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六百二十八章弒父投敵

第六百二十八章弒父投敵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1-13 01:40  字數:4373

呂布得赤兔龍駒,其心大慰,愛不釋手。

他策馬疾奔了幾十里,待李肅告辭離去之後,他才發現自己竟然滿手血紅,似染了胭脂。他細看之下,才發現,原來是赤兔馬所滲出來的一種汗液。至此,他才知道,原來赤兔馬竟然便是傳說中的汗血寶馬,頓時,更覺李肅所送的赤兔馬的寶貴,也更覺李肅的這份情義的可貴。

然而,丁原雖然到洛陽來沒有太長的時間,但是卻對於朝中的進官派系了如指掌。

李肅被董卓薦舉為虎賁中郎將的事,他也是知道的。李肅是什麼人?若不是董卓,他又豈能做坐得上虎賁中郎將的官職?要知道,袁家的公子袁術,也就是這樣官職。所以,丁原知道,李肅是董卓的人。

呂布得到一匹寶馬的消息,自然也瞞不過丁原的。再加上,赤兔馬弄出了這麼大的動靜,一呼萬馬齊應,早把丁原驚動了。

呂布的心情,本來是好好的,但是,被丁原召去之後,他的心情便不好了。

原來,丁原自然是看出了有可能是董卓派李肅前來送馬,離間他和呂布之間的父子之情的,可是,呂布就是一個勇夫,這些事,和呂布說了,呂布也多半是不相信的,再說,李肅是呂布兒時的舊交,這個並不假,所以,明知道這有可能是董卓的奸計,但是丁原卻也不得不中計了。

當然,丁原也不想把他和呂布之間的關係弄僵,把呂布叫來,也不說破,只是要呂布把馬送還李肅,並保證他一定會為呂布尋到一匹真正的千里馬。

呂布要了赤兔馬,丁原的心裡也急啊,現在不說破常可,萬一說破了。讓呂布知道赤兔馬實為董卓所送,以呂布的性格,雖然說不敢逆拂於他,但要呂布對應董卓。怕呂布也會出工為出力了。不過,丁原也沒有想得到,呂布會反了他。

呂布好不容易,多年來的願望,今天才達到,他又怎麼可能會同意丁原的意見?要把赤兔馬送還給李肅,那自然是不可能的。此刻。赤兔馬可以說要比他的老婆更加的重要,丁原這個時候若說要呂布把夫人送出,呂布可能都會毫不猶豫,但要把赤兔馬送回去,那就免談。

一翻交談下來,自然是雙方都不滿意,丁原的心裡著急,怕呂布會被人離計。所以,說到後來,語氣也重了一點。或許。丁原一直來,都是以呂布父親自居,責罵由心,慣了,有時候,想責罵便責罵,所以,反而把呂布弄得不太痛快了。

實際上,呂布似乎也很久都沒有把丁原當作是義父來看待了。

不兩天,呂布便接到了李肅的邀請。雖然丁原嚴令不準呂布離開軍營,也嚴令全軍嚴陣以待,提防董卓的突然發難。可是,呂布也不顧那麼多,徑直的去赴約。

李肅就在自己的官邸里招待了呂布,在一靜室里和呂布酒談。

李肅現在的身份地位今非昔比。竟然讓他弄到了不少懷春美酒,若是一般的酒,那難以喝得醉人,但是懷春美酒落肚,酒過三巡之後,呂布竟然有了幾分醉意。

相談頗歡之間,李肅突然道:「兄雖與賢弟甚少相見,但卻與令尊常有見面。」

呂布卻帶著醉笑道:「兄長,莫非爾真的醉了?先父早已經棄世多年,長甚樣兒,布都早忘了,又怎能與兄長見面?」

「哈哈!」李肅大笑道:「賢弟才醉了,某說的是丁原刺史。他不是你義父么?」

呂布一聽李肅說起義父丁原,心裡不禁有點惶恐,因為他這次可是違了他之命,非旦沒有把赤兔馬送回給李肅,還違了軍令前來和李肅痛飲,也犯了禁酒令。不過,他想到丁原還說過不少李肅的壞話,想著李肅對他的好,不禁又有點不忿的道:「不要說他了。某在丁建陽帳下,亦出於無奈啊。」

李肅自從呂布一來,便看出了呂布神色中的積鬱,如今一試,果然試出了呂布似不怎麼尊重丁原,如今,居然直呼其名。可見,呂布和丁原的父子之情,所存不多。

現在,已經是勸說呂布離開丁原投效董卓的時候了。

李肅不禁端坐了起來,神色正容道:「賢弟有擎天駕海之才,四海孰不欽敬?功名富貴,如探囊取物,何言無奈而在人之下乎?」

呂布現在已經有了好幾份醉意,再連海飲了三杯,才將肚子里的一些對丁原不滿的怨言向李肅一股腦的傾訴出來,說了丁原的諸般不是,自己在丁原帳下又如何的憋屈。說完後,未了又道:「恨生不能逢明主也!」

李肅見呂布如此,臉上一陰,笑道:「良禽擇木而棲,賢臣擇主而事。見機不早,悔之晚矣。」

「可是,天下之大,何處是我呂布棲身之所?何人是呂布應擇之英雄明主?」呂布順言據席嘆氣道。

「某遍觀群臣,皆不如董卓。董卓為人敬賢禮士,賞罰分明,終成大業。」李肅終於把董卓給說了出來。

「董卓?」呂布聞言,心裡一驚,酒頓時醒了幾分,前不久才戰敗了董卓一陣,他和董卓是敵非友,如今李肅竟然向自己推薦董卓是值得他投效的英雄明主,這不得不讓呂布警惕。

實際上,呂布對丁原不滿,早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可是丁原畢竟都是他的義父,只要有丁原在的一天,他呂布都不太可能再另投他處,哪怕是他投到了別人的帳下,誰人又會敢重用他?誰都怕他又會有重返丁原帳下的時候。

所以,另投他處,他不是沒有想過,但是一直都遲遲沒有做出決定。也正因為如此,呂布才想憑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