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六百三十六章襲營

第六百三十六章襲營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1-16 01:22  字數:5485

劉易的身後,緊緊的追隨著二百死士,他們都悶頭不作聲,只有腳下發出一點點輕微的走路的卡嚓聲。不過,這一點聲音,被呼呼的風聲及沙沙灑下的雨聲所掩蔽,一點都不擔心會被郭李二人軍營中的哨兵聽到。

趁著黎明前的黑暗,加風雨的掩護潛近郭、李兩人的軍營,對於劉易手下軍士,不管是那一部份,都可以輕易做到,劉易練軍,首要便是軍紀嚴明,所以,哪怕是有人被山騰野草絆倒,也絕對不會有人會吭半聲。

將士們的衣服盔甲,也全都淋濕了,但也不會有人皺半下眉頭。已經到位的軍士,他們靜靜的伏在董卓軍的軍營柵欄之外的草叢之間,屏氣凝神,豎起耳朵,一個個都目光堅定,等著主將的一聲令下,便從草叢之間撲出,殺入董卓騎兵的軍營。

劉易的衣甲也被打濕了,冷涼的衣甲緊貼在身上,讓劉易感到有一絲絲的涼意,也因此而感到特別的清醒。

元陽神功運轉,靈覺延伸開去,可清晰的感應到附近早已經伏滿了兵士,他們全都在細微的呼著氣。

感受到戰士們冷靜而有規律的呼吸,似乎極少有士兵會因為即將來臨的戰鬥而緊張,劉易的心裡大感欣慰。臨戰不驚,冷靜自若,這才是真正的精兵應有的素質。劉易花了幾年時間,才打造出這一點兵馬,現在才可算得上是精兵良將。

兩百死士,他們的主要任務並不是殺敵,而是隨行保護劉易,元清夫人早已經在私下交待過隊率,讓他們寸步不離劉易的身邊。

兩百死士,經過幾年的地獄訓練,幾乎人人都有著一股沉沉的殺氣,冷凜如刀,讓他們和新羽林軍的將士比武。也絕對不會落於下風,論狠勁,可能是這些死士更加的兇狠。死士之所以稱為死士,那是因為除非不動。一動便全是以死換命的打法,與新羽林軍的陌刀砍出一樣,不是你死便是我活。

領隊的是一個二十七、八歲的壯漢,叫秦狼。他本是并州上黨人,原只是一個老老實實的獵戶,後家鄉發生了瘟疫,一村幾十口人。只有他自己一人活了下來。他不敢再待在原來生活的地方,流落到洛陽,他在洛陽,為一大戶人家做些苦力活,勉強為生,卻不想一場大病,使他丟了工作,後沒錢吃食。因搶食而被人打得遍體鱗傷,奄奄一息,手腳都幾乎被打殘。那時。剛好聽到什麼振災糧官府在招募護糧官兵,他爬到了振災糧官府便暈了過去。

他被振災糧官府的人救活了過來,劉易當時還親自為他用金針刺穴的方法,給他輸了元陽真氣助他恢復身體。當然,經劉易手救過的人實在是太多了,劉易對救他的事早已經沒有什麼的印象。不過,秦狼卻永遠都記在心裡,知道他的一條命是誰給的,他也永遠都不會忘記,他雙手不能動的時候。主母,也就是張芍夫人還親手餵過他葯。

對於他這個沒有什麼見識身份低下的山中獵戶來說,劉易這個振災糧官也好,張芍夫人也好,都是他永遠都不能夠接觸得到的人。可是,這些在他心目中高高在上的人。卻對他如此的和善,這一輩子,除了他的爹娘,自己的親人之外,便再也沒有人對他這麼的好了。所以,從那個時候起,他便決定,自己的命便是劉易及張芍夫人的了,為劉易做牛做馬一輩子,他絕對不會有半句怨言。

他身體好轉後,沒有選擇做護糧官兵,而是毅然的加入了死士隊伍,隨黃忠進入西山皇陵的密林里訓練。在訓練的時候,他比一般人更加的拚命,不要命的增強自己的體質,拚命的吸取黃忠教給他們的東西,包括殺人、潛藏等等。反正,一切可以學的,他都學得非常快非常好。在二百死士當中,除了後來病好後加入來一起訓練的黃敘那小子之外,就是他在訓練當中表現得最出色了。

實際上,黃敘除了大病一場身體稍為偏弱之外,黃敘本身跟隨黃忠多年,許多東西早已經學通透了,加上黃敘的天賦潛質也的確不是一般人可比的,所以,這秦狼才會屈居於黃敘之下,事實,拋開黃敘不說,他才是兩百死士當中最強的那一個。

兩百死士便相當於是特種兵,正正式式的特種兵,其訓練的項目,要比陷陣營和將士、新羽林軍的將士更加的全面。

若說陷陣營的將士是一群野狼群,新羽林軍的將士是一群剛猛的猛虎,那麼,這兩百死士便是一群陰險又狠辣的毒蛇群,不動則已,一動必是見血封喉。

傳令兵悄悄的尋到了劉易的所在,向劉易報告,一切都準備就緒,就等劉易下達發起攻擊的命令了。

不過,劉易並沒有就下令動手,現在的天色還太黑暗,互相都看不到對方,對雙手的戰鬥都不利,這樣也很容易造成誤傷。

黑暗利於潛藏,可是,卻不太利於戰鬥,若是小股的敵人,劉易早便命令解決了,可是敵人眾多,足足比自己人多出了一大半,所以,不用急著攻擊。一切還得等到天色有點光亮,可以見物的時候再說。

秋雨也可以有利於隱伏,也可以讓敵兵放鬆警惕,可是,讓劉易有點懊惱的是,難以放火燒營。半來秋高氣爽,天乾物燥的時節,夜半偷襲,放火燒營,是最好的偷襲方式,但下了雨,放火也難以燒得起來。如此,只能等,等到天色一亮,才好發起攻擊的命令。

大地除了風雨聲,似乎特別的沉寂。

正如劉易和戲志才、賈詡等人所猜想的一樣,李傕、郭汜兩將,他們除了奉命率軍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