他知道張芍可是有過夫君的人,現在才嫁給了劉易的,她不知道劉易為什麼要拿張芍與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