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六百四十八章求瓜得豆

第六百四十八章求瓜得豆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1-27 01:19  字數:6588

聽到那學說水鏡先生不在,劉易的心裡竟然一松。~說實話,劉易來穎川書院並不是沖著水鏡先生來的,相反,對於這個智者近乎妖的傢伙,劉易還真的有點怕見他。上次和他同船往江陵,被他光是看什麼的星象,便把一些事猜得**不離十,差點說破了劉易的來歷,讓劉易暗捏了一把汗。

水鏡先生不在更好,反正,像這類真正的隱士,劉易是很難收服他們為自己所用,畢竟,他們的思想鏡界太高了,難以讓他們真正的歸心。除非,劉易能夠從文學方面完全折服他們,用什麼的天文地理等等方面的知識完全折服他們。可惜,劉易對於後世的知識,知道的不多,更別說精通了。哪怕是有太陽能手機,有百科全書,也不夠。那些,只是一些簡單的資料枝術,並不能算是某種詳盡的知識學說。

劉易不動聲色的轉口問:「那麼,水鏡先生還有家人在書院吧?可否給我們引見一下?另外,郭嘉郭奉孝,他現在還在穎川書院么?」

「哦,水鏡先生的家人倒還在書院,不過,平時不怎麼來書院,她就在後山的那所院里,你們可以從旁邊的小路過去。另外,你說的郭奉孝,他早就在半年前便離開書院去遊學了,你們不知道?」

「什麼?郭奉孝真的走了?」劉易一聽,知道自己真的來晚了,失望的神色掩飾不住的流露了出來,如果到穎川書院來找不到郭嘉,與其失之交臂,這人海茫茫的,也不知道要什麼時候才有可能得見其一面了,而且,讓劉易擔心的是,怕見到郭嘉的時候,怕他已經是別人的謀士幕僚。想要得到他怕就沒有那麼容易了。

「郭嘉這小真的走了?這小,竟然不事先給我來信,自己一聲不吭就走了?」荀彧也失聲道:「都怪我,以前在洛陽的時候。我和戲志才都經常和郭嘉有書信來往的,可這半年多來,我卻因為備懶,沒有和他再通書信了,想不到啊,想不到他就離開了。」

荀彧和戲志才都算是郭嘉的師兄,他們來穎川書院求學的時候。郭嘉還只是一個十一、二歲的鬼靈小。那時候,郭嘉年紀雖少,但是其四書五經,三韜六略什麼的,郭嘉都學了,早已經倒背如流,一些學問,常常一點就明。並能舉一反三,到了後來,他便可以和戲志才、荀彧他們辯駁學問。並有時候,能把戲志才和荀彧氣個半死,竟然辯駁一個半大不小的小不過。

也難得的是,郭嘉看似身體有疾,但其心誌異常堅韌,為求知識學問,獨立自強。別人來穎川書院,只是閉門苦讀便好了,可郭嘉,家境貧寒。他一邊求學,一邊還要考慮生計的問題。

來穎川書院求學的學,自然都是要生活自理的,水鏡先生也不可能有那麼雄厚的財力白白的養著那麼多學生。所以,如何在書院求學並生存下去,這對於一個家境貧寒的人來說。的確是一個非常大的問題。

戲志才也算是寒門出身,但是他以前畢竟都是家有業,一點薄田還是有的,他變賣了家業,才湊夠點生活學費來到穎川書院求學。但郭嘉呢,他自幼喪父,家道早便已經中落,家中也僅有一個母親和他相依為命。

也幸好,他娘親也非常痛愛郭嘉,知道郭嘉求學心切,也希望郭嘉有朝一日能夠學有所成。所以,為了讓郭嘉入學穎川書院,娘倆把家裡所有能賣的東西都賣了,連房屋田地都賣了,拿著一點錢,到了穎川書院附近的一個鎮上,向當地的地方租了一點田地耕種過活。平時郭母也靠為鄉親鄉里做點縫縫補補的活兒賺點小錢,如此,郭嘉才得以在穎川書院求學。~後來郭嘉長大了一點,他也邊求學邊找些活計,砍柴背去鎮上賣,或者為人書寫一些信件什麼的活兒,郭嘉都干,只為賺取一點微薄的酬勞。如果不是陽翟縣城離穎川書院太遠,足有三幾十里路程,要不然,郭嘉都想到城裡找一個夥計小二的什麼活兒,邊做邊求學。

反正,郭嘉求學之路並不容易,整個穎川書院,便只有郭嘉這樣的一個另類。戲志才和荀文若,正因為是看到郭嘉如此年少,求學之心卻如此堅毅,並且,學問也不比那些專程來穎川書院求學的學差,反而是有過之而不及,如此才和郭嘉接觸結交,盡量的幫助一下這個小。

如今,再也不是以前那種學富五車賣與帝王家的時候了,哪怕是郭嘉的學識再豐富,如果沒有一個可以供他施展的平台,那麼他之前的所有努力,都只會是白費功夫。不管是戲志才或者是荀彧,他們都覺得,劉易是一個他們值得追隨的人,如果郭嘉投效劉易,劉易也絕對不會待薄郭嘉,可以讓郭嘉有施展其一身才華的平台,也可以盡解郭嘉一切的窘迫。

他們也多次向劉易推薦過郭嘉,只是劉易一直沒能成行前來找郭嘉。現在劉易終於來了,而郭嘉卻一聲不吭的離開了,事前也沒有書信知會他們一聲,這讓荀文若有點懊惱。

「哎呀,這小,他要出門遊歷,怎麼不事先知會我一聲呢?要不然,我會讓他先到我荀家一趟,如此,便不用與他失之交臂了。」荀彧扼腕嘆息道。

「郭嘉兄弟若要去遊歷,你想他會去哪裡?想他絕不會去那些不毛之地吧?你們遊學,無非都是都處去拜訪當世知名的那些名士,尋求一些不解的學問解答,我估計,他有可能去荊襄一帶了。他去了半年多,估計也快要回來了吧?你不是說他還有一個母親嗎?我們去找她母親問問吧。」劉易知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