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六百二十一章城樓春光

第六百二十一章城樓春光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1-05 04:02  字數:4544

「顏兄弟。」戲志才代劉易答道:「這便是所謂的道不同不相為謀。城裡各方勢力,都容不下我們,把我們視為眼中釘,你們沒看到,昨天董卓邀請了朝中的文武百官去付宴商議廢立皇帝的事也沒有給我們主公送請柬么?本來,面對董卓這樣的虎狼,大家要齊心合力共同抵抗才是的,可他們互相傾輒,勾心鬥角,這樣的人,就算和他們合兵起來,也擊敗不了董卓。到時候,還是各自為戰。沒看丁原出兵聲討董卓,可有別的勢力派了軍馬出來?」

賈詡也道:「還有,我們的兵力,相比城裡任何的一股勢力,都算是兵小力弱,他們也不會重視,若組成了聯軍,我們反而要受到他們的節制。到時候,聲討董卓不成,反而會把我們都搭了進去。」

「顏良明白了。」顏良聽戲志才和賈詡的一翻解釋,才隱約的明白其中的關鍵。

劉易說道:「另外,還有一個最重要的,我們和丁原也不太對頭,不,應該說是和呂布不太對頭。丁原現在,他雖然身為并州刺史,但是,主要的倚仗,還是呂布。而呂布雖然武勇,但是卻心胸狹隘,沒有容人之量,我在比武招親大會上,挫敗了他,他必然懷恨在心,別說他接不接受我們的合兵了,就算是接受了也不會安好心。所以,並非我劉易不想聯合各方兵馬與董卓一戰,而是事不可為啊。說真的,明明可以拒董卓於城外,把他擊敗趕回西涼的機會,卻只能幹看著,看著董卓敗丁原據京都,我的心裡也不好受。」

「嗯?」賈詡疑惑的道:「主公,為何你說得那麼肯定?董卓便能敗丁建陽?」

「啊?額,我、我這也是就事論事罷了。」劉易汗了一下,知道自己又說漏嘴了。趕緊解釋道:「剛說了,丁原所倚重的是呂布,也就是說,呂布是他們兩軍交戰的勝敗關鍵。本來。丁原有呂布坐鎮,董卓心懷顧慮,不會傾盡全力攻擊丁原,可是,萬一呂布發生了什麼變化,那就不好說了。」

「哦?呂布能發生什麼變化?」連戲志才都覺得劉易說得有點過於肯定,奇怪的問。

「這個……我也不太清楚了。反正,我只是有一種感覺,覺得這呂布有很大的問題,這或許是人性的問題,呂布此人,我當初一見,便覺得他是一個薄情寡義的人,不太可靠。而丁原丁建陽卻那麼倚重他,就怕遲早都會出事。」劉易現在可不敢對他們說呂布將會被董卓策反的事,現在被戲志才他們問得急了。只好把事情推到了感覺上。

「好了,不說了,今天不會再有戰事了。我先去看看皇后。」劉易不敢再和他們在這裡論事了,趕緊走為上策。

劉易回到城門樓之內,見了皇后,正好,伊夫人也在,她正在給兒子餵奶。她可能沒有想到劉易會突然闖進來,一時也掩不及了,讓劉易看到那對巍峨的飽滿圓渾。雪白鼓脹,極具美感,讓劉易下腹一熱的是,那兩粒艷紅的櫻桃上,其中一顆還掛著一滴乳白,讓劉易看得一陣口乾舌燥。

伊夫人一陣手忙腳亂。用孩子擋著自己的飽漲酥胸,一面驚慌的轉過身子,轉過去的時候,她的俏臉早已經如火燒一般通紅。

「太子太傅怎麼亂闖進來呢?」伊夫人似對劉易不滿的嗔道。

「呃,我、我……有事想找皇后商議。」劉易獃獃的看著伊夫人道。

「現在能有什麼事?哼!眼睛往哪看?有事就說吧。」皇后何婉自然也看到了劉易呆了眼的樣子,無由來的一氣道:「還亂看?沒見過女人給小子孩餵奶嗎?」

「啊,你、你們聊,我、我先去哄志兒睡。」伊夫人聽皇后如此說,心裡不禁一臊,抱著孩子便匆匆逃離房子。

她和何進的兒子,叫何志,快四個月大了。

劉易見這裡只剩下皇后一女在,飄、音等女都不在,剛才劉易上城樓來的時候,也沒有看到她們,估計她們是去城樓附近的軍營去幫忙了,這城樓不能開火煮食,她們要到軍營去弄些好吃的東西來給皇后。

小飄、小音,還有如夢幻煙等女,她們的姿色,都算是中上之姿,也都是不錯的美人兒,難得的是,她們也都算是有情有義的人,所以,劉易對她們的感觀都不錯,心裡想著,自己既然已經收了清心宛八美中的仙樂兩美,有機會也把她們給收了。反正,劉易也不怕女人多,最關鍵的,還是要做好皇后、元清等女的思想工作,另外,也要想好今後回到洞庭湖新洲的時候,如何向張芍等女解釋。

女人嘛,得要尊重她們,收了女人,給她們解釋一下,並且還要合情合理,如此,才可以讓她們感受得到自己對她們的尊重。

劉易關上房門,迫不及待的一下子撲到了皇后的身上,把皇后撲到了床榻上。

皇后驚呼一聲,嗔道:「別這樣,我嫂子在這,她一會會上來的。」

「婉兒,我想你了。」劉易卻不管這些,把皇后柔軟的身子壓著,盯著她的美眸道:「咱們也有好一段時間沒有了,有沒有想我了?」

「想……只是人家的心裡也慌得很。」皇后被劉易這麼一壓,她便渾身泛力,自然不會真的拒絕劉易,嘟起紅艷的小嘴,等著劉易親下來。

她的慌,是指現在亂亂的世道,是指她的兒子少帝的安全問題,對於和劉易的親熱,她自然不會再慌了。這段時間,其實她也挺想劉易的,只是礙於身份,不好主動要求劉易來安慰她罷了。

劉易親了下去,啜著皇后溫香的櫻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