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六百一十三章造帝

第六百一十三章造帝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1-01 22:01  字數:5437

董卓果然老奸巨滑,他輕輕的放下了比武輸給了劉易的事,同時,也不再糾纏爭奪少帝。(最穩定,*1*1*但是,他似放開了,卻把主意放在陳留王的身上,甚是歹毒。又給劉易出了一道難題。

如果劉易不是一個穿越者,不是一個未來人,不知道歷史的發展,那麼倒也不會覺得這是一個什麼太大的問題。可這裡,問題太大了,按發展,這次董卓迎帝回京不出三天,便廢少帝另立陳留王為獻帝,若陳留王落在董卓的手裡,這和董卓直接護送少帝回京,直接掌控少帝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分別,到最後,還是董卓挾帝弄權。

所以,劉易聽董卓一說完,心裡便覺一寒,這個董卓還真的難以應付。

他現在,並不是在徵求別人的意見,而是直接要陳留王。而且,還要得那麼的理直氣壯,那麼的理所當然,不容人有否決拒絕的餘地。並且,他的話里,還帶著一股嚴重的威脅。似乎在說,你們看,我董卓有多大度?我也不和你們爭什麼的護帝回京的榮譽了,咱只是要少帝身邊的一個親王,這總可以?這讓,大家總也沒話可說了?如果連這麼一點小小的要求,小小的願望都不成全他,那麼,他的二十萬大軍可不答應的。

現在,眾臣怎麼肯和董卓產生真正的衝突?剛才劉易敗了董卓,還斬殺了董卓不少的人馬。許多人的心裡,他們都還在害怕著董卓是否會在輸了後,氣急敗壞的不顧一切的下令大軍向自己等人發起攻擊呢。如果真打了起來,他們的小命便凍過水了啊。

不只是一般的臣子,哪怕是袁隗等人,也都明白,眼前,的確是形勢比人強,他們的這點兵馬。還真的不夠董卓這二十萬西涼騎兵塞牙縫。他現在,就只想快點把少帝護回京城,早一點脫離這董卓大軍的直接威脅。袁隗的心裡想著,只要一回京。馬上就找城守劉揚、何進的那些統軍舊部一起商議,商議大家一起聯合起來和董卓對抗。所以,此地不宜久留,董卓同意讓出一條歸路讓眾人,他們的心裡早已經在偷笑,暗鬆一口氣了。

所以,對於董卓邀請陳留王劉協隨他一起走時。眾人便恨不能陳留王快一點隨董卓離開,把這個災星快一點送走。

董卓是直接對陳留王說的,並沒有徵求任何人的意見,現在,就算是劉易,也不好插話阻止。

劉易表現出來的護帝決心非常堅決,可是,那只是護帝。現在,董卓卻是把矛頭指向陳留王,這讓劉易都不知道要怎麼樣開口代陳留王拒絕。雖明知道陳留王不能夠落在董卓的手裡。可劉易此刻還真的沒有什麼太多的辦法。

眾臣貪生怕死,不敢多言,也沒有想到董卓要走陳留王的用心。劉易雖不貪生怕死,可是,心裡也知道,如果自己強加阻撓,這董卓肯定會翻臉。

「怎麼?陳留王,咱家走,猶豫什麼?皇帝咱家護不著,莫非。陳留王也以為咱家二十萬大軍是吃素的,護不了殿下你的安全?嗯?」董卓見眾臣一陣沉寂,又看陳留王眼巴巴的看著劉易,似一臉不喜的道:「難道,誰不準殿下你隨董卓走么?難道。咱家只想和喜愛對眼的王子親近一下都不行?」

「董卓!夠了!少帝和陳留王好不容易才死裡逃生,現在正疲乏的時候。如果你要和少帝或者陳留王親近,大可以改天再親近,多的是時間機會,今天你率大軍攔住回京的去路,多加阻撓,你到底有何居心?」盧植卻是看不過眼了,他跳了出來對董卓大聲喝罵道。

「呸!」董卓正好要找借口挑事端,見盧植跳出來,正好合了他的心意,他跳腳罵道:「盧大人,念在咱們一場相識,本不想多說的,可是,盧大人你所說的話,也實在是有失偏頗!你也是領軍之人,難道你以為咱二十萬大軍千里迢迢,從西涼一路風塵僕僕的趕來護帝勤王,我們的將士就不疲憊?我們的將士就很輕鬆?董某隻是僅有的一個小小的要求,你們都想阻礙?這可是關乎到咱家二十萬大軍的士氣問題。1(1試想,眾將士不辭勞苦,一路奔波,好不容易來到了這裡,可是,到最後連皇帝的面都沒能見上一面,這豈不是讓眾將士寒了心?少帝不去也罷了,但是,董某隻是想陳留王王子,到咱軍營里走走,讓將士們看到。原來是王子來看大家了,王子知道眾將士的辛苦,如此一來,咱家將士,再苦再累,也值了!」

「陳留王,也可也不能像你大可一樣,讓將士寒了心啊!」

董卓說到後面,可以說是囂張之極,根本就目無皇帝,有直接質問指責皇帝之疑。他把總總,居然全都歸為皇帝不肯去安慰他的將士,他只好退而求其次,請陳留王去走上一趟罷了。

陳留王劉協,他在董卓直接要他隨董卓走的時候,他的心裡一陣驚懼。

他之前,在董卓對少帝無禮的時候,敢斥喝董卓,那是因為有劉易在,他只有在劉易的身邊,他才可以壯起膽子來。可是,他的心裡,對於董卓還是挺害怕的,不要說什麼,就看董卓一臉兇相的樣子,他的心裡便在打著鼓。

所以,他第一時間便是在看著劉易,希望劉易可以幫他拿一個主意,希望劉易可以告訴他要不要隨董卓走。可是,劉易卻一直寒著臉不作聲,這讓他不禁六神無主,甚是惶惑。心底里也有一點點的失望,以為劉易還是比較喜歡少帝而不喜他。

他還是一個小孩子,許多事,自然是看不通看不透的,他也自然是看不出董