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六百四十一章許諸獵虎

第六百四十一章許諸獵虎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1-20 12:39  字數:5500

當劉易背著丁夫人輕捷的翻過一道院牆,在曹節這小丫頭的目光當中消失去夜色中時,曹節才不太服氣的揮了揮小拳頭,喃喃的道:「人家不是小丫頭,還有,什麼叫耍小聰明?如果不是你,人家早就把你領到夏候叔叔那裡,讓你吃不著兜著走了……不過,大娘便如此跟她走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再能和他們見面……」

小丫頭一時憤憤不平,一時又有點捨不得。

過了好一會,她才猛然的驚醒,急忙尖叫一聲,張大小嘴便大聲的尖叫:「不好了,有賊人把大娘抓走了!!!」

小女孩的尖聲高叫,頓時把靜寂的曹家給驚動了。

曹節可不只是只有小聰明,她知道丁夫人突然被劉易帶走,她要被問起來還真的不好說話,而且她不想說實話,但又不想騙家裡的人,所以,也只好用這樣的一個方式來堵住日後家裡的口,免得家人老要問她。另外,她弄出如此大的動靜,也想把家裡的護衛都吸引到這裡來,然後把劉易的去向指向另外的一個方向,好讓劉易和丁夫人走得更方便一點。呵呵,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說才好了,這丫頭人都還沒有長大,便已經胳膊向外彎了。

話說,劉易背著丁夫人,一路躲躲閃閃,避開曹家的護衛,剛好潛離到了曹家莊園的外圍,正在翻過一道院牆,突然聽到曹節的一聲尖叫,劉易差點沒有一個咀咧從牆頭摔下去。

隨著曹節的驚叫,曹家莊園一時燈火大亮,急急的雜亂的踩踏聲大作。

最快趕到的,自然是夏侯惇、夏候淵兄弟,他們兄弟奉命保護曹家一家老小離開洛陽返回譙郡,一路上盡心儘力,極大可能的護衛曹家一家人的安全。好不容易,他們總數沒有負了主公加兄長曹操的信任。把曹家人安安全全的護回到了譙郡來。

可能因為到家了,他們警惕之心稍為有點放鬆,這晚,喝了一點小酒。就著秋高氣爽的涼意,他們睡得特別的安穩。

夏侯惇和夏候淵一到,聽了曹節所述之後,兩人都不禁面面相覷,看到對方的眼中儘是驚疑。

夏侯惇問道:「二小姐,來人一身黑衣,蒙著臉。能飛檐走壁?是不是身形有點瘦高修長,還有,是不是也很年輕的樣子。」

「是很年輕,可沒有蒙著臉,就是他的動作太快了,嗖的一聲,便把大娘搶走了,我被驚醒。迷迷糊糊的,勉強看到了一個影子,看到了他的臉。是很年輕,可要說我他長得怎麼樣,實在是看不清了。」曹節裝出很害怕的樣子,睫毛上還掛著一排淚花,她隨手指著和劉易所走相反的方向道:「夏候叔叔,快,他們好像是往那邊走了,快去把大娘救回來……哇……」

曹節放聲大哭,夏候兄弟不禁一陣頭痛,哄小女孩的事並不是他們所長。抱頭鼠竄,離開了房間,讓別的侍女去侍候哄著曹節。

「怎麼樣?發現有古怪沒?」夏候淵問兄長道。

兩人出了小院之後,便一邊命人去追尋賊人逃走的線索痕迹,一邊在一起商議這次的事兒。

曹家被人闖入,在洛陽已經發生過這樣的事。但是在洛陽,因為被他們及時的發現,所以那賊人並沒有讓曹家遭受到什麼的損失。不過,這夏候兄弟,他們的心裡一直都有著一種疑問,因為在洛陽的時候,賊人潛人曹府,似乎並不是為偷盜錢財而來,因為來人的身手實在是太過厲害,他們兄弟幾人聯手,都難以將那賊人留下,如果說單獨一個人,以夏候兄弟之強,他們自問都有點難敵那個賊人。

一個武藝如此高強的人,說他是為了到曹府來偷盜錢財,說出來會有人相信么?可是,潛進曹府,不是為了偷盜錢財,那為了什麼?這個,還真的讓人有點難以理解。

正因為有過被武藝高強的賊人潛進曹府的經厲,在來人的目的不清楚的情況之下,曹操才特別的派出夏侯惇和夏候淵兄弟,讓他們保護自己的家人安全回到譙郡。

到現在,那賊人終於又在夏候兄弟不備的情況之下出現了,並且,也終於暴露出了目的,原來竟然是為了擄走丁夫人?剛才,夏候兄弟察看過丁夫人的房子,似乎並沒有損失任何一丁點財物,那就證明那賊人並不是為了錢財來的,是沖著丁夫人來的。

或許,連丁夫人她自己都忘記了,她一見到劉易的時候,便把什麼事都忘記了,她剛剛換下來的床單被褥及睡衣裙都還沒有出得及處理。丁夫人的體質,敏感得比一般的女人不知道要敏感多少倍,她的體質異於一般的女人,所以,她噴潮的時候,來得容易,所噴之潮液,也要比一般的女人更多,濕漉漉的內衣裙及床單被褥,夏候兄弟也見到了,還帶著一股女人做那事兒時才有的獨特的味兒,有點騷騷的清香。

這種氣味,夏候兄弟都是過來人,甚為熟悉。可是,丁夫人卻是他們主公兄長的女人,現在曹操更不在家裡,這丁夫人何故會如此?莫非……

呵呵,濕漉漉的內衣裙及床單被褥,在此刻還真的讓夏候兄弟聯想連編,也不到他們不往歪處去想。

很明顯的,來人與在洛陽里的那個黑衣人一樣,同樣的身形修長,同樣的年輕,也同樣的,應該是武藝高強之輩,要不然,絕對不可能那麼輕易的潛進曹家莊園來。這樣的一個人,不為錢財而來,而是為了色而來,這個人,很有可能便是一個採花大盜。而根據夏候兄弟的猜想,特別是看到丁夫人房中的那些濕漉漉的內衣裙及床單被褥,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