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七章屬下的擔心

第七章屬下的擔心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2-04 23:27  字數:5472

「哈哈,我們的主公,我們的兄弟大婚,怎麼可以靜悄悄的進行?我們,包括所有的這新洲新城的百姓,哪一個不受劉易兄弟的大恩?沒有劉易主公,我們都不會有今天,不會有現在這安穩富足的生活,不會有飯吃,不會有衣穿,不會有瓦遮頭,每天只能風餐露宿,流離失所,今天不知道明天是否還能活得過去。~〖59文學〗不僅僅如此,如果沒有劉易主公,我們甘寧甘興霸現在恐怕也只能在江上湖裡做著那些刀尖上討生活的事。所以,劉易主公大婚,我們全體新洲新城的人,都要給予主公最真城的祝賀!主公大婚,不敢說天下同慶,但最起碼的,我們新洲新城的人,都要熱烈同慶,慶賀主公大婚!」

甘寧全身披甲,莊嚴又隆重的從新城城門走了出來,一邊走著,一邊高聲喊著。

他大笑了兩聲,沖快走到了城門的劉易張開雙手,攔在了劉易的面前,豪邁又真摯的道:「恭喜劉易兄弟,恭迎主公!甘興霸碰上了劉易主公,今天才有機會統領五萬水師大軍,有機會一展心中抱負,大一切全是主公所賜。也只有主公,才能給予我們大漢振興的希望,相信,所有有志于振興大漢的志士,都非常清楚這一點。如今,甘興霸卻不知如何報答兄弟,唯有披甲盛裝,恭迎主公,為主公牽馬進城!以表興霸緊緊追隨主公振興大漢之決心!」

「嘿,牽馬的事哪論得到你?俺老丑來!」文丑那更大的嗓門在甘寧的身後傳來。

在甘寧的身後,劉易手下,在洞庭湖的眾將也都來了。包括趙雲、太史慈、顏良、文丑等人。

趙雲在洛陽率軍引開董卓追兵,本來打算脫身之後便返回幽州涿郡涿縣大澤坡基地去。但後來在引董卓大軍追擊的過程當中,手下的幾千士兵,原來都只是步兵,騎上剛剛從李傕、郭汜大營中俘獲而來的戰馬,士兵們的騎術還不純熟。時有軍士摔落下馬下被後面追來的董卓騎兵所殺。若率著幾千才接觸戰馬的軍士返回大澤坡,路途也更遠,在董卓大軍的追擊之下,發生的意外會更多。並且。洛陽四周的通道,也被董卓的大軍封鎖,硬闖過去,犧牲怕太大。所以,趙雲根據實際情況,考慮過後,覺得還是先率軍到洞庭湖來整訓過後再說。

大澤坡基地。有著田豐、高順在,趙雲也不是太擔心。再說,劉易也並沒有交待他一定要返回大澤坡基地,所以,趙雲便見機行事。也如此,他才碰得上劉易這大婚盛會。

劉易見甘寧又是兄弟又是主公的,似很刻意的重申劉易的身份地位,所說的話。也有一點煽情,只是自己成親而已,怎麼就被他上升到勞什的振興大漢的事?難道自己成親。多娶幾個老婆,多生幾個兒女便可以讓大漢振興了?不過,劉易的心裡倒非常明白甘寧心裏面是打著什麼的心思。

劉易手下的一眾武將當中,就甘寧的花花腸最多,看他外表粗獷,但卻心思如發,要不然,他也耍不來十八般武器樣樣精通。·~趙雲和太史慈在智商上並不遜於甘寧,可是他們兩人都太過老實靦腆,不似甘寧這般。就似一個滾刀肉似的,有時候與一般的混混無賴無疑。

但甘寧的心思,劉易知道是正事,也是一心為自己著想的意思。其實,不只是甘寧,戲志才、賈詡等已經真正拜劉易為主公的人都有著與甘寧同樣的心思。甚至戲志才還私下與劉易說過。

說白了,便是劉易把少帝劉辯帶到這洞庭湖來的事。

戲志才及賈詡等人的意思,便是想劉易僅只是借少帝劉辯之名,聚攏天下民心便可,不能真的把劉辯當成是主公那樣供待。在他們的心裡,真正的主公就只是劉易。他們的擔心,是怕少帝畢竟都是曾經的皇帝,哪怕現在被董卓所廢,可始終都是漢室正統,他現在還很年少,不經事,可以任由劉易拿捏。可是,他們怕隨著少帝長大,將來少帝為不會與劉易爭主?再說,隨少帝一起來的,蔡邕、盧植、閔貢等人,根據戲志才等人的觀察,這幾個人的心目中,始終都把少帝視為漢室正統,並沒有真正把劉易當成是真正主公的意思,或者說,他們意向,應當還是想輔助少帝,而不是輔助劉易。

剛到洞庭湖的時候,他們還想在新城裡划出一片地方來另起一座小皇宮,以供少帝居住呢。

不過,張鈞模稜兩可的拖了下來,至今還擱置著他們的提議。

在劉易回歸的時候,戲志才、賈詡等人故意在萬眾矚目的場合之下,高調的叫劉易做主公,引得萬眾齊呼,其目的,便是想讓一些還沒有看清楚形勢的人看清楚,這洞庭湖新洲到底誰才是真正的主人,也算是對不明形勢的人進行了一翻敲打。

這個問題,的確是一個問題,只不過,劉易從來都沒有放在心上,或者說並不太在意罷了。並且,劉易的心裡知道,張鈞雖然也是一心為了大漢,可是經過這兩三年來的變化,哪怕他不把劉易當成是主公,但是他也絕對不會對劉易有任何的異心,因為他是劉易的岳父,和劉易也已經是一家人。在新洲這麼久,相信他也看清楚了,正如劉易與他們說過的那樣,不管這個世上,誰當權誰做皇帝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能夠為大漢百姓做了一點什麼。目前,劉易率領大家所說的,就是在走著一條振興大漢的路。哪怕還有誰還有為誰是主公而心裡糾結,可是,當他們看到目前實實在在的百姓能安居樂業,百姓少有所學,老有所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