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六百五十一章非劉易不嫁

第六百五十一章非劉易不嫁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1-29 00:26  字數:4577

-<筆下文學>-記住哦!

司馬如煙的娘親,也就是水鏡先生的夫人,她極不簡單,來歷有點神秘,而且來頭也很大。~-<筆下文學>-/-<筆下文學>-/她姓軒轅,名晶,是傳說中,有著高貴血統的軒轅家族的後人。

軒轅,或許單說這個複姓,眾人或許有所迷茫,或者不是太熟悉。但要說到黃帝,那麼大家便能耳熟能詳。

軒轅黃帝,首先統一了中華民族,播百穀草木,大力發展生產,始制衣冠,建造舟車,發明指南車,定算數,制音律,創醫學等,在此期間有了文字。他戰勝炎帝於阪泉,擊敗蚩尤於涿鹿,天下諸侯尊為天,後人以之為中華民族的始祖、人文始祖。

雖然軒轅一族,歷經千百代,到了東漢的時候,已經鮮有軒轅家族的後人出世。但是,軒轅一族,卻是一直都存在世上的。而且,世人對於軒轅家族,幾乎都是人人心存敬畏,以至一直到後世,其軒轅家族依然對後人有著極大的影響力。

特別是對於黃帝,華夏大地幾乎到處都有著他的廟宇神象,以供百姓膜拜,香火不斷。甚至在後現代,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之時,毛太祖亦曾親筆手書祭文,祭告黃帝,向軒轅黃帝宣誓抗戰之決心。由此可見,軒轅一族,在華夏人心目中的神聖地位。

劉易在陳群的引見之下,在院落內的大廳見到了軒轅晶。

軒轅晶儀態大方,隱約可見她年輕時的秀麗。她此刻臉容含笑。靜靜的端坐在高堂,看著進入廳堂來的劉易。

劉易在旁邊的陳群介紹,得知她姓軒轅之時,也情不自禁的愣了一下,也不自覺的好奇的打量著這姓軒轅的婦人。看她年約四十來歲,一襲樸素的粗布裙卻始終都沒能掩飾得住她那渀似天生的貴族之氣,端莊而威嚴。

「你便是劉易?」她見劉易只顧打量她,便啟齒似笑非笑的問。

「呵,失禮了,在下便是劉易。見過伯母大人。」劉易不敢對這婦人怠慢,趕緊正正經經的施禮道。

「德操出門有一段時間了,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回來,不知道你來穎川書院有何要事?如果不是什麼的大事。我或者也能做主。」軒轅晶饒有興趣的看著劉易道。

知莫若父,知女莫若母。作為一個母親,軒轅晶自然察覺出了自己女兒自從兩年前隨父去了一次江陵回來之後的異樣。那終日幽幽怨怨的懷春樣,似乎把那春意思念之情都寫到了臉上,她焉能察覺不到?所以,幾翻敲打之後,她似也旁敲側擊的知道自己的女人怕是真的碰到了心儀的人。

穎川書院所在的陽翟,地處軒轅山及嵩山之間,軒轅晶也是在機緣巧合之下與年青時的司馬徽相遇,後來相愛相守。生下了司馬如煙。但對於軒轅晶這個隱世軒轅家的人來說,她在家族之中,所受到的教育是非常嚴厲的,以至於她對自己女兒司馬如煙的教育,也相當的嚴厲,慢慢的,造成了司馬如煙的那種孤清出塵的性格氣質。

不過,教育是一會事,但相對於男女間的事來說,軒轅晶倒也是非常開明的。因為她當初和司馬徽的結合。也是講究這麼一個緣份,也是她對司馬徽一見傾心之後才會有結果。所以,她知道,一個女人,如果心裡有了人。便很難再改變她的觀念想法了。

可能是出於多年來對女兒太過嚴苛的教育,使得女兒少了許多人生應有的樂趣。軒轅晶覺得心裡對女兒有愧,所以,對於女兒擇偶的事,她卻不想過多去干涉。她提過幾次要為司馬如煙找婆家遭到司馬如煙的反對抵抗之後,她便清楚,自己的女兒可能已經對她那心儀的人死心蹋地了,如此,她也只能任由女兒在書院里幽怨的等下去。

如今,終於等來了女兒心儀的男人,她現在,看著劉易,也是帶著一種丈母娘看女婿的目光。她問劉易到這裡來有什麼事,便是等於向劉易表明,如果是司馬如煙的親事,她可是做主。

劉易也不是愚笨的人,豈會聽不出軒轅鳳話來的真正意思?如果在竹林里沒有碰到皇后何婉出來說提親之事不宜由劉易自己親自提出的話,劉易現在肯定會第一時間便向她提親。但現在,劉易考慮到一會荀文若會前來為自己向如煙的娘親提親,自己現不好先說出來。只好左右而言其它的道:「是有事,但卻不是什麼的大事。我到穎川書院來,第一是當年曾有幸和水鏡先生有過一面之緣,並和他一起同船從宛城到江陵,其中,和水鏡先生一翻言談,使得劉易獲益非淺,所以,便想來拜訪一下他,想再聽聽先生的教誨。」

劉易說到這,抬頭看到軒轅晶似乎對自己的回答不置可否的樣,並沒有再出口相詢,他只好繼續說道:「第二呢,當年和如煙小姐有約,小和如煙小姐一見如故,引為知己,曾答應過她,必會來看她。~其次,和我共事的戲志才先生,還有荀文若,他們都曾在穎川書院求過學,並和水鏡先生的弟郭嘉郭奉孝有深交,聽如煙小姐說,郭嘉兄弟身體不大好,小也剛好懂得一點醫術皮毛,便想順道前來為郭嘉看看他身懷何疾。」

「嗯,郭嘉我知道,這孩倒是一個能吃苦的孩,但他半年前便已經離開穎川書院了,你來得不巧。就這些事?」軒轅晶皺眉道。

「呃,還有,便是陳群兄弟的事,我想請他為我辦事,對了,另外還有幾個穎川書院的學。水鏡先生不在,不知道夫人可否做主,讓他們離開穎川書院呢?」劉易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