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十三章呸你一臉桃花

第十三章呸你一臉桃花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2-07 22:34  字數:5486

蔡嬡與司馬如煙兩女,她們還真的從來沒有想過自己也會有這麼荒唐的一天,會與劉易等一眾娘子一起做那羞人之事。第二天醒來之時,她們都羞赧得不敢起來,待眾女都走了後,還要劉易好生的哄著,才勉強忍著羞意起來,但還是一頓怨艾,怪劉易害苦了她們。

女人第一次的後遺證,哪怕是劉易昨晚睡前已經用元陽真氣為她們緩解了一下疼痛,可是當她們起床來的時候,卻還是痛得她們走路都咧牙咧齒,行姿極為怪異。

其中,司馬如煙對劉易更是嬌嗔不已,說好不能與她洞房,卻又要把她害成這樣子,說叫她將來如何回去面對爹爹娘親?反正,她要劉易一定要務必讓其爹爹娘親不能責怪她,要不然,便要讓劉易好看。

劉易自然是什麼都答應她,把她哄得滿心歡喜才算。

劉易大婚,雖然這個時候還沒有什麼度蜜月的說法,但是手下的文臣武將倒也識趣,沒有再來打擾劉易。不過,劉易還是按照這個時代的一些習慣,陪這些新娘子分別見了她們的家人。

如易姬的爹爹易達,易家已經遷有一部份族人到了洞庭湖新洲,也已經在城外不遠划出了一塊地方,作為建設易家家莊的地方。還有荀文若的那些族人,劉易也早讓戲志才幫忙安置了,但最後荀家的族人想要在哪裡建設居所,還得荀文若來到洞庭湖再定。原本。劉易讓荀文若要在年前回到的。可是現在時間過了都還沒有回來,怕是途中發生了什麼的事才會耽誤了他的歸程。

另外,像龍欣的爹爹、蔡嬡的爹爹等等,劉易也分別陪新娘子去拜見了他們。

這個時代,便已經有了三朝回門的習俗,不過劉易也沒有辦法一一去記較那麼多,趁著現在有時間,先陪眾女把這個習俗完成了算。馬上便要商議起兵的事了,到時候,事情也多。劉易怕也顧不上這些風欲習慣的事了。

昨日新婚,昨夜一夜瘋狂,今天再一一去拜見她們的老爹或證婚人。到了傍晚,劉易領著眾女直接到了離城二十多里外的劉家別院。準備與她們再在別院好好過上幾天。但是到了劉家別院之後,她們一個個都累得不行了,都沒有了再與劉易相好的渴求,吃了東西洗了浴後,也都分別去休息了。另外,也一同從新城劉府回來的沒有與劉易拜堂成親的幾女,她們也都沒有與劉易多呆,應該是想把時間留給劉易多去安慰一下那些新成親的新娘子。

但是,劉易並沒有去安慰這些新娘子,而是到了別院門外的湖邊。沒有辦法。陰靈珊的那個姑姑陰曉,今天見面的時候,又再次提醒了劉易,要劉易在百花湖等她。

自己這劉家別院門前便是百花湖,有走廊一直可走到湖面上,四周圍都滿是青綠如傘的荷葉,還有不少荷花不畏嚴寒依然絢麗的綻放著。

天色已經黑了下來,劉易卻沒有等到陰曉。對於陰曉,劉易還真的不知道要如何去面對才好,不是說她是陰靈珊的姑侄關係讓劉易感到為難。主要是她牽涉到自己的一個屬下。劉易雖然好色,但也不至於飢不擇食的連自己下屬的女人都弄。當然,如果劉易自己喜歡,而那女人也喜歡劉易,劉易也不會顧慮太多。問題是。劉易似乎能夠從陰曉的身上感受到一種對自己的怪異情素,但是在沒有說精楚之前。劉易還得要謹慎一點。答應與她相約,劉易就是想弄清楚她倒底是什麼會事,怎麼沒有與那曹寅在一起。如果她與曹寅沒有什麼關係的話,那麼劉易倒也沒有太多的顧忌,把陰曉也要了。

到了天黑的時候,會有劉家別院內的下人到湖面上的走廊上點燈,主要是方便劉易家裡的女人是否要晚上出來觀賞湖裡的夜景。不過,現下天氣嚴寒,家裡的女人都不想出來吹寒風的。倒是劉易有點想法,晚上與眾女在這湖中燒烤喝酒,亦是一種樂趣享受。

久等陰曉不到,劉易與出湖中走廊點燈的侍女打了一個招呼,準備返身進家之時,湖裡突然傳出了一陣嘩啦的水響,尋聲望去之時,卻是一艘裝飾得有如畫船一般的中型船隻從荷葉當中駛了出來。

船上也點著燈火,劉易招頭望去,見到了船上的人影,正是陰曉身邊的那些侍女。

劉易迎著船走去,在船靠近之時,直接縱身跳到了船上。

「恭迎主公,三小姐在船艙里等著,請跟我們來。」

那些侍女也沒有多說,躬身迎接,把劉易引到船艙內去。

船艙之內,燃著火盤,使得船艙之內的氣溫溫曖如春。

船艙裝飾得也極為豪華,艙壁掛滿了仕畫,弄得還真的有點像畫舫似的。

陰曉側卧在一張卧榻上,一手撐著螓首,目光有點兒痴怨似的看著劉易走了進來。

「呵,還以為你不來了呢,你們陰家的人,還真會享受,一艘船都弄得這麼漂亮,還差點就比得上當初翻江盜首領的那艘豪華大船了。」劉易左右而言他道。

陰曉揮了揮手,把她的那些侍女都退了出去,她才綬綬的坐了起來,然後拿想卧榻邊上桌子放著的酒壺,倒了兩杯。

倒完酒後,她也沒有作聲,只是饒有興趣看著劉易,直看得劉易有點發窘的樣子才道:「這就是你嗎?當初見到人家的時候,對人家又抱又親的,怎麼現在見到人家便好像不認識了,那麼見外了?」

「嘿,那時候我們還不熟嘛,再說,你那時候又是一身道姑打扮,如此美艷的人兒。怎可以出家?所以……可是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