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十二章香不香?

第十二章香不香?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2-07 10:19  字數:5625

來鶯兒現在還滿臉潮紅,嬌靨如花,水汪汪的美眸,儘是挑逗。她先對劉易做了一個飢渴的表情,瞟了一個媚眼,然後伸出柔軟的小紅舌,低頭在蔡嬡的玉丘上有如蜻蜓點水一般舔了一下。

「哇,好香……夫君,蔡妹妹還是第一次哦,讓奴家為夫君先探一探路行不?先嘗玉露,再與君嘗,就讓人家先撥頭籌吧。」

來鶯兒軟膩膩的說著,然後還真的努力伸長她的小紅舌,沿著那玉包金似的一條細縫親下去,直把一股晶瑩剔透之液用舌尖滑推到了下面去。

就在那一股晶瑩之液匯成一片,要往下流走的時候,來鶯兒紅唇一張,嘖的一聲,把那股晶瑩吸進了她的小嘴裡。

她的動作,看得劉易心裡一緊,喉結也跟著骨碌的動了一下,在劉易以為來鶯兒要獨享處子初液之時,來鶯兒卻一挺身,放開了按著的蔡嬡,整個人倒在了劉易的身邊,然後攀爬著劉易的臂膊,跪了起來,隨即一口親住了劉易的嘴。

丁香渡液,劉易在感受著來鶯兒那溫熱的小嘴之時,也感受到了那種幽幽的,帶著一點清淡香味的滑潤從來鶯兒的小嘴上渡了過來。

噗的一聲,來鶯兒離開了劉易,笑嘻嘻的道:「人家可不敢獨享你的蔡姐姐的美味,怎麼樣?香嗎?」

「嗯,香,都香,鶯兒姐姐的小嘴也香,蔡姐姐的愛、液也香。」

劉易見蔡嬡像當機了一般,不再掙扎了,便鬆開了抓著她小腿的手,轉而用力捏了一把來鶯兒那晃得劉易眼花的雪白道。

「嘿嘿,再讓你看看新鮮的。」來鶯兒痴態十足的再伏身下去,用一隻玉手,輕輕的撐開了蔡嬡的幽谷細縫,只見。一抹艷紅,濕濡濡的緩緩的展露在劉易的面前。

而蔡嬡,她被來鶯兒親一下的時候,她便差點給羞暈過去。特別是被來鶯兒那帶著點溫熱的舌尖一弄,她便轟的一聲,腦里一下子似失去意識一般,緊張得似耳朵都嗡嗡的直響,一下子都忘記了自己身在何處,忘記了自己的羞態展露在劉易及來鶯兒她的面前。

一股如電一般的激流,仿似從她下面直接流淌到了她的全身。讓她感到心緊又感到舒服,渾身酸酸麻麻的,讓她動也不想再動。

在來鶯兒再挑弄著她下面的時候,她更是忍不住舒服的呻吟出聲。

另一邊,司馬如煙也被陰靈珊弄得她羞赧欲死,但陰靈珊被劉易弄著,沒有太大的力氣褪去她的小褻褲,所以。她還能緊緊的手小的抓著小褲頭,沒有被陰靈珊得逞。不過,她也比蔡嬡好不了哪裡去。因為陰靈珊的小手靈活如蛇,在她的下面不停的撥弄著,雖還隔著一層障礙物,可是那薄薄的絲質褻褲,根本就有如無物一般,弄得她下面也是一片潮汐,也一樣讓她感受到渾身如蟻攀爬一般,絲絲痒痒,難受不堪。

還好,此時。陰靈珊被劉易弄得一聲長呤,再也無力弄她,而是緊緊的伏在她身上喘息著。

陰靈珊雖然安份了,但是和她同一陣營的蔡嬡卻不安份了,不是說蔡嬡也使壞在作弄她,而是蔡嬡已經被來鶯兒弄得失了魂。伊伊呀呀的發出了一聲聲如懶貓叫春一般的聲音。

司馬如煙她頓時覺得奇怪了,怎麼蔡嬡也像別的女人那樣,那麼的失態的?不會是……她赫然的想到,會不會她已經被劉易弄了?

她想著間,突然,蒙著她上身的被子一輕,被人掀了開來,她只顧著抓緊下面小褲,卻忘記了抓住被角,而蔡嬡,也早便鬆開了抓住被角的小手,不知道何時已經放在自己的酥胸上捂著。

不過,還好,她正要從下面縮回手掩住自己的臉時,被子又一重,壓回了她的上身,但再壓下來時,沒有壓嚴實,她的頭部也沒有再蓋著。

她羞得想拉住被子蓋住自己的時候,卻聽劉易說道:「蔡姐姐,是不是覺得很難受?讓為夫來幫幫你好了。」

司馬如煙此刻也覺得有點難受啊,差點也應了一聲,幸好她及時合住了嘴兒,但又好奇,人家難受,劉易這壞傢伙又如何幫呢?難道像弄來鶯兒那樣弄蔡嬡就是幫她?她不禁又睜開了一點眼縫,微微側過頭,看看劉易要如何弄蔡嬡。

蔡嬡在被子被掀開的時候,她便驚覺,但她還沒有反應過來,劉易便已經壓到了她的身上,並且,不容分說的一下子親住了她的小嘴,讓她想發出驚呼也發不出來。

嗯的一聲悶嗯,蔡嬡又一下子酥麻了下來。

厚實溫熱的嘴唇,濃濃的粗重氣息,讓蔡嬡有一種頭暈目眩的感覺,瞬間她便被親得似失去了自我意思,只懂獃獃的任由劉易親著。

親吻,也是最容易調動一個女人的情.欲的,更何況蔡嬡這晚已經從聽覺視覺感覺上受到了多重的挑引。到此刻,如果她還不動情,便等於是石女一個了,再說,她本來便是一個帶著一種野性的女人,如果不是這晚一起的太多女人,讓她這顆少女的心始終都難以放得開,否則,她早便忍不住了。

現在,感受到與劉易那麼緊密的接觸,那麼讓她心緊的熱吻,她頓時動情了,不再害臊,雙手環上了劉易,與劉易緊緊的相擁著,小嘴兒也努力的往上抬,似想要與劉易融為一體似的。

來鶯兒觀賞了一會劉易與蔡嬡的親吻,便再次活動起來,她先是插手進蔡嬡的胸脯上,一陣捏弄,又佔了劉易的先。直到她把蔡嬡的抹胸弄掉,把蔡嬡的酥胸弄得有點實實的鼓漲才放手,轉而伏身到了下面去。

來鶯兒幫著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