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六百五十三章何真託孤

第六百五十三章何真託孤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1-30 20:31  字數:5440

-<>-記住哦!

現在的何真,只是僅剩一口氣的垂暮老人,不僅他的身體機能嚴重衰退,連他的求生意志也基本等於無。~-<>-/-<>-/或許,對於何真來說,兩個兒一同死去,女兒何皇后又被迫離開皇宮,何家所有的一切權貴,也隨之煙消雲散。

他以前,費盡一切心機,把女兒送進皇宮,便為了何家有富貴的一天,可是,如今什麼都沒有了,他此刻又焉能不心如死灰?

說實在,如果不是伊夫人帶著與何進的兒回家,讓他知道何家還有後人在,血脈還沒有斷絕,怕他早已經支持不住,早已經撒手西歸。

可能是劉易給他輸送的元陽真氣讓何真稍為有了一點精神,他那散亂的目光終於慢慢的聚焦,緩慢的扭著頭,把目光定在劉易的身上。

「咳咳……原、原來是太、太太傅……真、真想不到,你還能在老夫死……死前來看我,你、你是一個實、實誠人……現在……現在,怕是沒、沒有人敢踏進我何……何家的門了……」

何真咳了兩聲,蒼老流氣斷斷續續的說著,一邊想坐起。

「老國丈,你躺著就好。」劉易急忙幫他扶正了一下有如枯骨一般的身軀,用一個軟枕墊在他的背部。

何真的生機緲望,劉易此刻也沒有那個本事把一個生機斷絕的老人救回來。這個,就有點像一個人,其笀元到了,哪怕是醫術再高明的人,也不能夠延長一個將死老人的笀命一樣。

相當於古時候的人來說,人生古來稀,一個人活過六十,便算是長笀了,何真,青少年的時候生活可能很艱苦,到了中老年的時候。才過上養尊處優的生活,如今應該也有六十多歲了吧?如果沒有何進、何苗二之死的刺激,何真可能還可以活上十年甚至更長的時間,可如今。劉易也真的沒有辦法讓何真起死回生。

如今唯有,讓這老人,這便宜的老岳丈走得安心一點,走得詳和一點。劉易抓過他的手,對他道:「國丈大人,不僅我來了,皇后娘娘也來了。她回家來看你來了。」

劉易說著,對還落後兩步還站在門旁的何婉招手,讓她過來。

何婉在看到床榻上那骨瘦如柴的何真之時,她便已經淚如雨下,任誰,多年不見父親,見到父親之時,卻是這般模樣。她不傷心欲絕便怪了。

「婉兒……」何真聽到皇后何婉也回家來了,他不禁精神一振,竟然挺著腰。顫顫的坐了起來。

兩個兒都死了,還有一個在深宮中的女兒,何真以為,他這一輩再也沒有機會見到自己的女兒了,不想在他絕望的這一刻,何婉竟然回到了家中,這讓他頓時迸發出一股能量,想坐起來好好的看看自己已經多年不見的女兒。

「爹……」何婉此刻再已經沒有了一國之母的雅淑端莊之態,此刻她就像是一隻久不歸家的上鳥,悲呼一聲。撲到了床榻邊上,不顧一切的抱著自己的爹爹痛哭。

一同進來的伊夫人,也陪著流淚。

「好女兒……不、不哭,你回來就好,回來就好。」何真顫顫和抬起手,哆嗦著撫上了何婉的臉龐。

「好好好。不哭,都怪爹,當初就不應該把你送進宮裡去,這些年,讓你受苦了。」

這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皇后在皇宮之內過得怎麼樣,這何真的心裡自然是有數的。別說失寵於皇帝了,哪怕是受到皇帝的寵愛,而皇帝有著那麼多的妃嬪,一年到頭,怕與皇后在一起的時間也沒有幾天。在別人的眼裡,以為在皇宮裡有多好,但一個女人,誰不想朝夕和丈夫在一起?明白在皇宮是如何過活的人,又豈會不知道一個女人在深宮裡的寂寞難耐?何真作為一個女兒的父親,又豈會不知道自己女兒在皇宮之中所受的委屈?所以,此時此刻,他才會有覺得愧欠了女兒的說法。

「爹,這不怪你,都怪我,女兒不是有心害大哥的,也不知道給大哥寫一道脀召讓大哥進宮便會害了他……」皇后泣不成聲的道,她對於何進這個大哥的死,心裡還是有些許自責。

「胡說,這些怎麼能怪你?你在深宮裡,也是身不由已,這怪不了你,這都是遂高的命,他早不聽爹之言,以為爹會害他,叫他安份一些就是不聽,還有苗兒,讓他不要進京,可……終還是免不了這個劫難……嗚嗚……」何真說著,也不禁老淚縱橫。

「國丈大人,千萬要節哀,不能過於傷痛,皇后,不如讓國丈好好消息一會吧,他現在的身體情況,不宜過喜過悲。」劉易有點擔心何真會哭著哭著便噎了氣,並且,看著自己的女兒和這個哎呀岳丈抱頭痛哭的樣,劉易的心裡也不舒服,有點酸酸的。

「嗯嗯,婉兒,你剛回家,先去休息一會,爹有話要和太太傅說,還有伊娘,你和婉兒都先出去吧。」何真把何婉緩緩的推開,摸著依然絕美俏麗,卻已經顯得成熟的女兒玉臉,有點不舍的把她推開,讓何婉和伊夫人迴避一下。

皇后也知道以自己老父的身體狀態,的確不宜太過激動,只好乖巧的點了點頭,姑嫂兩人退出了房外。

「太太傅……如若不嫌,老夫便叫你一聲賢侄吧。這、這多虧了你啊,也證明老夫沒有看錯人,在關鍵時刻,還是你保住了我的女兒,還有,我這兒媳和孫兒,也是你的原因才能從洛陽逃回來的吧?伊娘他都跟我說了。真的,老夫都不知道怎麼感激你才好了。」何真似乎見到了女兒平安回到家,氣色有所好轉,說話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