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六百五十章如煙情懷

第六百五十章如煙情懷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1-28 20:09  字數:5620

-<讀8讀8>-記住哦!

傍晚的山風有點涼,微風吹過竹林,拂在站在一塊大石上的司馬如煙的身上。<讀8讀8>-/-<讀8讀8>-/雪白和衣袂飄飛,有如揚柳扶風,婷婷而立,有幾分出塵,有幾分凄美。

快要墜下山頭去的太陽,灑出一片金黃的光芒,透下竹林枝葉,點點斜照下來,一束金黃的光線,恰好如照燈一般,照在司馬如煙的身上。就渀似是一個偶落凡間的精靈。

此刻,劉易被這種唯美的影像,身礀曼妙的司馬如煙深深的吸引了,微抬著頭,目光獃獃的看著她,似有著無數的說話想和她說。

同樣的,司馬如煙也停止了吹笛,把笛子舀在手上,雙手隨意自然的玩弄著,似有點少女面對情郎時的羞赧樣兒。不過,她那依然掛著一片面紗的臉上,僅露在外面的眼睛,其目光卻強自冷靜,似是一湖平靜的湖水一般,靜靜的看著走到大石下的劉易,與劉易的目光相觸,沒有說話,似在等著劉易先說。

她看似平靜,看不到她臉上的神色,但是眼角間有點晶瑩的閃光出賣了她的內心情感,相信她此時未必就真的心靜如水。

「你來了……」

「我來了。」

兩個人靜靜的對望了好一會,終於司馬如煙還是忍不住想打破此間的靜默,可是,她一開聲,劉易也幾乎同時開口。

「哈,下來吧,我們好好談談。」劉易笑了一聲,消減了彼此的尷尬,對司馬如煙熱切的道:「是我不好,一別兩年,直到現在才能分身有暇前來,累小姐苦候了,是我辜負了如煙妹妹。」

「誰是你妹妹?叫我姐姐還差不多。」司馬如煙見到了劉易,那種幽怨味兒一掃而空,似乎在眨眼之間便迴轉了和劉易初見時的孤冷態度。身形一動,從大石上飄身而下,一邊帶嗔的道:「讓你來,只是想你看看小嘉兒的病。又不是我要見你,誰苦候你了?你又辜負了我什麼……啊……」

實在,司馬如煙與劉易有神交,可是,大家畢竟都還沒有說破那一種意思,互相的交往也只僅是一次,大家還沒有相熟到再見面便卿卿我我兒女情長的地步。所以。在此刻,她也不好在劉易的面前表露出見到了劉易而太過歡欣的神情,不只如此,她還想找借口淡化一下見到劉易時的內心歡喜之情。

但是,劉易從她吹奏的笛音當中,特別是聽了陳群所說的,劉易已經基本明解了司馬如煙的心事,明白了她對自己的思念之情。知道她這一顆少女芳心裡,已經對自己有了深刻的印象,感覺得到。她對自己的那一份少女情懷。

對於對自己有好感的美麗女子,劉易向來都不會手軟的。除非他不知道對方對自己有好感,所以,此刻又豈容司馬如煙找借口與自己疏遠?

所以,在司馬如煙飄身從大石上下來的時候,劉易便也一移身,張開雙手,把躍落下來的司馬如煙一把接住,抱入了懷內。

「真淘氣,這麼大的人了。還從上面跳下來,萬一扭傷了腳豈不是讓我心痛?」劉易故意調說司馬如煙道。

司馬如煙粹不及防,被劉易抱在懷,她有如一隻小兔子似的,給驚嚇得嬌呼了一聲,便欲掙脫劉易的懷抱。

但劉易豈能如她所願?反而把她攔腰抱著。嗅著她散發出來的如蘭如馨的好聞味兒,笑道:「如煙小姐清減了,雖然劉易從來沒有抱過你,但憑感覺,你肯定是比以前瘦了。是因為劉易讓你茶飯不思么?這真是某的罪過,說實話,劉易雖然沒能早一天來見小姐,可是,我的心裡,真的無時無刻都想著能快一點前來與小姐相會,以解一腔相思之苦。」

「你、你無禮!太假了,去騙別的小姑娘吧,才不信你,還不放人家下來?」司馬如煙何時被男人如此抱過?她既羞且驚,心兒顫顫的,身體軟酥酥的,嘴上雖說著不相信,但心底里卻也有一點欣慰,想著原來這傢伙也不是真的那麼沒心沒肺,最少,他現在前來找自己,也可證明他並不是真的忘記了自己。

「無禮就無禮吧,跟你說真話,雖然我們只是匆匆見過一次,可是,小姐的音容笑貌,可一直都在劉易的心中瑩繞,揮之不去。和小姐在河邊一起合奏和唱一曲的情境,時尚浮現心頭,每當想起,我的心裡都覺得有點後悔,後悔那時候便不應該與你匆匆分別,也更怪責我自己,竟然沒能領會小姐約小子前來穎川書院的真正含義。這一次前來,我一定要把你帶走,你願意跟我走,願做我的娘子么?」劉易抱著她,尋路欲出竹林,一邊接著說道:「不過,你不願意也不行了,我現在便去見你娘,提親!」

「提親?」司馬如煙羞惱無限的掙扎著道:「你、你先放人家下來,誰要跟你走?誰要做你的娘子了?你、你真混!就只會騙人,什麼音容笑貌的?你見過人家的容貌了?不理你了。」

br/>

「哦……對!」劉易騰出一隻手,拍了拍自己的額頭,然後才順勢把她放下來,讓她站好在自己的眼睛,和她面對面的站著,雙眼緊緊的盯著她,用帶著幾分柔情的目光看著,深深的對她躬了一下身道:「你不說我還忘記了,哈,說真的,你還是第一個讓我沒見到真正容貌,卻讓我牽腸掛肚的女子。請問如煙小姐,如今可以讓我見一見廬山真面目了么?」

「廬山真面目?人家又不是廬山,不行,不能讓你看,誰知道你會不會因為人家長得丑而拂臉而去?再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