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六百二十七章馬中赤兔

第六百二十七章馬中赤兔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1-13 01:40  字數:5532

董卓的財富可不像劉易,那全是一些無本生意,通過搶掠得回來的,不似劉易,雖說訛詐了張讓一笑錢財,但是別的,都是通過正當手段得回來的。~〖59文學〗要劉易縱兵去搶掠,劉易還真的做不出來。

再說了,上樑不正下樑歪,如果劉易一旦開了這個頭,那麼手下的人今後也會仿效去做,這些,都不是劉易樂於見到的。還有,如果劉易也像董卓那樣,不擇手段的去靠搶掠攉取錢財,那麼,像戲志才、荀文若、太史慈、趙雲等人,也絕對不會追隨這麼一個無良之主。也再說不上劉易有什麼太大的發展了。

李肅帶著黃金明珠玉器走後,董卓又和李儒等一眾文官謀士議事,主要的就是廢立皇帝之事。

早前在溫明園,若沒有丁原……嗯,主要還是呂布的威勢,那麼,在那時便已經決定了廢立皇帝的事,但一切都因為呂布,所以才沒有成事。

如今,發生了和丁原的爭戰,董卓擔心事態會像李儒所說的那樣,城裡的勢力會結成聯盟來對付他,並且,他也擔心天下各州郡的兵馬會來洛陽勤王。那個時候,他董卓便會陷於一個不利之地。

不過,李儒讓董卓放心,他覺得,敗與丁原一陣,未必就是壞事,因為敗,卻等於是示敵以弱,讓城內的各方勢力不會太過緊迫,應該暫不會結成聯盟的。只要等呂布的事一了,董卓便可以直接逼宮,不用再和那些朝臣商議了。廢立之事,也的確很緊急,疏忽輕慢不得,因為,拖下來,天下各州郡的兵馬,也勢必會開來洛陽。那時候就不好對付了。只有廢立了皇帝,把皇帝完全掌握在自己的手中,那樣,便可以傳召天下。讓天下兵馬各歸本州郡,不得來京。這便是挾天以令諸侯的好處,假借皇帝的聖旨,可制脅天下群雄,讓天下群雄不可亂動,動之,則是違抗聖意。是謀反,可討之。

現在,董卓的勢力最大,有實力,只要師出有名,隨便都可以對誰用兵,城內的各方勢力,到時候也不敢亂動。一動就給他們一個謀反的罪名。

最後議定,讓董卓近段時間稍為收斂一下氣焰,像平時一樣正常出入皇城皇宮。正常上朝,也不要議及廢立皇帝的事,就等呂布之事解決了,便以雷霆萬鈞之勢,一舉定江山。

不日,李肅帶著赤兔馬,幾經周折,終於見到了呂布。

呂布本來就是一個炎涼之輩,其實他早便已經忘記了李肅這樣的一個人。而且,現在兩軍對陣。這個李肅突然來訪,事有蹊蹺,他本來想不見,但在軍營也窮極無聊,鬱悶得緊,便讓人把李肅帶了進來。

呂布日前身先士卒。把董卓敗退二、三十里,赫赫威風。這還是呂布第一次在洛陽狠狠的露了一面,把上次在比武大會上輸給了劉易的那一口惡氣舒了出來。他知道,在不遠的城牆上,有許多人在看著,或許,那劉易也會在看著,他的心裡,還真的很想再與劉易一戰,以正他不敗的飛將威名。

和劉易比武,只是步戰,在馬戰上,呂布也相信他是無敵的,很期待能夠有和劉易在戰場上拼殺的時刻。~

不過,他打了大勝仗回來,卻沒有受到丁原的太多讚賞,更沒有什麼的獎賞,不旦如此,還被丁原勒令禁酒了,這多少都讓呂布的心裡不滿。他覺得,自己為丁原做了那麼多,哪一次戰鬥都衝鋒在前,一切,都像已經成為習慣,理然當然,每一次,丁原都不會特別的厚賞,這讓呂布覺得立了功卻沒有得到應得的東西,讓他的心裡非常不爽。

隨著呂布的見識增廣,眼界開闊,他知道,憑著自己為丁原所立下的赫赫戰功,若要論功行賞的話,他現在,早已經是一方郡守了,但是在丁原的帳下,卻始終都沒有出頭之日。

說起來,呂布反丁原,這個禍根其實一早便埋下了。丁原對待呂布,有時候,還真的太過了,當然,這主要是丁原擔心呂布的翅膀硬了,會離他而去,所以,一直都壓制著呂布,不讓呂布有太多出頭的機會。上次呂布私下參加了萬年公主的比武招親大會,這都讓丁原拭了一把汗,知道之後,丁原的心裡也暗自慶幸不已,若呂布真的成了駙馬,那麼,今後他怕是再也使不動呂布了。

李肅來見呂布的時候,也正是呂布鬱悶的時候。

兩人見面,自然沒有那種有朋自遠方來的喜悅,呂布也僅是認得李肅,對李肅也說不上有什麼太大的熱情,態度也是極為冷淡。

當然,李肅也不能一見面便像迫不及待的說明來意,更不能讓呂布就知道他是從董卓的陣營來勸降他的。不能那麼公然的來勸降,這勸降的事,其實還真的是一門技術活。

呂布和李肅多少都有點言不由衷,一翻客套之後,呂布才問李肅現在怎麼樣。

呂布跟隨丁原,對朝廷中的事,知道的並不多,而且,丁原也絕對不會特意和呂布說朝中的事。所以,呂布並不知道李肅現在的情況。

在呂布得知李肅現在居然是朝中的虎賁中郎將的時候,呂布不禁有點眼紅了,當初和自己混過一段時間的人,現在居然在朝中佔了一席之地,混得要比他呂布好得多了。這也不由得呂布不眼紅。

呂布的神態,李肅自然看到眼內,一翻談話下來,李肅的心裡也有了多少把握,最少,呂布隱約透露出一種對他目下的情況不滿的想法。

所以,李肅便道:「你我兄弟一別多年,兄也知道奉先賢弟體質異於常人,武藝超絕,天下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